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民:看清安倍经济学葫芦里卖啥药——《深圳特区报》

2013/7/17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导读]——对话中国社科院产业经济学家白益民

日本政府今年年初决定推出总额20.2万亿日元(约合2262亿美元)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图为安倍晋三从解释经济刺激计划的展板前走过。新华社资料照片

白益民,产业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理事。白益民一直在中日两国产业界从事实务工作,并长期任职于日本最大综合商社三井物产,对日本财团经济模式有诸多深入研究,所著《三井帝国启示录——探寻微观经济的王者》、《三井帝国在行动》、《瞄准日本财团》等书曾在国内引起很大反响。

“安倍经济学”被称为上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针对经济低迷最厉害的一剂“猛药”。乐观者认为,日本将借此重返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悲观者认为,它只是政客出于财团利益而推出的应景之策。安倍经济学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观察家看来,日本从未放弃和美国经济博弈的野心。同时,日本财团在东南亚的扩张需求,也是“安倍经济学”推出的主要原因之一。

深圳特区报记者 谭德波

为何不能以“美国标准”看日本

深圳特区报:从1985年签订《广场协议》以来,日本经济被很多人看作经历了“失去的30年”。你对此一直持有不同观点。

白益民:看待日本经济,首先要“正本清源”。“失去的30年”的说法,只代表一种判断维度,只有跳出这个单一维度才能正确评价日本经济。从GDP的增速来看,日本的确“病”得不轻,但这只是因为我们采用了“美国标准”即GDP来评价他们。

日本经济需要用“日本标准”来衡量。尽管日本这些年国内增长停滞,但其海外资产增长迅猛。按照相关数据,日本企业和个人的海外资产目前已经相当于其GDP1.8倍。同时,如果以每年专利申请的数量和质量来看,日本同样位居世界前列。

《广场协议》签订之后,日元升值,这固然打击了日本的出口,但日元更值钱了,海外资产也相对便宜,这正有利于其对外扩张。此外,日元在当年升值后又出现贬值,这被看成是美国打击日本获得了成功。但我们时常忽略,日元贬值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过去30年来相对还是坚挺的。否则,它不会直到现在都还是主要的国际货币之一。

1990年代,日本的房价跌了一半,股市跌一半多,但如果用美元计算,日本的房价并没有跌,股市也没跌。为什么?因为日元升值了一倍多。

日本高负债高率是伪命题

深圳特区报:20135月下旬,日本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已成为日本国债的最大海外持有国。目前,日本主权总债务占GDP的比率已接近230%,这几乎是全球最高水平。很多人质疑日本可能出现债务危机,要是日本违约怎么办?

白益民:我认为日本不存在“高负债”问题,日本和希腊是完全不同的国家。

首先,日本国债都是本国国民和企业持有,它受外国的影响很小。我们之所以担忧欧美国家的负债率高,是因为它们的海外投资者持有份额极高。如果外资抛售或索要债务,那么必然重创债务国经济。日本国债是“内循环”,不存在这个问题。

再从日本国内银行的存贷结构看,其企业和居民存款比贷款要多出150万亿日元(约1.85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债权人并不缺乏资金。另外,从日本的经济传统来看,以三井、三菱为首的六大财团习惯于扮演政府的融资人和投资人的“双重角色”,它们通过购买国债再转售给国民,将全国的资金集中在一起;同时,也从政府手中获得这些资金,并在海内外进行长期战略投资。也就是说,国内资金的充裕和财团模式的经济传统,决定了日本国债很难发生内部危机。

更重要的是,日本并不会资不抵债。日本是全球最大的债权国,有庞大的资产群,海外的矿山、石油和粮食都是优质资产。如果把日本比作一个企业,其实际负债率并不高。

“日本版QE”意欲何为

深圳特区报:“安倍经济学”的货币扩张政策,被看成是对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的“反击”。也有人认为,这是日本希望促进出口,重振相关产业。美联储实施量化宽松政策被质疑为借美元贬值“逃债”,但日本国债多为“内债”,好像没有这个需求。

