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淳风:日本夺回世界老二位置,只是举手之劳

2012/3/16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一个大家记忆犹新的烟幕弹是20013月,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老先生亲自上阵宣称日本经济面临崩溃,以致"日本经济崩溃论"风靡世界,日元大幅贬值,日本出口迅速增长,从而成功遏制了东南亚各国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出口增长势头。

    标普近日警告,如果日本中长期经济增长前景趋弱,标普将会下调其评级。而日本国内今年还出现过希望超过中国,夺回世界老二位置的声音。为何日本经济有这样两种不同的解读。

    的确,关于日本经济的走向,国际社会最近有着不同的声音。美国《大西洋月刊》甚至发表文章称,由于日本在海啸之后搁浅了其核电站建设的计划,大量的能源进口将迫使日本趋近向国外借贷的境地。而如果日本央行不能做出大胆的决策,日本将会是这场世界债务危机的下一站。文章称,人口老化、经济增长缓慢、巨大的债务总额在去年秋天合力将意大利的借贷成本推向了不可持续的水平。这些因素也都适应于日本,为什么没有人讨论日本的债务违约问题呢?

    不知道该文的作者是不是日本人,或是受雇于日本政府放出的又一次烟幕弹。一个大家记忆犹新的烟幕弹是20013月,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老先生亲自上阵宣称日本经济面临崩溃,以致“日本经济崩溃论”风靡世界,日元大幅贬值,日本出口迅速增长,从而成功遏制了东南亚各国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出口增长势头。

    日本对于《广场协议》压迫日元升值,导致其出口受挫是一直耿耿于怀的。所谓“失去的20年”就是针对国际压制放出的烟幕弹。其实,凭借日元升值带来的高企汇价,日本的产业和金融炒作早已转移到海外。将过去进口原材料到日本生产成产品后再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改变为到原材料产地国或产品消费国就地生产和销售的发展模式。单是海外企业的销售额,就由《广场协议》前的不足1000亿美元,增长到每年超过3万亿美元,海外资产更是由当年的2000多亿美元增长到现在的5.6万亿美元。而国内经济仍然在保持增长。

    经常被拿来说事的日本国债问题,完全是外界的误解。日本的国债数据是个累计数,且都是增益型国债,所发国债每年创造的效益,除了还本付息外还有利益盈余。其实日本国债每年的运行情况是有账可查的。它除了以债养债,没有给国家带来负担外,还在创造效益。不像西方国家发行的是公共消费型国债,要靠纳税人的税收去还。且不说日本没有国债违约的风险,就算出了问题,它只要收回欠债就可以堵住亏空的窟窿。而且它并没有借过别人的国债,瞎喊着警惕日本国债违约,只能理解为毫不专业或别有用心。

至于想夺回世界老二位置的问题,对日本来说,只是举手之劳。我在不同场合多次谈过,看待日本经济不能只看国内的GDP,还得看它在全球的产业和效益。为了国家竞争GDP的需要,日企在海外的销售数据只要记到母公司名下就行了。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