白益民:WTO正面交锋:日韩经济对峙愈演愈烈?——《财经观察家》

2020/5/20 18:4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4

核心观点】

1、这次韩国被日本整了一把,日本通过在半导体产业上,对韩国采取制裁或者说限制措施,它用出口管制的方式对韩国的产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2、韩国新政府上台以后,扣押了三菱在日韩浦项制铁里的股权,要求三菱重工进行赔偿。安倍首相从小就在三菱的体系长大,安倍这次出手,实际上是倒逼韩国政府改变它的态度和政策。

3、在这场博弈中,美国现在不得不参与进来,要调解日韩之间的关系,因为韩国的很多产业和美国的市场进行了捆绑,但日本目前的态度还是不松口。

4、韩国这次跟日本在高新技术领域形成了这样一种对立关系,那么就产业而言,可能会加速日本跟中国的靠近和结合。

5、我们中国目前其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的产业和金融是分离的,我们的产业公司或者金融公司是不能相互持股的,产业企业和金融企业之间没有形成命运共同体。

新闻背景

近日,在世贸组织(WTO)总理事会会议上,就出口限制问题激烈交锋的日韩两国成为主角。韩产业通商资源部新贸易秩序战略室室长金胜镐在会上表示,“日本的措施故意针对韩国的核心半导体产业”。

贸易依存度过高一直是韩国经济的一个软肋。特别是日本最近对韩国断供的三种核心半导体材料,韩国的对日依存度高达40-90%,因此日本采取对韩限贸措施后,韩国企业紧急寻觅其他进口源。

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希望企业通过技术开发和扩大投资,摆脱严重依赖进口的产业结构。共同社称,在两国持续相互责难的情况下,韩方宣布正在准备向WTO起诉日本,日韩对立呈现长期化趋势。

这次这个韩国被日本给整了一把,那就是半导体的原材料上,这个对它进行这种控制。那么韩国举国上下都有一种惊慌的感觉,这个是到底是一个什么原因?日韩首先是一个政治博弈,这个最早呢,这个韩国跟日本呢,当初在这个建立友好关系的时候,在1964年,大概这个时候其实已经解决了一个,就是战争的问题。

韩国实际上新政府上台以后,包括也推翻了前面这个日本与朴槿惠政府达成的,包括慰安妇的一些这个相关的这种和解的协议,在这块形成了一个政治上的博弈。

那么这种政治博弈的结果,我们看到了,这个日本出手了,这个通过在这个半导体产业上,对韩国的采取的这种制裁或者说限制措施,它不是表面上不谈这个什么制裁啊,报复啊,但是它其实用了一个出口管制的方式,对韩国的产业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那么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手这个问题?韩国这个劳工要求是三菱重工赔偿它在这个二战时期,对这个韩国这个征用劳工的时候,那么产生的这种劳工迫害,要求以一定的赔偿。

那么这个情况,以前有过,这种日韩建交的时候已经得到解决了。那么在这个情况下,韩国新政府上台以后的这个法院呢,还是硬性的判这个日本要赔偿这个韩国的劳工的损失,而且还扣押了三菱在日韩这个浦项制铁这里头的股权,作为这个筹码来要求这个日本的企业——三菱重工进行赔偿。

但是其实大家不知道,执政的这个安倍首相实际上从小,他就是在三菱的体系长大,他从幼儿园就在这个三菱的体系,那么到他上的大学叫城西大学,也是三菱这个财团体系的这个学校。

那么安倍这次出手通过这个贸易方面的这种禁运等等的这种管制,实际上是迫使三星财团、LG财团这样的这个企业产生重大的危机以后,倒逼韩国政府这个来改变它的这种态度和政策。


新闻背景

据环球时报援引日本富士电视台(FNN)报道,5000多名韩国民众在总统府青瓦台网站上请愿,呼吁“抵制日货”,停止购买日本汽车及其他产品,不去日本旅游,并呼吁政府对日本也施加报复性关税。

无论这场抵制活动的前景如何,其背后反映的都是这场日韩贸易摩擦对两国民间关系造成的损害。韩国盖洛普公司近期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高达77%的韩国人表示“对日本没有好感”,对日本“持好感”者仅占12%,是自这一调查开展28年以来的最低值。


我们知道这个芯片领域,大家一直以为就是美国站在芯片领域的最高端。其实这次出手以后,包括2011年日本东京大地震,我们发现这个很多的这个全球的一些企业,包括电子企业,还有汽车企业都曾停产,也是受制于日本的在高端制造业领域核心,特别是这种芯片领域的在最高层影响,那么它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一个格局呢?

我们知道日本最早的这个芯片生产、芯片的技术其实源自于美国的军方的这个集成电路,但是美国的集成电路呢,它实际上没有大量的应用民用,而最早用的呢,实际上是索尼的这个半导体收音机进行了这个大量的民营化,占领了全球市场,它把这个作为民用的这个一个开端,而索尼实际上就是 三井财团的这个重要的关联企业。


那么索尼跟东芝又有密切的关系,那么东芝也是三井财团的这样的一个这个成员企业,那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都是被三井扶植起来。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索尼实际上是做民用产品,而它的背后的芯片的产业化实际上是东芝给做起来。

在东亚做起来以后,而且打到美国市场,曾经有过这个美国和日本的一个这个芯片的这个贸易战,导致这个日本占领了全球的很大市场,百分之八九十的市场。这样子呢,美国也开始对日本的进行这个制裁等各种的方式来阻止这个日本产业,就是芯片产业的一个发展。

