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菲越联手意欲何为

2014/8/8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2012年并不是玛雅传说的“世界末日”,却是中国海洋的多事之秋。这一年,日本、越南、菲律宾三国轮番上演抢占中国固有领土的闹剧。今年以来,最令人瞩目的就是此次钓鱼岛之争。这场由石原慎太郎“购岛”言论引发的争端,又一次让中日关系跌到冰点。

  钓鱼岛争端的爆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在南海对越南、菲律宾的压力。这或许是日本在东海策应越南、菲律宾的南海诉求,以换取在东盟的巨大经济利益。此外,在越南、菲律宾争夺中国南海边疆的背后,都有日本为其撑腰。

  从南海争端到东海冲突

  2011年初,面对越南、菲律宾对中国南海主权的蚕食,中国逐步改变以前“韬光养晦”的政策,开始反击他国对南海领土的侵扰,南海局势争端日趋激烈。由于自身力量不足以对抗中国,为此菲律宾、越南相继寻求与中国同样有领土争端的日本的支持,以抗衡中国。

  2011927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对日本进行访问,并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举行会晤,双方就加强南海安全合作达成一致。这一结果,正是在对待中国的领土问题上,日、菲两国寻求到了国家利益的某个共同点的产物。

  为了获得日本支持,菲方为此做了大量外交努力。201199日,日本与菲律宾两国政府还举行了有关亚洲地区海洋安全问题的首次副司局级磋商,讨论如何应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海域主权主张。事实上,日、菲两国与中国在领土问题上都有悬而未决的争端,双方期望通过联手互动来对抗中国,以谋求其自身利益最大化。

  一个月后,20111030日,越南总理阮晋勇也效仿菲律宾总统对日本进行为期四天的访问。访问期间,野田佳彦与阮晋勇再次就南海问题上达成一致。日本也因此将成为越南在南海问题上最好的“合作伙伴”。此外,越南还给日本“献出”巨大的“经济大礼包”,让日本企业有机会参与越南核电建设以及稀土开发。

  2012410日,中国12艘渔船在黄岩岛海域遭遇菲律宾军舰的干扰,菲军舰一度企图抓扣中国渔民。由此,中菲两国海监船在南海展开了长达2个月对峙。由于中、菲在黄岩岛归属问题上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南海局势愈演愈烈。与此同时,422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在访问日本时表示,希望日本等地区外国家能够积极参与南海事务。

  然而,就在南海局势一触即发之际,2012416日,在美国访问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突然抛出购买钓鱼岛言论。石原宣称,如果日本政府“畏惧”中国不敢出钱将钓鱼岛“国有化”,那就由东京都政府来做。随后,石原还举办募捐活动,不遗余力地将钓鱼岛争端扩大。石原的言论犹如亚马逊森林的蝴蝶一样,改变了脆弱的东北亚局势。

  随着钓鱼岛冲突的扩大,中日关系又一次面临着巨大的考验。513日,中国国务院温家宝与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举行了会谈,就钓鱼岛归属问题上出现激烈的交锋。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会上,温总理再次阐述了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的立场。而野田却强调钓鱼岛是日本领土,并表示“中国在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海上活动趋于频繁,刺激了日本民众的感情”。

  201277日,在纪念卢沟桥事变这个敏感的时期,野田佳彦突然宣布日本政府要购买钓鱼岛,并且着手准备相关程序。野田政府宣称,由中央政府来购买可以使事态在可控范围之内,如果由东京都政府购买,石原的言行可能会随时刺激到中国。无论由日本政府还是东京都来购买,钓鱼岛由日本实际控制的事实已经暴露在中国民众眼前。

  随着日本政府围绕钓鱼岛“国有化”的展开,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之争愈发激烈。815日下午,香港保钓人士乘“启丰二号”保钓船进入钓鱼岛海域宣誓主权。四天后,日本地方议员等10人不顾中方反对,登上钓鱼岛。中日关系因钓鱼岛争端迅速恶化,东海局势愈演愈烈。

