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端崛起:南海联手日本试水环保产业

2010/3/9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1

  “从九点半开始,嘴巴就没歇过,连一口水也没顾上喝。”在株式会社日本环境智创的展位,翻译赵勇刚刚送走几位参观者,笑着对记者“抱怨”。

  这是一家生产降低废气排放、提高燃料效率装置的环保企业,其设备适用于所有使用液态能源的发动设备,因此,受到了不少本土企业的关注。由于语言不通,双方的企业负责人和技术人员都只能通过翻译进行沟通,赵勇就成了“最繁忙的人”。

  不仅仅是赵勇,每个展位的翻译都需要同时接待数队参观者,有些企业的日方工作人员还现学几句中文,用来介绍产品的名称。

  四次访日促成环保交流会

  南海决策者们动了心思:南海正处于“两转型一再造”的关键时期,如果能够把日本的环保企业引荐到南海来,无疑为南海的产业、城市转型注入一支强心针。

  在交流会成功举办的背后,是南海区政府与日本早稻田大学历时1年多的交流推动。

  早在2008年,区长区邦敏随广东省政府交流访问团到早稻田大学学习,对日本先进环保产业有了初步认识。去年5月,南海区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及各镇镇长一行25人到早稻田大学研修培训。

  在双方交流互动中,南海决策者们动了心思:南海正处于“两转型一再造”的关键时期,如果能够把日本的环保企业引荐到南海来,无疑为南海的产业、城市转型注入一支强心针。

  谋定而后动。去年11月,南海先后两次派出代表团赴日考察学习,并向日本企业举办节能环保产业投资环境推介会。南海近几年100亿元的治水投入,广东全省1000亿元的环保产业投入,让竞争日益激烈的日本环保企业看到商机。推介期间,100多家日本环保企业明确表示对南海有投资兴趣。

  早稻田大学社会工学研究所教授石田光义是昨天交流会的促成者。这位日本环保产业界的知名学者说,日本环保行业发展较早,有些技术非常先进,如果一下就引入最先进的技术和产品,恐怕难以适应南海的实情。“以燃油使用为例,日本部分高端环保机器需要使用高质量燃油,但在中国,市面上流通的燃油还没有达到这个标准。如果用其他燃油代替,又达不到机器运转的最佳效果”。

  于是,石田光义和他的团队选出包括反射炉、污泥处理等环保设备生产企业,及土壤有机栽培、楼宇节能管理、汽车尾气处理等共20多家环保企业回访南海,推介其环保产品及技术。

  而与其他外商考察及展示交流不同,本次回访推介期间产生的费用,全部由日方企业自行承担,“南海庞大的节能环保市场,值得我们投入。”一家日企负责人说。

  一个国家的环保路径

  让横田光弘得意的是,现在日本的蓝天白云多了,甚至河水都可以喝了。

  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李贻伟昨天表示,在环境容量倒逼产业转型背景下,环保设备的投入和技术的需求存在巨大市场。

  在过去的几年里,南海的节能减排治污力度可用“铁腕”来形容,一个公开的数字是,短短数年间,全区在环境治理上的投入已达100亿元。

  而今,环境治理已显成效,河涌水变清了,天空也变蓝了。“目前恰是区域转型的一个好机会。”李贻伟说,环保产业水到渠成就成为重点培育的新兴产业。

  实际上,发达国家环保产业的兴起,也受迫于当年严重的环境污染。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广州代表处所长横田光弘回忆,上世纪70年代,日本的环境污染非常严重。“小时候我家附近的河里面都是淤泥,从旁经过会闻到好大的异味;而因为汽车较多,空气也很差,天晴的时候根本看不到蓝天,人们更不敢到室外去活动,有不少人得了咳嗽等呼吸道疾病”。

  横田光弘说,到70年代后期起,日本政府开始在环保方面下大力度整治,试图保护民众的生活环境,但一度遭到了很多企业的阻挠与反对。后来出现能源危机,石油价格大幅上涨,利润越来越少,“而且再不保护环境,是要威胁到下一代生命的”。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企业无法再按原有的路径走下去,加之政府在技术革新方面给予企业一定补贴,通过技术改造,他们发现,企业不但节约了能源,还降低了成本,使产品更具竞争力,效益也跟着上去了。日本找到了新的路径和前途。