白益民:日本的货币扩张政策可以放在其海外资产扩张的脉络中去看。日本购买海外资产和对外资本扩张,主要都是长期性的投资,比如购买美国国债和在东南亚做基建,铺石油管道,即日本长期地把钱借出去。另一方面,日本的资金来源却是中短期的。因此,这就必然导致一种不平衡,最终会出现“差钱”的局面。

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之后,日本出现了一次收购海外资产的高潮。它买了雷曼,甚至还希望收购高盛。在东南亚的缅甸等国,日本的资本扩张正进入一个增速期。这个高潮持续到现在,而扩张必然需要资金,这是货币扩张的重要原因。

再看中国,目前的宏观调控政策本质是在收紧资金。在中国南方,经济活跃,有相当多资金需求。企业家都明白,用外部的资金要比用内部的人民币便宜。比如日元一直是低利率甚至零利率,因此日本便宜的“钱”会通过台湾、香港或者新加坡的渠道进入内地。

日企竞争对手主要是美国

深圳特区报:国内不少经济学家把安倍的货币政策称为“以邻为壑”,认为很大程度是在针对中国。但中日两国一度为最大贸易伙伴,经济上可谓“唇亡齿寒”,这种说法恐怕站不住脚。

白益民:中日两国经济主要是共生关系,共赢少于竞争。再说了,我们目前也很少有产业能和日本竞争。

日本经济的博弈对象一直是美国。在上世纪60年代经济腾飞之后,日本财界一直在排斥外资,尤其是美资。因此日本一直是一个不欢迎外资的国家;而70年代之后,日本财界则在全球市场和美国竞争,在海外大肆驱逐美资,双方甚至还爆发了贸易战。直到前不久的丰田质量风波,仍可看出日本的主要经济对手是美国,而非中国。

我和很多日本财团智库和经济学者接触下来发现,他们骨子里多数都是“反美”的。他们一直高声疾呼,日本不要再做美国的“经济奴隶”。财界的盛田昭夫便是代表。

日本害怕的“死循环”是什么

深圳特区报:日本和美国的竞争之中,日本一直善于使用“产业武器”,即以产品抢占市场,但最终败于美国的“金融武器”。如今的“安倍经济学”是否是希望以“金融武器”回击美国呢?

白益民:“安倍经济学”本质上就是美联储量化宽松的翻版。一直以来,美国有全球的“货币发行权”。当日本和德国在产业上“掏空”美国之后,美国便会使用“金融武器”来应对,比如打击日元和欧元。

多年以来,日本一直面临一个“死循环”。即以产业抢占全球市场,获得大量利润,但最后却用资金大量购买美元资产,但美元多次贬值,日本只能吃哑巴亏。因此,现在的安倍政府希望真正地对美国说“不”。

简单些说,“安倍经济学”的一系列政策都旨在通过推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对内保持企业资金成本的优势,对外维护日元贬值,并确保日本国际竞争力,不因美联储滥发货币而减弱,背后都是财团利益。

中国央企为何搞不成财团

深圳特区报:你对日本的“财团模式”一直较为推崇。中国央企很多也横跨多个行业,包括金融、实业和房地产。你对这种中国特色的“财团模式”作何评价?

白益民:央企的“财团模式”走错了方向。

首先,日本财团可以比作一个“平台”,好比航空母舰,众多中小企业是舰载机。财团位于国际竞争的前端,而中小企业则背靠财团,获得各种资源,支持大财团参与国际竞争。也就是说,双方互相捆绑,形成了紧密的利益共同体。目前,我国的不少央企没有和中小企业形成共同利益,甚至还和外资联合起来排斥中小企业,这和三井、三菱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刚好相反。

其次,日本财团是在长达百年的专业化分工和协作中形成的,它们围绕完整的产业链而构造,使整个产业得以协调发展。目前,中国的大型央企尽管超过100家,但还没有形成产业网,甚至简单的产业链都没做成。

再者,日本财团都横跨产业和金融,而央企在“技术”上还存在差距,在政策上也有限制。同时,时代也不同了,如果时间倒流100年,那么中国可以这么做。那时的全球资本没有当今活跃,后进国家还可以按部就班地推进“财团模式”。现在,再按财团原始生长的方式推进 “财团模式”,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