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中日东海谈判

2014/8/8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转眼之间,距去年4月石原慎太郎提出购买钓鱼岛言论已经一年有余,中日两国就此问题的对话仍毫无进展。及至鹰派人物安倍晋三再度当选日本首相之后,中日关系更是每况愈下,两国间的经济贸易也受到了巨大影响。在此中日关系剑拔弩张之时,我们更应该回望过去。

  春晓气田触动日本

  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在东海地区的油气勘探开发活动便越来越频繁,而当时的日本并未有过激反应,甚至与中国进行了一段长达8年的关于共同开发东海油气资源的谈判。直到20038月,美国优尼科公司(2005年被雪佛龙收购)和壳牌(美国)的子公司派克顿东方公司加入中国东海春晓、宝云亭等5个合同区的油气勘探开发项目之后,中日两国在东海地区开始走向赤裸裸的对立关系。

  作为对中方的反制,200423日,代表日本财界的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率先主导成立了日本大陆架调查株式会社,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和新日铁株式会社各持有30%的股份,鹿岛建设和大成建设各持有15%,五洋建设持有10%,石油资源开发的顾问铃木启之出任社长。随后该公司与其所管辖的日本海上保安厅海洋情报部海洋调查课大陆架调查室,使用大陆架号民间探查船在东海大陆架上进行调查。

  3个月后,曾任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第三研究室室长的杏林大学教授平松茂雄和日本东京新闻记者,乘坐飞机对中国东海天然气开采设施的建设情况进行了调查。随后,二人在《东京新闻》上刊登《中国在日中边界海域建设天然气开采设施》、《日中两国间新的悬案》等报道和述评。

  报道称中国正在开采的春晓油气田群距离日本主张的中间线只有5公里,与1998年建成投产的平湖油气田相比,向日本方向推进了65公里,并惊呼中国的油气田会像吸管一样,把原属日本的油气资源吸走挖空。一时之间,日本主要媒体都把关注焦点放在东海,且均指责中国企图独占东海海底资源,要求政府采取断然措施,捍卫日本权益。

  随后的一段时间内,中日之间爆发了多次关于中国开发东海石油问题的口水战。日方认为,中方在东海地区勘探石油有超越中线的嫌疑,可能侵害了日本的海底资源权益,并要求中国提供春晓油气田等中国在东海海域专属经济区内开发的一系列海底油气田的具体位置、掘井深度以及其他试验开采数据等有关的详细资料。日方甚至租来地质调查船在距中国正在开发的春晓气田约50公里处的海域,开始进行海底地质构造和资源调查。

  石油公司摩拳擦掌

  在口头抗议收效甚微的情况下,日本的石油公司开始行动起来。200411月,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出资收购了丸红(富士财团的综合商社)旗下芙蓉石油开发株式会社的全部股份,并且进一步整合芙蓉旗下矿区,更名为尖阁石油开发株式会社,随后向日本政府提出东海专属经济区的采矿权申请。众所周知,日本将中国的钓鱼岛称为其尖阁列岛。很明显,日本国有的石油公司成立以尖阁命名的石油公司其目的就是以半官半民的身份,对中国钓鱼岛附近的石油进行开采。

  事实上,早在20世纪70年代,日本国有公司石油公团旗下的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帝国石油株式会社、三和财团的乌鲁玛资源开发株式会社以及富士财团的芙蓉石油开发株式会社,就在东海大陆架日中中间线日本一侧划定了矿区并申请日本政府的批准。由于日本政府认为该区域处于中日的争议地区,所以拒绝了这些石油公司的申请。此时,日本政府主动提出应该开发东海油气资源,让日本的石油公司再次跃跃欲试。

  就在同一时期,帝国石油株式会社也收购了乌鲁玛资源开发的矿区,并向日本政府提出采矿权申请。2005年初,石油资源开发株式会社和帝国石油株式会社开始同日本政府商议,希望当年就能在日中中间线日本一侧的海域尝试采掘油气。对于东海油气的开采前景帝国石油并不担心,因为据日本《日刊工业新闻》199627日的报道,由帝国石油、石油资源开发等日本公司组成的大陆架石油开发协会10年前便开始研究进行这个国内空前的大工程(勘探开发东海大陆架)

  帝国石油,它的出身和名称一样都带有强烈的帝国色彩。1941年,为了应对英美对日本的航空汽油禁运,日本政府通过《帝国石油株式会社法》设立帝国石油株式会社,以满足其二战期间战争机器所需的石油供应。帝国石油成立之时几乎收购了日本石油公司在海外全部的上游油气资产,将与石油有关的勘测队伍和人员全部予以征用,为其寻找石油资源。二战结束后,日本政府在1950年废除了《帝国石油株式会社法》,随即帝国石油以民间企业的身份出现,但仍与政府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仍在等待中国表态

