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民:打造“中国碳谷”——《新产业》

2013/9/9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近年来,在长吉图开发开放战略实施中,吉林省吉林市成为耀眼的明星,不是因为传统的农业资源,而是其意欲打造“中国碳谷”的雄心壮志。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吉林市的碳纤维产业剧烈膨胀。然而,碳纤维生产技术落后、产业发展整体规划空白、产学研体制缺失等种种问题,仍是阻碍吉林市“中国碳谷”梦实现的巨大障碍。

目前,吉林市已经初步形成碳纤维产业集群,以中油吉化、中钢集团江城碳纤维有限公司、吉林碳谷碳纤维有限公司和吉研高科技纤维有限公司等骨干企业为代表的一大批企业已加盟碳纤维产业项目。

但国内碳纤维产业整体上仍处于较低的发展水平,原丝品质低下,仅能生产低性能碳纤维,指标尚达不到国际T300水平,与国外已经较为普及的T700甚至T800差距较大。

事实上,中国的碳纤维研发与日本和美国同样起步于上世纪60年代,但在1990年之后,我国的碳纤维事业陷入停滞状态。直到2007年,中国才进入了如火如荼般的碳纤维投资期,短短几年内便诞生了大量的碳纤维厂家。

不过此次碳纤维的发展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即缺乏整体规划,而且绝大部分项目均是低水平的重复建设,技术上并无多大精进。

吉林市“中国碳谷”的建设当然也无法避免这一问题。吉林市虽然有多家生产碳纤维的企业,但是同在一个地域范围内的几家公司在研发和生产中互不通气。碳纤维产业是一个较长的产业链,应形成一定的合理分工。如增强碳纤维强度的油剂产品在国内就处于薄弱状态,却几乎没有人搞这方面研发。

另一方面,碳纤维生产的关键设备仍然被外国控制。生产碳纤维需要碳化炉专用设备。目前设备生产技术基本被国外垄断,国内个别企业只能做一些吨位较小的碳化炉。大吨位的碳纤维生产设备外国对中国实行封锁,难以买到。由于缺少大吨位的先进设备,国内碳纤维生产企业难以形成规模效应,机械设备占成本比重过大,企业成本高居不下,影响碳纤维企业的生存和国际竞争。

由于高性能纤维产业链具有功能和结构一体化制造的特点,需要协同创新平台,这使得建立产业联盟显得极为迫切。日本碳纤维产业联盟的运行模式,对尚处起步阶段的中国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

日本是世界上碳纤维技术最先进以及产量最大的国家,其在碳纤维领域的领先地位,与日本碳纤维产业联盟密切相关。该联盟的会员不仅包括碳纤维制造商,还包括中间材料制造企业、复合材料加工企业、材料回收利用企业。

其中,碳纤维制造商的产品线大多较为齐全。这使得该联盟能够全面掌握产业中存在的问题和需求,有效服务于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同时也有利于会员在市场竞争中优势互补、风险共担、利益共享。

通过产业联盟的统一规划,日本碳纤维产业避免了因联盟数量较多导致资源分散、发展方向不一致等问题。

日本企业“师傅带徒弟”的文化也极大推动了日本碳纤维技术的沉淀和升级。例如东丽公司早期专长PAN基碳纤维工艺研发的核心发明人平松徹,主导了T300T700产品的开发。该团队的松久要治过渡成为下一代核心发明人,主导开发了T800T1000MJ系列,此间团队又产生了新的代表性传人。

以日为镜,当前中国碳纤维产业的发展不应该仅停留在大干快上的阶段,而应该做好统筹规划,并建立全国性的碳纤维产业联盟,在更高层次和更广阔的范围内实现信息、资源的共享和交流,集中力量解决我国碳纤维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促进符合产业需求的新技术的开发,从而推动我国碳纤维产业的整体发展。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