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红:危机正在重建日本模式?

2012/6/21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当下美国的“金融资本主义”、“基金资本主义”,以及欧洲的“区域统合资本主义”遭到质疑。但同属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模式”的日本经济,虽然也一度遭受全球市场萎缩引起的出口不振,经济下滑,甚至惨遭地震海啸核泄漏多重打击,但眼下,根据日本最新数据显示日本经济表现了4.7%的年增长率,在发达国家中遥遥领先。这种反常的经济走势,是不是意味着日本模式得到了历史性创新?

  战后日本经济曾在“倾斜生产方式”下复活,在“贸易立国”、“投资立国”和“金融立国”战略下,赢得了“日本模式的礼赞”,一度在上世纪80年代达到巅峰。日本模式总体包括三大制度,即官僚主导的政府制度、所有与经营分离的企业制度,以及大藏省和央行统领的金融制度。这三大制度及其相互关系构成了日本模式的基本架构。在这种具有日本特色的制度框架下,形成了连续的精细化的有日本特色的经济政策,及其背后的经济发展理念,支撑日本完成了战后经济高增长,并形成了日本模式的世界青睐。

  而进入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因泡沫崩溃,“金融动乱”,银行和企业连锁倒闭,陷入漫长的衰退黑洞,日本模式遭遇全球漠视。面对全球大竞争,日本模式显得过于僵化和死板,反成阻碍日本经济发展的枷锁。

  美国为震源的金融危机后,日本企业、金融机构,甚至个人投资者成为全球抄底的受益者。根本原因在于日本借鉴了美欧模式适应市场的精华,形成了新时期的日本模式。这个模式的特点是政策服务于企业,企业提出要求,反作用于政府政策,政策与企业一体化,形成积极的全球竞争力。这些得益于日本近年来的制度改革。日本模式改革的基本方向就是引进新自由主义模式,尊重市场,促进竞争,并通过行政体制改革,精简机构,分解职能,形成基于市场机制的政策体系。

  最近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米仓弘昌强调“企业要承担国家责任”。而在这样的体系下,适应全球市场发展的日本综合商社可在全球展开资源能源权益和市场份额的大竞争;五大银行业务扩展,收益大增;八大汽车全球征战,市场份额扩张,丰田公司五年来重获世界第一;主要机电、电子企业瞄准环保型基础设施大市场和未来关键技术,重新定位,积极重组,控制全球市场的关键技术、核心部件和高新材料的垄断份额。

  日本历经泡沫崩溃的20年,利用亚洲等新兴国崛起,赢得了制度创新的“地利”,又制造中日政冷赢取美国信任,创建转嫁危机的“人和”,率先摸索出适应全球竞争的“外部经济”环境,或许由此构建了日本新模式。

日本学者、官员、大企业的领袖近日都主张,危机正是日本重建“日本模式”的天赐良机,甚至期待日本再度引领世界经济。但新的日本模式,其实是一个“新重商主义模式”,它不具有“可复制性”,原因是它需要基于强而有力的经济外交及其政策,以及构建发达的企业、商社、银行、证券等经济外交政策的执行主体及其体系。▲(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研究员)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