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民:越南结伙盗采南海---《中国石油石化》

2012/12/12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长期以来,越南拉拢美国石油公司非法开采中国南海油气资源。对此,中国应该适时出击,给其严厉警告。同时,中国石油(601857)企业在南海应与国际石油公司积极合作,尽快实现有效开采。

2012811日,越南《劳动报》报道,2000年以来,越南矿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11%,年出口额约85亿美元,其中原油出口约60亿美元。矿业对越南国民经济的贡献率居全国各行业第八位,仅石油天然气每年上缴利税占全国财政收入的25%,创造直接就业岗位43万人。殊不知,越南石油天然气几乎全部来自海上,并且相当一部分是从中国南海盗采而来的。

越南在南中国海一共划定了185个海上油气招标区块,分年分批面向全球进行招标。越南的招标区块不仅涵盖了自己占据实控的海域,而且包括了中国实控的海域。越南在侵夺中国南海权益方面的胆量之大、胃口之大,都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为了抗衡中国,越南国家石油不惜让出控股权,拉拢以美国石油公司为首的西方石油公司参与南海油气共同开发,将南海问题复杂化、国际化。

一心拆散“中美”联盟

1988年,由于看好南海油气的开采前景,美国克里斯通能源公司通过购买菲律宾沿海地区的两个油气合同,从而介入南海油气开采的活动中。没想到,这也成为中美南海合作的开端。经过三年勘探,克里斯通对南海地壳构造的演变过程有了了解。后来经过科学推断,该公司发现被称为“万安盆地”的浅海海底可能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

起初,克里斯通公司以为这一区域属于越南。后来,公司请了一些专家去马尼拉、吉隆坡、夏威夷等地的图书馆查阅了大量资料,又经过与法律顾问的讨论,最后一致认为这块海域的管辖权属于中国。于是,克里斯通主动找到中海油,并于199258日签署了“万安北-21”石油合同。这也成为中国在南沙群岛海域的第一个石油合同。

然而,越南等南海周边国家早已将南海油气作为分食的对象,与西方石油公司签署了大量的油气合同,因此“万安北-21”石油合同也被称为“迟到”的合同。这份合同从一出生就遭到越南的重重围堵。在签署的前一天,越南外交部表示,“万安北-21”合同区域主权属于越南,要求克里斯通停止在越南领海进行非法勘探开采。对此,中国外交部强有力驳回了越南的无理要求。

为了迫使克里斯通放弃南海开采权,越南通过种种政治手腕和商业力量对其施压。越南驻联合国大使找到美国国务院,要求约见克里斯通公司老板,并于1992710日专程赶到科罗拉多州丹佛的公司所在地。他警告该公司说:“万安北-21”合同涉及中越之间争议地区,这对于克里斯通公司是危险的。” 随后,越南国家石油公司董事长也致函克里斯通公司,再次要求其取消与中国刚刚签订的合同。

除了动用各种力量威胁恐吓之外,越南还对中国勘探船进行武装威胁。1994413日,克里斯通公司租赁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勘探船“实验2号”开始在合同区进行勘探作业。就在当天,越南出动5艘武装船将中国勘探船团团围住,要求中国勘探船撤离。为避免事态恶化,防止冲突升级,最后中国勘探船于16日撤离作业区。

对于那次围堵中国勘探船,越南政府还恶人先告状,率先向中国发难。越南新闻媒体公开发表《反对克里斯通能源公司在属于越南主权的四政滩(中国南沙万安滩)地区进行非法活动》的文章,声称克里斯通公司与中国海油签订的合同“侵犯”了越南的“主权”,要求立即废除这一合同。

越南一边在国际上攻击中美两家公司签订的合同,一边在这个中美合同区域周围与别的公司非法签订合同,进行物探作业,并架上钻机进行钻探。同时,越南将属于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万安滩海域,划分成几个区块,在世界范围公开招标。2004912日和19日,越南分别在英国伦敦和美国休斯敦举行大型招商会,发布北部湾包括中方一侧海域和海南岛附近海域的对外招标通告,并宣布第二年开始合同谈判。

同一年,针对“万安北-21”石油合同区块归属问题,越南不动声色的花钱雇请美国纽约一家名叫“柯温顿—伯林”的法律事务所,编造出一套中国南沙应当“归属越南”的说辞,在世界多种场合兜售,还扬言要上国际法庭打官司,状告中国和美国克里斯通公司所谓的“违法行为”。

为了瓦解中美联盟,越南不惜让出控股权,拉拢其他美国石油公司参与该区域的开发,制造合同重叠,搅浑南海。19964月,越南石油与美国杜邦石油公司的子公司—大陆石油公司(现康菲石油)签订了一个面积约为12100平方公里的勘探与开采合同。其中,美方拥有70%的股份,合同区域完全在“万安北-21”合同区之内。

面对着这场不可避免的风波,中海油并没有像越南国油一样主动出击,而是选择了按兵不动。最后,克里斯通公司被美国大陆石油公司兼并,“万安北-21”石油合同被带进了大陆石油公司。而美国大陆石油公司显然更愿意与条件优惠的越南进行合作。最终“万安北事件”就这样悄然终结,中海油丧失了在万安海滩油田的权益。

