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距离发达国家还有多远——以日本为例

2010/8/26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新华网北京8月26日电(记者廖雷、王慧慧、孙奕)本周末,中日两国将在北京再次举行经济高层对话。当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比肩而坐时,人们都在思考,中日到底相差有多远?

  GDP与下水道 ——从“算细账”看中日经济差异

  回忆对日本的观感,刘江永毫不犹豫地说:“不要往上看,要往下看”。

  身为日本问题专家和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刘江永多次访日。印象最深的不是光鲜的城市,而是结构精湛、密集分布的下水道。

  “类似的角度,也可用于观察所谓中国经济超越日本。”刘江永说。

  日本官方近期公布的数字显示,今年二季度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略低于中国。一时间,“中国经济登临巅峰看似势不可挡”、“美国还能挡住巨龙多久?”等标题占据海外媒体版面。

  刘江永认为,中国的经济基础今非昔比,随着“滚雪球”效应,总量超越日本是必然趋势,“但我们不仅要算总账,还要把数字拆开掰碎算细账。”

  ——从人均看,即使GDP总量相当,中国的人均数字也仅为日本的十分之一;

  ——从实际财富看,日本的海外资产并未列入GDP,而中国的海外投资刚刚起步,更能反映真实国力的国民生产总值(GNP)并不一定超越日本;

  ——从经济构成看,在日本GDP中,个人消费占近六成,而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和进出口拉动;

  ——从贸易结构看,日本近六成出口产品为高附加值商品,经济多为“绿色GDP”;而中国出口产品中,相当部分是“设计和利润留在欧美日,GDP和能耗留在中国”的加工贸易产品。

  在电器商场销售员张刚的眼中,中日经济的区别还有另一种表现:日本品牌的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价格稍贵也不乏顾客,自主品牌产品则需要更大力度的促销和价格竞争吸引消费者,“区别在于品牌含金量”。

  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樊勇明认为,经济低迷时期,东芝、丰田、索尼等大企业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上游,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有力地支撑了日本经济;而中国经济主要靠总量增长,缺乏核心企业和核心竞争力。

  “与日本相比,关键要看我们自己的企业何时能引领整个民族的发展。”樊勇明说。

  在经济学家看来,中日之间的差距远不止此:日元早已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人民币尚未实现国际化;日本城市化率25年前已近8成,中国的城市化率尚不到一半。

  社会学家则如此概括中日的区别:中国——“矛盾多发、转型困难”;日本——“经济低迷,社会有序”。日本已基本消除贫困问题,中国尚有1.5亿贫困人口;日本城乡、地区差异甚小,中国的地区发展水平参差不齐。

  专家:拿日本当镜子 更理性地发展

高官称中国民众对GDP超日"淡然"反映民族自信

“差不多”与“匠人心”——从一把改锥看中日管理差距

  聊起中日产品的质量差异,曾长驻日本的记者冮冶喜欢套用“一把改锥”的例子:一些中国产品好比一把改锥,设计精良,使用起来却并不能持久。生产厂家解释说:上游厂家提供的钢材就是“差不多”的质量。钢厂也诉苦:购买的铁矿石也是“差不多”的质量。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日本的加工精密程度和精细的社会管理。

  日本经济产业省2007年评选的“最具活力中小制造业企业300强”名单中,零部件、机械制造和精密加工企业占三分之二;单个产品在全球市场占有很高份额的有超过六分之一。

  “这些企业也许只是一个小作坊,却在各自行业独领风骚。这也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为什么日本企业生产的高端数码相机可以占领大部分国际市场?为什么日本的新干线列车运行数十年来,基本没有人员伤亡事故?”冮冶说。

  一位移居日本的中国妈妈在博客上写到,日本的幼儿园要求,小孩每天都要准备若干个口袋,将所有文具、衣物和食物分门别类收纳整齐带到学校。

  “看看我们的孩子,大部分精力都在做作业、练钢琴、学奥数,功利性太强,对孩子的细心、耐心和责任心的教育并不重视,培养的都是挥斥方遒的‘天才’却很少脚踏实地的‘匠人’,这背后的隐忧值得警惕。”刘江永说。

对此,冮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美国人多地广,增长靠“资源”;日本地少人多,增长靠“管理”;中国可以走一条混合型道路,“西部靠资源、东部靠管理。”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