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欣:日本人的忧患意识

2010/9/19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日本人爱谈"沉没"

  20世纪70年代,正是日本战后崛起.第一次超过所有西欧列强.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之时,日本举国却并无"崛起"之类的议论.相反,更多人在谈论《日本沉没》.这是日本作家小松左京的一部科幻小说.小说上册售出204万本,下册售出181万本,作者由此获利1.2亿日元.而由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则获得约40亿日元的票房收入,观众累计达880万人次,震动了东瀛列岛.一时间,"日本沉没"成为当时日本最热门的话题.

  30多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2006年日本经济已连续5年保持增长,许多人都认为这是难得的佳绩.但日本又重新拍摄《日本沉没》,新版影片中电脑特技制作的地震和海啸场面极具现场震撼力.7月15日起,该片在日本316家影院放映,上映3天即有90亿日元票房收入,再次在社会上引起轰动.与《日本沉没》同时代,还有小说《平成三十年》.《日本封印》等渲染日本危机的作品推出,呼唤人们的忧患意识.

  日本这种忧患意识的渲染.灌输由来已久.日本政府和社会各界经常向国民提出日本存在的危机,诸如列岛沉没论.资源匮乏论.生存危机论等,以激励国民奋发图强不甘落后的忧患意识.日本的忧患意识中存在不必要的过度抑郁及排外情结,有的甚至成为日本当年走上战争道路的间接诱因,这当然是不可取的.但日本在"崛起"时,往往少见热火朝天的宣传阵仗和大张旗鼓的自我颂扬,反而是愈加冷静.谨慎的自省与忧患.可能这就是日本经济不断克服种种困难,在经历"日元升值"."泡沫破灭"."平成萧条"等之后,仍能保持自身优势的原因之一.

  近年来,日本媒体的保守化浪潮日盛,政治上的膨胀令人侧目.但在面对日本经济发展的报道及评论方面,却大都仍保持着近乎苛责的态度,在新年社论等应该"鼓舞民心"的文告中,也是"警告"连连,不断敲打着身经百战的日本经济.那些世界一流的日本大企业"老总"们的自谦,常使人忽略这其实是一个年人均GDP4万美元的国度.当国际业界都认为日本经济终于走出10年不景气,冀望其在亚洲一展身手时,前丰田董事长奥田硕马上泼了一盆冷水:"日本要当亚洲盟主?没品格也没力量啊!""照现在这样,日本一定会沉没!"

  其实,日本即使沉没,也是猴年马月的事.将这样的"远虑"作为"近忧",不断营造自己民族的忧患意识,固然与日本经济本身的成熟有关,但作为国民整体,与精英层的认知方式也是不无关系的.特别是在整个国家形式较好,国民情绪偏热时,日本精英层中总会有人发挥其"稳定阀"的平衡作用.

三种日本忧患意识

日本人的忧患意识大致可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来自生存环境的忧患意识,即通常所说的"国土狭小.环境恶劣.资源匮乏.灾难横行"等.这种忧患意识在日本无处不在.例如,日本总是举国抄作能源紧张的话题,不少高收入的人在一滴水.一度点上精打细算.2006年夏天酷热,于是友人为了节电倡议空调不要低与28摄氏度,结果走到哪里都是28摄氏度,有的地方干脆将降温的按键用胶纸贴住,不让人动.其实日本几乎从来不停电的,用电也无限制.日本人这种忧患意识不仅是客观国情的"加工型"反映,而且是日本人认识.约束自我的思维方式的展现,是日本国民意识及价值观的基石.日本许多为人敬重的优点及令人厌恶的缺点都是以此为基础的.

  第二种是来自社会压力的忧患意识.例如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日前公布的"日本将来人口推测"报告显示,到2055年,日本人口将减少至8993万人,其中老龄人口将达到40%,是目前的2倍.对于倚重人力优势的日本,这种压力的沉重与深刻是可想而知的.