  2005413日,日本经济产业省给九州经产局发出指示,要求尽可能快地处理由民间企业提出的有关在东海从事油气田勘探的申请。很快,3个月以后,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在东京召开紧急记者会,宣布给予帝国石油株式会社实施中日两国间有争议海域东海海底资源探查试采权,并同时将三个已正式投产的中国油气田春晓”“断桥”“天外天另命日名为白桦”“木南”“桔梗油气田。

  然而,鉴于帝国石油申请开采的区域位于中日两国的争议海域,所以帝国石油并不敢贸然行动。就在日本政府授予帝国石油试采权的第二天,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今后是否真正进行勘探,政府还将和帝国石油进行慎重商议。由于预计真正开始勘探的时候,中国肯定会找日本的麻烦,日本政府寻找勘探时机时也会相当地慎重。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也表示:我并未排除进行共同开发的可能性。如果日本计划与中国共同开发,那么,帝国石油进入东海的计划显然也必须另加安排。

  帝国石油公司东京总部发言人宿太凯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被授予开采权,也不意味着就能立即开采。因为我们不能在有争议的地区有任何行动。我们还在等待争议消除。他认为,中日两国之间的外交事务应该首先被解决。而我们的意图仅仅是被确认为能够合法开采,这是任何石油企业开采前必须进行的第一步。我们相信只有两国关系和平,这个区域成为非争议区才能够开采

  2005817日,帝国石油株式会社的常务董事高井义嗣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由于存在安全问题,该公司不可能很快在中日存在争议的东海海域进行油气试钻探。高井义嗣称,日本政府必须同中国签署协议,保证石油工人的安全,也就是说,帝国石油公司只有在石油工人的安全能够通过中日两国政府的谈判得到保证以后,才会开始试钻探工作。

  帝国石油公司测算后发现,试开采一个油井至少得花费20亿至30亿日元,是该公司难以承担的。帝国石油株式会社社长椙冈雅俊此前在接受《读卖新闻》采访时表示,最快要在五年后才可以在东海天然气田开采天然气,而总投资额需1000亿日元。

  在这种情况下,帝国石油向日本政府提出了委托开发的建议,很快这一建议得到了批准。2005924日,日本政府宣布拟以委托方式请已于7月取得东海天然气油田试勘探权的日本帝国石油,试勘探位于东海上属于日方海域的油田,日本将视与中国就油田开发的谈判结果而决定今后的具体做法。显然,日本政府和石油公司已经为开发东海油气资源做足了准备。

  财界力促中日合作

  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值中日在东海问题上剑拔弩张之时,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又给中日关系火上浇油。不过,眼看着中日政治关系的恶化已经延伸到了经济领域,日本商界的领袖们开始坐立不安。

  2005930日,包括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奥田硕、新日本制铁社长三村明丈夫、住友商事会长宫原贤次等在内的日本企业游说团秘密访京,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举行了约一小时的会谈。此前4天,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接见了奥田硕等人。

  事实上,素有日本财界总理之称的日本经团联会长奥田硕在当年5月就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公开指出,“个人的判断不同于立足在国家利益上的判断,(小泉)务必正确调整两者之间的关系,慎重处理参拜问题财界总理奥田硕的表态,小泉纯一郎必然要郑重考虑,因为小泉第一次当选为首相正是因奥田硕的公开支持才得以实现的。

  日本企业游说团密访北京结束之后,中日关系发生了悄然的变化。几天之后,小泉任命日本著名的亲华派二阶俊博为经济产业大臣,希望借二阶俊博与中国的特殊关系打开中日经济政策协调之门,进一步提高经热程度,为日本的技术和金融资本继续进入中国市场营造良好环境。在小泉鹰派色彩极为强烈的新内阁中,二阶俊博是一个罕有的亮点

  新上任的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立即改变了此前中川昭一对中国强硬的态度。当年111日,二阶俊博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表示,他希望可以在当年访问中国,并期望可以解决两国在开采气田方面的争议。他说:看清中方的回应非常重要,与此同时我们将与中国进行对话,朝着问题的圆满解决逐步推进。

  200619日,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崔天凯与日本亚洲大洋洲局长佐佐江贤一郎以及资源能源厅长官小平信因等,就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举行了中日东海问题非正式会晤。双方达成了一些原则性共识,并商定尽快召开第四轮东海问题正式磋商。小平信因曾表示,共同开发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同年114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二阶俊博在日本和歌山县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他现在不会批准日本石油企业在具有严重争议的东海海域开采石油天然气。二阶俊博称:国内有人说,日本可以理直气壮地进行试开采,但我不主张走这条路。说些窝里横的话没有任何意义。即使同中国发生冲突也解决不了问题,东海油气开发问题应该通过同中国进行坚韧不拔的谈判,解决双方分歧。这才有利于两国关系的发展。

  正是在以经团联会长、财界总理奥田硕为首的财界的屡次警告下,日本政界才出现了与中国进行理性谈判的姿态。最终,在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达成了20086月的中日东海共同开发共识。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