  值得注意的是,钓鱼岛争端的爆发,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在南海对越南、菲律宾的压力。2012916日,中国外交部洪磊称,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将出席21日东盟博览会开幕式,并与东盟国家首脑举行会谈。此举不排除中国意在缓和与越南、菲律宾的南海危机,以集中精力应对钓鱼岛冲突。

  “献”给日本的经济订单

  很多人可能认为,由于钓鱼岛争端导致中日关系急速下滑,中华大地多处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日游行,日资在华利益势必受到强烈的震动。日本企业也将很难获得中国的经济订单,打开中国市场。事实上,虽然日资企业在华利益受损,但日本在越南、菲律宾获取了大量的经济订单,其收益或将超过在华遭受的损失。

  2012613日,在中日冲突刚刚爆发时,越南最大国营能源企业—越南国家油气集团欲与日本企业共同开发南海油气田,并计划在7月上旬举办仅限日本企业参加的说明会,届时将提议联合开发南海约20个矿区。其中包含位于中越边境附近的北部湾的北部矿区、以及中部、东南部、西南部矿区等。同时,还有意向日本企业开放总额近2万亿日元的石油精炼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机会。

  越南是东南亚第三大石油出口,越南近海的海上油田每年可开采1500万吨原油。日本是越南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此外,吉坤控股、出光兴产株式会社、三井石油开发株式会社等日本石油巨头在南海安营扎寨,获取了大量开采权益。此次南海油气开发,日本企业不仅在开采权的竞争中抢得先机,还获得炼油厂和煤炭火力发电站等相关基础设施开发投资机会。

  紧随其后,日越合资新成立的稀土元素研究与技术转移中心也于616日在河内正式启动。该中心配备了4.2亿日元(约合530万美元)的设备,尽管还没有展开任何研究活动,但已经开始测试其矿物焙烧炉和混合沉降器从矿物质中提取稀土元素的能力。日、越联手稀土开发意欲打破中国在稀土供应的“垄断”局面。

  此外,由日本援建的越南两座核反应堆的核电项目在越南也如火如荼地展开,此次核电合作也成为日本核工业的一根救命稻草。日本希望通过日本国际合作银行为越南提供低息贷款。同时,日本还将通过海外发展援助计划,帮助越南修建道路、港口以及其他基础设施,以支持核电站的建设。

  据越南计划投资部外国投资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到820日,日本已新签和增资项目投资总额达43.3亿美元,占越南外资总额的51.1%,在向越南投资国家和地区排行榜上位居第一。而第二名的萨摩亚独立国和第三名的韩国投资总额加起来才15.45亿美元,不到日本投资额的一半。

  日本企业在越南“大捞特捞”银子的同时,在菲律宾也掀起投资热潮。201235日,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已经开始研究资助菲律宾政府公私合作伙伴项目的可能性。日方官员表示,该机构今年将完成3个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并可能提供非常优惠的贷款,期限可达25年,年利率为1.4%。此前,该机构2010年曾承诺向菲提供20亿美元的贷款援助。

  5天后,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执行干事水野(Mizuno)透露,日本企业将加大在菲律宾的投资力度。去年4家新来菲律宾的日资企业总投资为3.14亿美元,而原有企业的扩大投资预计为7.35亿美元。此外,日本造船企业也有意来菲律宾落户。

  日、菲两国紧密的政治合作,又进一步促进了日本在菲的投资。2012628日,应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邀请,菲律宾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对日本进行访问。访问期间,菲律宾外长与日本外相就双边经济合作、海上安全合作进行探讨。此外,德尔罗萨里奥还专程拜访了日本副首相冈田克也,会见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理事长田中明彦讨论进一步发展经贸关系。

  事实上,日本、菲律宾之间一直有着广泛的政治经济联系和合作。日本早已成为菲律宾最大的出口对象国和进口对象国。据菲律宾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0年海外各国对菲律宾直接投资统计显示,日本对菲律宾直接投资所占比重为29.8%,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日本为菲、越送军火

