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日本失去十年”的假象

2014/8/6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很多学者或媒体通常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发表对日本经济的看法,有意宣传日本国内生产和消费持续下降,而无视日本在海外资产和市场的不断壮大。

  如此一来,这给我们普通百姓,甚至经济领导者和决策者带来错误的认识和自大的心态,从而放松了对日本经济力量的警惕,也忽略了以综合商社为特色的日本追赶型经济模式对于发展中国家崛起的重要意义。

  用GDP偷换GNP的概念

  美国经济理论的传教士们轻易地相信了日本人到处宣传的论调:日本经济发展出现了停滞萧条的十来年(1991-2001)。但是,当我于1993年底进入三井物产(株)北京事务所工作时,经历的却是繁忙的工作、奢侈的花销和大量推进中的投资项目,并未体会到衰退的景象。

  1996年,在公司的东京总部研修时,白天看到的是井然有序的工作,晚上见到的是觥筹交错的生活,体会不到萧条的景象。为什么日本非常乐意接受人们大肆谈论他们的不景气呢?其背后有着非常的隐秘战略目的。

  1997年爆发东南亚金融危机后,我才真正感受到日本公司缩减财政预算,投资停滞,贸易业务量相对减少,工资不再增长,营业经费受到严格控制,不鼓励加班从而减少加班津贴。可是,当时中国国内面临更严峻的形式,国营企业普遍亏损和职工大规模下岗。

  直到2003年,日本商社的繁忙景象又出现。因此,在我的眼中日本经济在1998-2002年的5年间的确经历了一个低潮期,但不是人们谈论的“失去的十年”。这种感知上的差异来源于经济观察的视角不同。当我们引用日本国内的经济指标和体察日本经济的全球活动时,往往就会得出有差异的结论来。用经济学的专业术语解释为国内生产总值(GDP)与国民生产总值(GNP)统计差别。

  发达国家通常利用国内生产总值(GDP)偷换国民生产总值(GNP)的概念,掩盖其获取的巨大的世界财富,从而降低发展中国家的不满情绪,使其改头换面的殖民主义被欣然接受。总之,我们不能低估日本的经济实力,应该积极正视日本经济的真实情况。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90年代IT产业和知识经济的迅速膨胀,以及1997年美国通过索罗斯掀起的金融风暴成功打击了日本在东南亚的经济势力。中国国内的经济学家们迅速抛弃了此时热烈讨论中的以日本式综合商社试点为主题的经济改革方案,转入了以美国式的股票和基金经济模式,期待以此成为中国新经济体制的基干。

  日本经济转型与战略调整

  随着大批从美国留学回国的博士们成为国内各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并且美式MBA开始大行其道,都加速了中国经济改革向美国的以资本市场为基础、以金融理论和宏观调控为主导经济体制的转变。但是,在一个商业无序竞争和微观产业脱节的经济组织结构中,金融工具能够充分发挥宏观调控的作用吗?

  美国模式在20世纪最后十年的出色表现同时也震动日本模式。随后,日本也出现了要求经济体制改革的呼声。经过一个时期的小心摸索,日本的确正在经历着经济转型,不断吸收美国模式的优点。

  应该看到的是,日本的经济转型是基于其已经完成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追赶,国民经济跻身于发达国家前列,并且从商品输出转向资本输出后,需要社会和国家从商业管理模式向金融管理模式转变的结果,也是青年一代从重商主义向拜金主义的思想转变的结果。

  但是,日本并没有动摇以财团为基础的经济根基,因为它不但是经济发展的主角也是社会稳定的基础。六大财团在日本经济和社会担当了“准政府”的角色。一方面,由于综合商社在贸易、投资、金融、人才、情报和物流发挥者综合机能的特殊作用,使其成为财团内部乃至日本社会实质上的经济总参谋部。

  如果仔细研究日本综合商社经营战略的调整,就不难发现和解释近年来日本在很多经济、政治、军事和国际关系问题上的政策变化和相关行动。另一方面,主要为本财团内部成员服务的主办银行出现了跨财团的合并,从而促进了财团企业间的合作和对外竞争的统一步伐。

  随着财团内部大型制造业成员营业额和利润的增加,主办银行的贷款和坏帐问题也不断得到解决,日本已经毫无疑问地巩固了多年来世界第一债权国的地位。伴随着其海外资产不断壮大,它正在向着金融帝国的目标迈进。

  在日本的大财团体制的支持下,有很多日本大型制造业企业在过去几年所谓的经济低迷阶段性却实现了在全球范围内的大肆扩张。特别是在2000年以后,日本企业逐渐消化了IT技术和数字技术,应用于其具备优势的制造业中,为这些企业创造了巨额利润。同时也刺激了日本制造业设备的升级换代,进一步确立了它们在全球的竞争优势。

  借助知识产权的保护,日本制造业通过跨国经营的产业分工,将核心技术牢牢控制在手的同时,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土地优势?进一步巩固了其在全球家电产品领域和汽车产业中的领导地位。其中,三井财团的丰田公司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