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企业的困局

2009/8/20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不签电煤合同,煤企便无法锁定长期收益。 国内市场遭遇冬天, 国际市场同样不容乐观。

狼真的来了?

出口剧降,进口猛增, 煤炭企业内外交困,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过了十来年好日子后,中国 煤炭企业可能要学会再次勒紧裤腰带。

“国内煤炭企业要密切关注国际煤炭市场变化,对外来的竞争和挑战,切不可漠然视之掉以轻心,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敝泄禾吭讼嶙噬罘治鍪畛智孟炀印

内外交困

“ 广东那边的电厂,从去年10月份开始,对我们的需求一下子降至零,今年开春后也没有恢复。” 江西省煤炭集团萍乡分公司运销科负责人潘一新告诉记者。

在距离 江西最近的 广东韶关,当地电厂往年每个月都有1万多吨的电煤需求量,但今年却一直未向江西购煤。

此前,江西煤炭除了供应本省,还会卖给广东、 福建、 湖南等周边省份。年初至今,博弈中的煤炭企业和电厂,最终还是没在那纸合同上落笔。除了日渐稀少的广东订单,湖南的电厂客户也曾以锅炉检修为由,一度不从江西购煤。

潘一新表示:“尽管如此,销售还要照常进行,老客户的销量能跟去年打平就不错了,以前车皮都很紧张,但是今年比较松散,到6月下旬才开始有所反弹。”

这是今年煤炭企业生存状态的一个缩影: 国内市场遭遇冬天, 国际市场同样不容乐观。

今年15月份,全国煤炭出口共完成771万吨,同比减少1250万吨,下降61.9%。据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全国煤炭出口114万吨,比去年同期下降54.2%; 焦炭及半 焦炭出口3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96.9%

煤炭出口量下滑超过六成,来自澳洲、印尼、越南、俄罗斯的煤炭却开始在各大港口大肆卸货。今年上半年,澳洲出口至中国的煤炭多达960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翻番。

广东省今年进口煤炭增幅明显。来自印尼、越南的廉价煤炭,对 华南煤炭企业形成了有力冲击,使得战场前线不断北移。

622日,巴拿马籍“慷慨”轮抵达 温州港,耗时37小时,共卸下15974吨俄罗斯煤炭。这是俄罗斯煤炭迄今为止抵达的最南线,今年以前,它的市场主要集中在辽宁、 河北、 山东等北方地区。

李朝林认为,今年煤、电企业矛盾激化,“顶牛”至今未签长期电煤合同。同时国际煤炭企业纷纷抢滩登陆我国煤炭市场,和国内煤炭企业拼上了刺刀,国内煤炭市场一些薄弱的传统领地,不断被国际煤炭企业蚕食。

5月下旬,首届电力企业海外煤炭洽谈采购会在 北京封闭低调举办,到场的有国内五大发电集团、华润电力[19.56 2.84%]、浙电集团等,还有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越南、美国的煤炭企业。采购会前,电力企业方面曾声称这不会是一个“务虚的会”,大家都会把订单与价格拿出来,不会带着一个空合同回家。

这一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部分煤炭企业指责电企不应“倒戈”,联手向海外购煤。

但实际上,此次采购会上“电煤双方并没有签约活动”,而只是相互介绍了一下各自的情况。华润电力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王小彬表示,国外煤炭虽然在价格及质量上都比国内更具吸引力,但采购手续较为复杂。

电力企业大量采购海外煤炭,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截至5月底,华能集团就已签署海外进口煤合同量达800万吨。

煤炭压港

与此同时,国内主要煤炭出口港口,煤炭压港现象严重。

作为我国北方最大的煤炭输出港, 秦皇岛港近期进港煤炭多,出港煤炭少,煤炭库存量不断增加。627日, 秦皇岛港务集团共存煤炭654.8万吨,比66日共存煤炭512.8万吨增加142万吨。

广州港是我国南方最重要的煤炭输入港, 广州港集团近期煤炭库存较大幅度增加,整个港区煤满为患,625日煤炭库存总量2599324吨,比61日库存总量2528402吨增加70922吨。