  日本不仅挑起中日钓鱼岛冲突,还在背后帮助菲律宾、越南提升在南海的军事实力,同时鼓动其挑起南海冲突。如此一来,菲律宾、越南可以给中国南海造成压力,以策应日本在钓鱼岛的活动。日本、越南以及菲律宾中国领土争端上的一唱一和,对中国形成夹击之势,让中国应接不暇,难以应付。

  2012416日,在石原抛出“购岛论”的同一天,日本自卫队首次参加美、菲定期联合军演。事实上,当时中菲正处于“黄岩岛”对峙时期,中菲两国关系因此下降至冰点,南海局势极为紧张。日本自卫队利用此机会开始不断利用军事手段加强与菲律宾等国的军事交流,以进一步渗透南海,巩固其南海运输“生命线”。

  除了参与美国的南海军事演习,日、美两国于423日就共同使用太平洋(601099,股吧)海域美军基地达成共识。根据协议,日本自卫队有可能使用菲律宾巴拉望岛或吕宋岛的美军基地,与美军形成“遥相呼应”之势。当然,作为基地的使用条件,日本将对提尼安岛美军基地提供巨额“整备费”。

  2012526日,太平洋岛国峰会在日本冲绳如期举办,其举办目的主要就是消除中国在太平洋国家的影响力。日本作为本届峰会的议长国,拉拢同盟国美国也参加了峰会。此外,日本以“尊重各国航行自由”为幌子,承诺未来35亿美元的援助。对此,日本《产经新闻》直接将“要把太平洋岛国首脑会议的成果用于牵制中国”作为社论。

  2天之后,日本海上自卫队3艘练习舰抵达菲律宾进行为期5天“亲善访问”,这是日本继召开太平洋岛国峰会“牵制中国”之后的又一行动。日本自卫队计划向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提供至少10艘巡逻艇,而菲律宾将提供一处可供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停泊的港湾,并加强与日本的海上合作往来。

  随着钓鱼岛冲突的愈演愈烈,日、菲的军事合作也日益密切。72日,日本与菲律宾签署防卫合作备忘录,旨在加强海上安全保障领域的合作,促进两国军队的交流。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日本驻菲律宾大使清水慎730日表示,计划于2014年将12艘“崭新的”巡逻艇交付菲海岸警卫队。这与美国提供的“老旧的、拆除武装的”舰艇截然不同,届时将极大提升菲律宾在南海争端防御能力。

  除了提升菲律宾的海上军事实力,日本还煞有介事地充当越南南海争端的“帮腔”。2012714日,为应对中国政府设立“三沙市”以及中海油的南海招标,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与越南外长范平明举行会谈。双方就在海上安全领域加强合作,由日本协助越南提高沿岸警备能力达成共识。日、越政治、军事紧密合作务必又一次加强的日本南海事务的参与能力。

  凭借日本自卫队在南海的军事支持,越南、菲律宾乘中日钓鱼岛爆发之机,相继在南海向中国施压。201287日,越南出版《东海的越南印记》一书,将“中国南海”改称为“南海”,以此来宣称越南在西沙、南沙的主权。此前在621日,越南国会通过《越南海洋法》,在法律上已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包含在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内。

  一个月后,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也于912日正式宣布把菲律宾西海岸外的南中国海海域命名为“西菲律宾海”,以明确菲律宾的主权诉求。此外,他还表示菲律宾将把新的命名提交联合国备案,以便明确划定自己的主权范围。越南、菲律宾在南海的频频举动,让中国在南海、东海两头被围堵。

  目前,日本、菲律宾、越南在东海钓鱼岛、南海黄岩岛及南沙群岛等问题上轮番挑衅,使中国的海疆形势面临着空前复杂的局面。日、菲、越三国已在中国海疆成掎角之势,共同对中国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这样,三国可以借争端显示其实际占领的现状,并使其固定化、合法化。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