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丰田”隐秘布局吞噬合资公司利润

2014/8/6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丰田通商上演盗利空间

  10月底,2010114日,爱意汽车网汽车新闻小组最新获悉:影子丰田隐秘布局吞噬合资公司利润,天津一位丰田专营店投资人向记者表达了他的不安。“3月以来,店里的销售便一蹶不振,很难想象什么时候能恢复元气。

  今年9月,丰田消失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轿车、suv以及mpv等所有畅销车型排行榜上,就连一度热销的rav4也被后来居上的大众途观和现代ix35打败。

  不过,看起来被利润下滑困扰的只有丰田在华的合资公司和经销店投资人们,对于连续四年取得超过百亿美元利润的丰田集团而言,远未伤筋动骨,他们正打算从一场隐秘的产业利润争夺战役中收获战果。

  本月1日,中国工商总局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一家名为丰田通商中国商贸公司的企业将升级为丰田通商有限公司。这就是每每与丰田汽车投资建厂如影随形,23年里在中国投资组建了超过150家公司,遍及零部件、销售、钢铁、保险、物流等汽车产业上下游所有领域的丰田通商,畅销书《瞄准日本财团》作者、长期追踪日本企业的学者白益民称其为影子丰田

  人们通常只看到丰田汽车的销量不佳,但丰田在华布局已经渗透到产业链的各个环节。白益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中国组装工厂的业绩下滑对丰田集团的盈利只是个小问题,丰田的商业能力实际集中体现在丰田通商身上,后者总是刻意保持低调,尽量隐蔽起来,在背后支持丰田汽车。

  当记者试图向丰田通商北京代表处求证上述消息时,该公司以保护商业机密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丰田的纽带

  在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的身份背后,丰田集团旗下十几家一级企业无一不是知名公司,进入世界500强排名的就达5家之多,它们分别是丰田汽车、丰田自动织机、丰田通商、爱信精机和日本电装。而丰田通商是连接所有关联公司的纽带。

  没有丰田通商的全力扶助,就不会有今日的丰田汽车。白益民说。

  当然,在丰田通商,丰田汽车和丰田自动织机拥有合计32.7%的控制表决权。

  19892月,丰田通商首次在华参股组建汽车零部件企业,其与灯具厂商小系制作所合资成立了上海小系车灯有限公司,专门生产汽车灯具。这家公司日后发展成为中国本土最大的汽车灯具制造商,其市场份额至今仍超过40%。作为丰田汽车销售的中国总代理,19936月设立的丰田汽车中国有限公司,丰田通商出资比例达到25%。天津丰田钢材加工有限公司、天津电装汽车电机有限公司、天津丰田物流有限公司、佛山东海理化汽车部件有限公司、丰田电装空调压缩机有限公司……都记录着丰田通商在华扩张轨迹。

  要想把丰田通商在中国投资或参股企业的名称浏览一遍,至少花掉10分钟。确切的统计数据显示,仅截至20073月,其参股公司就多达158家。以至于在丰田汽车实现本地投产之前,丰田通商投资的零部件企业已经遍布华北、华中。以后来成立的广州事务所为例,其业务范围涉及丰田汽车的散装、代工零件、普利司通轮胎、日野汽车、大发汽车、石化产品、纺织机械、丰田叉车等。

  除了赚取巨额零部件利润,丰田通商还在全球范围为丰田汽车抢占战略资源。去年9月,中信国安发布公告称,已与日本丰田通商株式会社签署合作意向书,双方将就合资生产和销售电池级碳酸锂进行合作。这将使丰田获得可靠优质的锂资源,在未来混合动力或电动汽车的竞争中占据优势。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说。

  当中国决定减少稀土出口,丰田通商还开始在越南和印度投资开采这种生产普锐斯不可或缺的稀有金属。

  利润转移

  一家汽车公司的现金储备超过本国中央银行,这使日本一度流传着丰田汽车公司是日本中央银行的说法,原因是丰田拥有的现金数额比日本国内大型银行保有的现金数额还大,达到近3万亿日元的现金。

  就像一支庞大的舰队,丰田与丰田通商、爱信精机等核心的关联企业在数十年来相互持股、相互依存、滚动壮大。这种日本企业沿袭多年的利益共同体模式使丰田通商帮助前者转移了巨大盈利。白益民说道。在他看来,成立丰田通商有限公司这一投资主体向中国转移的举动,将使其更容易协调在中国战场上的丰田集团,有利于进行全产业链的控制,甚至实现丰田汽车在华利润的转移。

  丰田通商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印证了上述分析。今年41日至930日,该公司销售收入达到2733.244亿日元,约合227亿元人民币。公司将致力于提高管理效率,并扩大中国等新兴市场的经销店建设。丰田通商方面表示。

  一辆丰田牌中级轿车的售价往往比北美高出1/3,这部分并未被生产汽车的合资公司获取的利润哪去了?白益民说。

  在广汽丰田的培训室里,有无数打火机大小的塑料零件模型,用来培训员工理解及时生产方式杜绝浪费。我们为每个这样的模型支付超过50元人民币,该合资公司职员告诉记者。监管34家丰田技术培训中心及丰田特约维修服务中心运作,正是丰田通商的重点工作之一。

  但与丰田通商从零部件、物流、提供生产线设备等环节获取的巨额利润相比,这只是蝇头小利,每辆丰田汽车的车座、轴承、变速器、踏板、内饰、甚至雨刷,都为丰田带来收益。白益民告诉记者,继续再投资也是他们通常用以回避纳税的做法。

  成本控制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丰田的手里,这种模式实际上不利于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白益民最后说道。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