那么这时候日本就开始找出路,那么它的出路有两个方向,一个它是要把一定的产能让出去,留给美国,那么再有一部分它要找第三产地,它们是想往东南亚转移一些产业,高端一点的这种技术型产品的就往韩国这样的国家和地区进行转移。它这时候就形成了一个叫雁阵排列的模式,就是日本在雁头,这个韩国那是在这个雁脖子这儿。


那么这个产业转移已经经历了有差不多三四十年,九十年代那么一方面受到美国的打击,它要主动的进行这个产能的转移,那么同时也有一次机会被美国把握住了,就是它的这个电脑芯片。

而这一块,日本无论是在这个芯片设计和芯片,就是这种计算机软件方面实际上没有跟上,没有一个突破,那么其实丢掉了后面一轮这个芯片大战的这个竞争力,那么失去了大量的这个市场,那么也导致了东芝这个企业陷入了一阵子困难时期。

后来东芝这个受到危机的时候,团队有一部分人就去了三星,实际上把这个产业让很多转移给三星,就韩国承接过去,那么产能虽然承接过去了,但是韩国的这个原材料、设备,就芯片的设备还要依赖于这个日本的整体的给它供货。


所以在这场的这个芯片大战的这个博弈中,我们看到日本它有自己的杀手锏,那就很多国家无法替代。韩国其实去求援,这个美国其实开始是那是不太在意这个,不想参与这个事情,想躲到后头。

但是在最近的这个情况来看的话,美国也不得不参与进来,要调解它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因为在整个的芯片产业链,如果韩国受损,韩国的芯片产业生产能力降低,那么可能苹果就要这个出现这个芯片供不上来的这种情况。

在它的很多产业,韩国实际上是跟美国的市场进行了捆绑。那么这样子的话,美国最近其实也出面想参与调停,那么日本在这块呢,其实目前的态度还是不松口。


这个中日韩其实在这个东亚共同体以及这个自贸区这块一直已经搁置了十几年了,前一段时间是中日之间的关系的问题导致了搁置。现在好不容易开始中日关系进行恢复,双方有意愿推动这个新的这种合作与发展的时候,那么韩日之间无论是感情,还有贸易之间的这种博弈开始以后,可能最终会导致我们这个东亚这个自由贸易区,这个行程可能会推迟,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一个事情。

因为在这样的一个自贸区的一个框架下,其实中国的这种特别是高科技产业,包括日本对中国的这个技术转移,新一轮的技术转移会形成一个很好的势头。但是如果这个事情这个出现大的这种波折的话,可能我们会有推迟和不确定性因素。


当然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的话,我们也要发现这个韩日之间的这个博弈,为中国创造了哪些机会?那么目前其实夹在中间的是这个韩国,那么韩国这次跟日本发生了这个贸易的这种特别是高新技术领域,或者说是这个电子领域,或者说是聚焦到集成电路,正是我们缺乏的这个领域,形成了这样的一种对立关系。那么就这个产业而言。那么可能会加速日本跟中国的靠近和结合。

我们知道华为每年从这个日本采购的这个零部件,包括5g,包括手机在内的电子零部件,已经是超过了四百亿元人民币。那么在这样的一个基础,而且华为在日本的这个雇佣的研究人员,超过了一千人。

所以我们看到,华为5G的这个硬件部分大部分是来自于日本的支撑。韩国跟日本之间的这种矛盾,那么我们中国是不是有机会替代韩国?那么在集成电路里快速的和日本的这个技术进行对接?这个也是我们各个企业其实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一次机会。


芯片之争其实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其实它会衍生出更多的贸易的这个问题。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我们其实要考虑的是贸易中我们国家自己的这个产业安全问题。

其实无论这次华为,美国对华为的这种制裁以及日本对韩国的这个制裁,其实都给了我们一个提示,就是说中国要建立自己,特别是我们是一个大国,应该建立一套独立自主的产业体系。

那么日本之所以能够站在产业链的高端,能够掌握产业的主动权,它始终是由一套财团体制,因为日本不光是三菱财团、三井财团这样的,还有富士财团等等好几个财团。

每一个财团都形成了一套这个完整的产业链体系,上下游的产业链把企业之间进行了关联。这个这种关联能用交叉持股的方式,然后形成了命运共同体。这样子的话,它抗危机能力很强,而且对全球产业的控制能力非常强。

它通过商社核心,我可以把一些产业和技术产能转移出去,但是我控制着商权,同时我控制着这个技术的最高端的这个核心,随时我可以应变,随时我可以通过我的这种产业生态来调整我的这个产业转型以及产业升级。

而在我们中国,目前其实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的产业和金融是分离的,我们的产业公司或者金融公司是不能相互持股的。而在日本、在韩国,它们实际上是允许产业企业和金融企业之间相互持股形成命运共同体。

特别是在日本,就是说我们听不到金融危机这个词,他们只谈产业危机,也就是当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它一定是牺牲金融保产业。

而我们目前发生的很多的,现在的包括中小企业融资难,包括很多的这种产业这个升级问题起不来,其实是与我们的这种金融和产业形成的这样的分离的体制有关系。

一旦危机来了,这些企业的血全都被抽光了,钱都被赶快拿回到金融公司,拿回到银行,那么我们的企业就无法搞生产。这就是我们看到中国的这个经济存在的一些问题。

感谢观看今天的《财经观察家》,请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