去年夏天,尽管国家发改委频下“限价令”,但煤炭价格却一路疯涨。今年,这样的局面再难重现。

各方挤压之下,秦皇岛港和广州港的压港现象,带动着全国煤炭库存环比的整体增加。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信息部统计,5月末,全国社会煤炭库存18173万吨,比上月末增加550万吨,增长3.12%。煤炭企业库存4968万吨,比上月末增加160万吨,增长3.32%

煤炭供需开始朝向不利于煤炭企业的方向滑行:销售不畅、市场疲软的局面已经形成,供过于求的形势开始显得严峻。

李朝林分析说,部分地区一方面减弱了以销定产的控制力度,大型煤矿生产能力得以释放;另一方面加快了小煤矿复工复产验收的步伐,小煤矿复工复产的力度加大,从而打破了前期煤炭供求基本平衡的格局。

仅以 河南省为例,截至6月底,全省已有126家小煤矿恢复施工或生产,地方国有及乡镇煤矿复工复产135家,共恢复煤炭产能4374万吨/年。其中,郑煤集团45月份煤炭产量完成161.7万吨和171.2万吨,分别比一季度平均月产量提高40.87%67.38%

供大于求,价格下跌,这条颠扑不破的市场规律,再次在煤炭市场得以验证。

进入6月份以来,秦皇岛港煤炭价格持续呈下滑趋势。据统计,秦皇岛港629日发热量5500大卡/千克的山西优混煤的平仓价为560575/吨,比61日每吨下降15元左右。而在去年同期,同样品质的煤炭,在这个港口可以卖出超过1000/吨的价格。

调整姿态?

不签电煤合同,便无法锁定长期收益。悬而未决的并非只有国内电煤合同,中日、中韩煤炭长期合同也因价格问题一直没有谈妥。此前,曾有消息称煤企开始尝试低价销往海外市场,而且中日煤炭谈判基本参考日澳煤炭谈判价格,即70美元/吨。

如果这一价格成真,足以让电力企业“生气”。即使是70美元/吨卖给日本,这个价格折合人民币477/吨,目前神华集团和 大同集团[0.14 0.00%]给国内电企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已至540550/吨,明显已经低于煤炭企业和电企谈判的报价。

不过,神华、中煤等煤炭企业,并未证实这一消息。

630日,国家发改委下发了2009年第二批煤炭出口配额,数量为2500万吨。考虑到今年至今煤炭出口较为低迷,业内预计该配额难以用完。

北京长贸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黄腾表示:“即使煤矿打算在下半年加大煤炭出口,国外市场煤价那么低,还是会很困难。”

李朝林认为,作为煤炭企业来说,为了占领市场,满足产销平衡的需要,可以采取一地一策、一厂一策、一行一策的差异化价格营销策略,在国内都可以采取这样的营销策略,在国际市场上也可以采取差异化营销策略。

“为了保持适当的国际煤炭市场的市场份额,采取出口煤炭价格适当低于国内煤炭价格的做法也应该无可厚非。”李朝林表示,“似乎是让外国企业占便宜了。但去年可以高出国内价格,今年也可以低于国内价格。作为企业,为了在各个地区占有不同的市场,本身可以差异化定价。”

多年来一直参与中日长期煤炭合同谈判的黄腾说:“30年来从没出现过零,没有必要为了一点点价格,今年变成零。”

跟煤炭企业相比,电力企业为应对煤电顶牛,并不只海外购煤一招。占有煤炭资源后,即便将来煤炭价格下跌,电力企业依然可以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利润来实现稳定的收益。

这一模式在电力企业中已形成共识,并被业界普遍看好。77,刚刚发布收购 山西两家民营煤矿的消息,华电国际[3.91 1.56% 资金 研报]即告涨停。

在这轮煤电顶牛中,国家发改委没有再当和事佬。国家发改委内部人士表示,国内煤企应及时调整传统的销售策略,减少对外出口依存度,同时加大在国内市场的销售,以适应目前的市场变化。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