  让横田光弘得意的是,现在日本的蓝天白云多了,甚至河水都可以喝了。“日本工业在环保方面已经做得很好,现在我们的目标是农业,未来农业垃圾都能循环利用”。

  环保产业国际转移潮

  随着国内市场的饱和,加上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环境问题越来越严重,发达国家的环保产业纷纷瞄准了发展中国家对环保产业旺盛的需求,开始了产业的国际转移。

  除日本外,德国、美国等国家的环保产业也日渐强大。以德国为例,目前汽车和电子在GDP中所占的比重是最大的,但是根据德国政府预测,到2030年,环保产业将取代汽车和电子产业,成为德国的第一大产业。同样在美国,环保产业在经济中的比重也越来越大。

  随着国内市场的饱和,加上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环境问题越来越严重,发达国家的环保产业纷纷瞄准了发展中国家对环保产业旺盛的需求,开始了产业的国际转移。

  中国无疑是国际环保产业转移的重要目的地之一。在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经济圈以及京津唐地区,环保产业已悄然起步。广东省环保厅有关人士透露,目前全省的环保产业总产值已达1000亿元。“当然了,其实整体规模还不算大。”华南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党志说,不过,这些年政府都在提倡节能减排治污,打造低碳城市,政府投入巨大,且民间的环保呼声越来越强烈,环保产业的国际转移潮已成必然。

  在此轮低碳环保产业国际转移潮中,南海将扮演什么角色?“南海具备条件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在这里投资,企业将拥有在中国南部的话语权。”副区长冯永康如是说。

  在全球化背景下,“南海制造”辐射了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冯透露,目前南海已有70多家日资企业,其中14家是世界500强企业,带动南海形成了汽配、智能家电等新兴产业。

  华南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党志认为,在承接环保产业转移方面,南海有着不可替代的综合优势。“一方面,南海有十几万家工商户,拥有密集的机电工业制造企业群体,实力雄厚;另一方面,交通运输设备、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新兴行业发展迅速,具有较强产业配套能力,能满足现代环保产业的需求”。

  另一个背景是,自2007年启动的节能减排治污,对陶瓷、玻璃、印染、小熔铸、发电等重点污染行业进行铁腕整治,同时全面治理1596公里内河涌。

  攻克这两个战略性战役后,南海政府将节能环保产业作为未来重要支柱产业。目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华南理工大学共同编制的《南海区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即将完成,相关的扶持政策也即将出台。

  南海节能环保产业发展的目标是:每年投入一亿元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促进节能环保产业在南海集聚发展;通过五年建设,使南海成为我国环保技术研发中心和环保产业主要基地之一,2015年环保产业工业总产值力争突破300亿元;发展和壮大一批重点企业,到2015年争取培育50家以上销售额超亿元的企业。

  “这次交流会仅仅是一个起点。”李贻伟说。

  市场对接已在企业间酝酿

  而一家陶瓷企业的环保技术员赖小姐的需求更加迫切。她急需找到一种能将陶瓷生产中产生的酚水进行有效处理的环保技术,以破解企业发展的难关。

  昨天一大早,广东菱王电梯有限公司董事长亲自带队,一行四人来到了交流会现场。一番观察后,他们在株式会社i-tec24的摊位前站定了脚步。

  “怎么操作?”“节能效果怎么样?”一串问题从四人口里抛出。技术部经理谭平西说,这几年来南海推行节能减排,菱王投入了不少资源加大节能环保的研发力度。如他们发明的一套电梯能源再生系统可节省30%的用电量,给企业带来了不菲的经济效益。

  而他们发现,株式会社i-tec24的中央监督控制系统,甚至可以对建筑物内进行全方位的能耗监控,并且形成报告书。“这项技术很适用,我们已经互留联系方式,计划在会后与他们深入沟通。”谭平西说。