优惠条件利诱美孚石油

苏联解体之后,鉴于俄罗斯对于南海影响力越来越弱,越南便开始将美国石油公司作为优先合作对象,共同开发南海。上世纪70年代,美孚便开始在越南附近海域进行勘探工作,并于1974年发现了越南当今最大的油气田—白虎油田。最后由于美国在越战中战败,美孚被迫退出该油田的开采,由越南和苏联石油公司接管。

越南拉拢美孚石油公司目的有二:其一进一步强化对南海油气田的占有;其二通过与美国石油公司建立利益共同体,牵制中国。与此同时,面对与油气储量堪比中东的南中国海,美孚也一直垂涎三尺。最后在1992年,越南国油开始与美孚积极商讨南海油气田的合作计划。

彼时刚刚结束冷战,美国政府一直对越南实施经济封锁。但是,1993年美孚成功与越南签署海上油田合作协议之后,美越关系随之出现了缓和。与美孚的合作不仅打破了美国对越南的经济封锁,而且有助于越南国油向南海进军,此举可谓一箭双雕。

1996418日,美孚石油公司与3家日本石油公司共同组建MJC石油公司,合作开发蓝龙油田。

该油田位于中国的万安北盆地,属于中国传统疆域。虽然油气储量丰富,但鉴于蓝龙油田地质构造复杂,勘探难度太大,美孚公司不得已全部撤了出来。

当然,越南能够如愿邀请到美孚参与当地油气开发,与极其诱人的优惠政策有着很大关系。越南政府规定,与越南签订油气勘探和开发产量分成合同的外国投资者,可以产量的一定比例进行成本回收。成本回收后,产量分成将按浮动比例进行,外国投资商将得到30%~50%的回报,而且外国投资商还不用缴纳所得税、海关税以及与石油勘探活动有关的进口税。2000年之后,为了加速抢占油气,越南修订了新的《石油法》,开出了更加诱人的条件:在合资公司里,外方石油公司持股可高达80%。越南国油的意图很简单,就是抢在中海油前面抢占南海油气田。

然而,此时的中国在油气开发合作中依然严守着51%的控股底线,外商合资开发南沙深海油气资源在政治、经济上要承担相当大的风险,这致使外商大多涌向越南、马来西亚,在南海全力开发油气资源,短期内南海竖起了上千口深海油气井。

越走越近的美越联盟

20049月,越南开始对其南部海域富庆盆地的 9 个勘探区块进行对外招标。然而,这一区域部分区块属于中国“九段线”之内。由于越南优惠的石油开发政策,大批西方石油公司趋之若鹜。200510月,美国第二大石油公司雪佛龙与马来西亚国油获得了该盆地一个石油区块的勘探权。雪佛龙获得的区块靠近越南两大生产油田白虎油田(Bach Ho)和黑狮子油田(Su Tu Den),具有良好的开采前景。

与此同时,美国第三大石油商康菲也在越南安营扎寨。经过多年经营,康菲在越南的投资额高达10亿美元,成为越南境外最大的投资者。2006年,该公司计划未来几年斥资10亿美元拓展南海油气业务。按照计划,康菲公司将投资1.15亿美元用于发展15.1号区块。该区块包括黑狮子( Su Tu Den)油田,白虎(Bach Ho)油田、金狮子(Su Tu Vang)油田、棕狮子(Su Tu Nau)油田。显而易见,康菲俨然成为帮助越南开采南海油气的“急先锋”。

20088月,越南不顾中国的反对,与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签署南海合作协议,计划对117118119区块实施勘探作业。这三块区域位于越南南部和中部沿岸的南海海域,处于中越争议海域。越、美双方的合作开发,势必牵涉中方利益。对此,驻华盛顿的中国外交官在时年722日向这家世界头号石油公司发出抗议,并声称协议有违中国主权。

对于中国外交部的警告,越南政府表示将出动海军保护外国石油公司在南海作业。经过3年的开发,20111025日,埃克森美孚发表声明称,公司在位于越南中部海岸外的南海海域119区块发现了油气,这将令越南扭转化石燃料生产和出口下滑局面的可能性加大。

随着美国石油公司在南海利益的加深,美国政府的态度也从消极转为积极。20097月,美国国务院官员斯科特。马谢尔在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对中国和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紧张局势表示“关切”,并承诺将保护在南海活动的美国石油公司的利益。而在1992年,美国石油公司与越南合作时,美国表示不介入企业活动当中。

长期以来,越南方面一直盗采中国南海石油,甚至将其视为“理所当然”。20111012日,在中越签署《关于指导解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的第二天,越南公然违背条约,与印度国油签署了为期3年的南海油气开采合同。

在南海问题上,中国一直秉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友好立场,越南却把“友好”当成“无能”,肆意掠夺中国南海油气资源。所以,笔者认为中国应该主动出击,还越南以颜色,给予一个出其不意,打乱越南在南海的阵脚。这样也可以给南海周边国家以警醒。在南海开发的美国石油公司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都已在中国布局多年,在华有着巨大的利益,与中海油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特别是康菲公司,在中国渤海湾有着大量的油气合同权益。中国这块巨大市场对于这些美国石油公司来说,意义非同小可。

鉴于此,笔者认为,中国应对参与南海开发的美国石油公司予以警告。同时,大力开发南海中南部的石油天然气资源,积极对外招标,并将这些美国石油公司作为优先合作的对象。当美国石油巨头公司与中国有着庞大的共同利益时,必然会逐步影响到美国政府对南海问题的态度。只有这样,中国或许才能从越南手里夺回本属于中国的油气资源。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