  再如周边各国地日本所构成的外在压力:朝鲜的"核武",韩国的"反日",俄国的"四岛",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都使日本难以安眠.而美国驻军日本已60年,别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但在政治.军事.外交等方面承受的综合压力,只有日本人自己感受最深.也可以说,在日本面对的所有外来压力中,美国驻军是造成悲情最严重且最应予以改变的,但它对于今天的日本又是带来利益最多并最难改变的一项.处于这样压力下的日本人,与虽不够发达,但国际地位一直稳步上升的中国人相比,忧患意识有很大不同.

  第三种是来自文化传统的忧患意识.日本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大量吸收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思想,结合自身的国情形成特有的文化传统.例如孔子"人生远虑,必有近忧".孟子"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的教诲等,似乎就是针对日本而言,使日本人收益极多,非常推崇.这种文化理念与上述客观依据相契合,使日本的忧患意识不仅具有应对灾难等突发性事件的功能,而且具有很强的理论品格,因此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与稳定性,即使在环境好转时也不会轻易丢弃.这是许多虽有现实压力但无文化传统熏陶."听天由命"的民族,或虽有文化背景但少现实压力."坐吃山空"的民族难以比拟的.

日本发展过程中的三大教训

  要充分理解日本人的忧患意识,不仅要挖掘其现实及文化根源,而且更要探究日本近代化的坎坷历程,这是最具有日本特色的独有因素.

  百多年来,日本民族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经历了三次大教训.第一次是自1840年至明治维新前后,从西方列强靠实力打开中国大门,到美国海军将军佩里闯入江户(现东京)附近的浦贺湾(黑船事件),日本人看到强大的中国在列强攻击下似乎不堪一击,于是自己选择了俯首称臣.虚心旧教的态度.列强入侵中国及日本的教训,作为日本近代化的第一课,深深印刻在日本的民族性格之中--历史教训直接转化为强烈的忧患意识及奋发图强的作为.但是,随着日本综合国力的增强及对外扩张的得逞,日本终于走上了全面发动战争的道路.在此期间,日本国内一片"圣战""大捷"的喧嚣,军事独裁的言论管制与媒体的过热炒作,使日本国民情绪从当年的忧患意识迅速转为膨胀,而且越是到后来战事不利时,政府及媒体的宣传越发烧,军国主义的动员越狂热.以至战后至今,日本一直有人撰文反省战时的各界精英缺少冷静.客观.自省的态度.大概正是这种不自量力的心态,使日本以全人类为敌,最终落得战败的下场.二战战败,就是日本民族接受的第二次历史教训,正是这次失败,使日本从此离开了世界政治大国的行列.尽管日本的综合国力特别是社会经济的基础要素并未遭到彻底摧毁,战后又受到美国大力扶植,但日本民族在这次失败中得到的惩罚及教训,是日本人永远不会忘记的.因此,二战后的日本,以全新的精神面貌"从零开始",忍辱负重.埋头苦干,在战后的废墟上重新启动了自己的国家建设,而且一直保持着这种忧患的心态.其间爆发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世界石油危机等,都使日本更加强化了这种心态.

  但随着日本经济持续高速成长,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在日元急剧升值的背景下,日本经济的泡沫开始膨胀,一些大公司开始在美国大肆收购包括洛克菲勒大厦在内的名贵地产,其势似乎要把整个纽约和芝加哥都收入囊中,美国人惊呼"珍珠港事件又来了".这次日本的"冒进"直接导致了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大公司相继倒闭,银行破产,股市.房地产暴跌,日本经济从此进入长期的停滞和衰退期,即所谓的"失去的十年"或"萧条的十年".这就是日本民族接受的第三次历史教训,也是最近的一次挫折.而与此同时,和日本关系最密切的两个大国--中国与美国,却出现了少有的高速成长,使日本人的头脑再次冷静下来,忧患意识再一次得到强化.

日本在百年发展中经历了诸多坎坷,但每次的失败都被转化为日本民族唤起忧患意识.凝聚国民精神的良机.日本近现代历史证明:每当头脑发热.自不量力.浮夸冒进时,整个民族就会碰钉子.摔跟头.吃苦头.每当实事求是.冷静自省.埋头苦干时,整个民族就会有起色.有出路.有发展.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邻人的经验更需要引起关注.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