  而一家陶瓷企业的环保技术员赖小姐的需求更加迫切。她急需找到一种能将陶瓷生产中产生的酚水进行有效处理的环保技术,以破解企业发展的难关。

  同样迫切的是里水合欣工艺厂一位不愿具名的台湾老板。“我做了20多年五金加工,感觉越来越艰难,因为环保的要求越来越高。而且企业技术含量低,无法提高工人工资待遇,流动性很大。”这位老板跑了很多地方寻找转行机会,这回儿,他琢磨着如果能转行做环保产业,只要技术过关,肯定会有利润。“我现在已经从台湾订购了一批设备,可以将污泥转化为农业用土,大概月底就可以试产。”

  正是这一个又一个的需求,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环保产业市场。而这,正是参展的日本企业最为需要的。一方面,日本环保产业起步较早,市场逐步完善的同时趋于饱和,环保企业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需要向外进行转移拓展市场。另一方面,本次来南海参展的日本企业规模不大,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需要一个确定的市场给其信心。

  日本大和化学工业株式会社生产用于工厂废弃物处理的减压脱水干燥装置。社长土井润一坦言,出于谨慎考虑,本次交流会参展主要为产品推广和市场调查,暂无落户计划。如南海企业有购买产品的意向,他们可将企业废弃物样品送入其在深圳、香港的实验室进行分析试验,制定生产最适合机器方案,再将产品销售过来。直到南海的市场培育成熟后,再考虑落户事宜。

  而在这一部分企业之外,还有一些日本企业已在苏州、上海等长三角地区设点,此次参展,更多是为公司的珠三角布局选点。

  正像日企先进的环保技术对南海企业的吸引一样,南海庞大的环保需求,已经成功网聚了一批意图开疆扩土的日本企业。

  前端崛起下的成本压力

  国外将原料、能源等前置环节及生产过程中的节能、生产后造成的污染都纳入环保产业的范围,如今我们要引进的,就是这种观念和技术。

  但并非最先进的就是最好的,只有最合适的才是最佳的。“日本环保产业有些技术相当先进,但恐怕难以适应南海的实情。”早稻田大学社会工学研究所教授石田光义说,“希望这次参展的企业能够解决南海的环境污染问题。”

  而南海区副区长冯永康也表示,环保产业是南海未来几年的主打产业,希望引进日本的环保设备、治理技术、节能技术等,从末端治理到前端设备工艺升级,使南海的制造业得以更大提升。

  南海区环保局副局长张志军对“末端治理到前端治理”作了细致的解释:“对生产后产生的污染进行治理,并不意味着就环保了。国外将原料、能源等前置环节及生产过程中的节能、生产后造成的污染都纳入环保产业的范围,如今我们要引进的,就是这种观念和技术。”

  华南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党志认为,环保产业分传统环保产业和现代环保产业,传统环保产业是通过末端的治理以达到不污染环境的目的;而现代环保产业则是在生产之前就提前预防,污染物在生成之前就被扼杀在摇篮里。“可以想象,治理比预防的成本要高得多,简直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就像人生病一样,如果平时预防得体,根本就不会生病,而一旦生病,看病所花的金钱和耗去的精力及时间成本就大得多。”

  党志的阐释得到了日本大和化学工业株式会社社长土井润一的证实,他根据在日本测算的数据算了一笔账:一台12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92万元)的减压脱水干燥装置,一年可回收利用的水及废料等有价物价值约1250万日元,当年即可收回成本,此后每年都是净利润。

  不可否认,尽管南海环保产业的市场是庞大的,但日企要进入南海,必须要考虑的一点就是价格问题。以场内一家日本工业锅炉、反射炉制造企业为例,同样一台20吨的反射炉,国产的价格不超过100万元,但这家企业的要300万元。虽然其比国产锅炉节能20%~30%,使用年限长3~4倍,但高价还是削弱了竞争优势。

  “这个前提是百分百‘日本制造’,倘若企业落户南海,便可用国内的零配件、国内的人工进行生产制造,降低成本。”张志军说,“我们设想有一个标准,即同类型产品,日企节能20%~30%,我们可以接受它的价格高于国内同类产品的20%~30%。另外,对购买环保产品的企业,政府可以以试点的方式,给与购买方相当于差价的资金补贴,鼓励环保产业的发展。”

(责任编辑:白开散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