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能源研究协会主席丹尼尔·耶金:重塑全球能源市场

2012/10/8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2

毫无疑问,廉价的天然气改变了美国电力供应格局。煤电、核电和可再生能源都面临天然气发电的强劲挑战现在的确是美国新能源的艰难时期,一方面是由于廉价天然气的挑战,另一方面是美国相关政策越来越苛刻,可再生能源缺乏补贴

  上世纪90年代初,剑桥能源研究协会主席丹尼尔·耶金(Daniel Yergin)以一本《石油大博弈》(The Prize: The Epic Quest for Oil, Money & Power)向世人展示了近代石油工业和国际地缘政治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20年后的今天,耶金以另一部著作《能源重塑世界》(The Quest: Energy, Security, and the Re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向人类历时百年的现代能源探索致敬。

  20年间,世界能源格局发生了重大变迁。中国从石油净出口国变为净进口国,进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在《石油大博弈》中,中国还是一个旁观者,所占篇幅寥寥无几。而在《能源重塑世界》一书中,中国所占篇幅已经超过两章。

  当前,全球能源消费的重心正向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转移,而在供给端,以美洲为代表的西半球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加拿大的油砂、美国的页岩油气、委内瑞拉的重油和巴西及西非的深海油气,使得大西洋两岸成为除中东之外油气增长最活跃的地区。

  美国是世界近代石油工业的发源地,如今以页岩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开发,使美国有可能重返世界石油历史舞台的中心,尽管这在很大程度上还仅限于象征意义,但耶金认为美洲油气开发的新变化将重塑世界石油市场的平衡。

  带着对当前和未来全球能源格局的一系列问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专访了耶金,就《能源重塑世界》中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耶金认为,美国非常规油气的发展对稳定全球能源市场做出了重要贡献,因为它增加了全球能源供给,而中美两国在维护全球石油市场稳定上应进行更多的合作。在耶金看来,世界石油市场的全球化越来越成功,但全球能源行业仍需要不断地投资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还认为,如果能源的商业属性更多,地缘政治属性更少的话,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耶金预计,到2020年,美国LNGliquefied natural gas,液化天然气)出口规模能达到美国天然气产量的5%~8%。未来全球天然气市场的竞争性会增强,而天然气大发展也让新能源处于更加艰难的地位。关于中国的能源海外投资,耶金认为是合乎情理的,因为中国的能源投资能增加全球石油市场的供给。他表示,中国投资美国是基于商业上的考虑,也是受欢迎的,美国对中国投资加拿大能源领域的影响也非常有限。

  世界能源消费重心东移

  第一财经日报:当前国际能源市场最大的特征之一是能源消费中心从发展中国家向新兴经济体转移,而在供应方面,美国和加拿大等一些发达国家的供应能力显著提升,你认为这种变化将对全球能源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机会还是挑战?

  耶金:的确,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能源消费中心正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21世纪之初,发达国家消耗了全球2/3的石油,而现在发展中国家消耗的石油已经占到一半,甚至可能还要多一些。这个变化非常大,也解释了当前全球能源市场的许多事情。

  此外,近两年还有两个重大变化值得关注,一是日本核事故对核能的影响,二是发达国家,主要是美国的页岩油气或者说致密油气的发展,加上加拿大(油砂)和巴西(深海石油)的变化,这的确在重塑世界石油市场的平衡。

  我们的研究认为,中国在非常规油气方面的潜力更大,尽管其页岩气在地质构造方面可能和美国有很大不同,但这对中国来说仍然意义重大。我认为美国非常规油气的大发展,对稳定全球能源市场做出了重要贡献,因为它增加了全球能源供给。这不仅改变了市场供应,也改变了人们的心理,对全球石油价格构成了下行的压力。

  日报:中国非常关心全球石油市场,特别是主要产油区,例如中东的稳定。随着美国对中东石油依赖的减少,你是否认为中东的不稳定因素会增加?

  耶金: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美国现在其实不那么需要中东的石油了,从中东进口的石油约占美国石油消费量的12%,这个量并非一些人想象的那么大。这对全球供需平衡的确会有影响,但我们只有一个石油市场,所以如果中东石油供应中断,那么全球石油消费国都会受到影响,这跟具体从哪个地区进口石油没有太大关系。我认为从这个角度出发,未来中国和美国应该在维护全球石油市场稳定上进行更多的合作。

  日报:那你怎样看待中国和美国在伊朗问题上的分歧?近期国际能源署(IEA)是否会释放战略石油储备以平抑油价?

  耶金:我想现在还很难判断伊朗问题将向何处发展。美国制裁伊朗的目的在于迫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很明显,伊朗现在局势不稳,有可能会出现一些突发事件,而市场也会做出反应,这就是油价为什么波动的原因。

  近来有关IEA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的争论焦点在于时机问题。许多人认为过高的油价不利于全球经济复苏。但实际上短期内全球石油流动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干扰,沙特和美国的产量都在增加。然而,释放战略石油储备会影响到市场心理,这就像中央银行通过调整汇率影响市场一样。而在大选战期间,是否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又成为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也许在11月美国大选结束后才会有明确的结论。

  日报:未来中国石油海外依存度会越来越高,你对中国保证能源供应有何建议?全球石油市场能否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需求?

  耶金:可以满足,但全球石油行业需要持续不断的投资。未来二三十年,全球石油需求会增长20%,需求增长最快的是中国、印度,甚至中东地区。而美国的石油需求因为能效的提高反而会下降,这些都是动态的事情,并非一成不变。

  目前全球能源效率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能源行业仍然要不断投资。中国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石油需求,对海外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这是一种合乎情理的行为,给世界石油市场带来了更多的供给。实际上,世界石油市场的全球化越来越成功。

  我想全球石油贸易是积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比如来自中东的威胁。我在新书中就表达了这个观点,如果能源的商业属性更多,而地缘政治属性更少的话,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如果过多承载地缘政治属性,你将看到更多来自政治上的干扰。

  美国“页岩气革命” 惠及全球能源安全

  日报:目前美国“页岩气革命”成为全球能源市场的热门话题,我们关心为什么这场“革命”会发生在美国?中国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耶金: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可以说,美国之所以会发生“页岩气革命”,有个人功不可没,他就是乔治·米切尔(George Mitchell),他在上世纪80年代初因为成功从页岩中开采出天然气而成名。

  之前许多人不理解,认为他投入大把的钱去开发页岩气简直就是疯了,是在浪费投资者的钱,但米切尔没有理会,而是继续专注于页岩气开发。经过15年的努力后,终于有了成效,再经过五年的时间,米切尔在钻井技术上又取得了突破。所以到2003年左右,美国页岩气才开始有了比较大的产量,而又经过了五年,人们才意识到页岩气的重要性。

  米切尔有自己的公司,也有很多资金来源。他有足够的资源来做。但与此同时,完善的基础设施也给了米切尔以支持,包括天然气管网、技术服务公司和专业技术人员,这对独立石油生产商来说是很不容易的,而大型石油公司只是后来才跟进的。

  我想中国可以学到很多技术,但中国的地质条件和工业结构与美国并不一样。我个人感觉中国对页岩气的态度是认真的,考虑到中国对天然气需求的不断增加,空气质量亟待提升,电力和能源安全也需要多元化的供应,我认为中国对页岩气的前景充满兴趣。

  日报:环境问题是页岩气开发中绕不开的话题,美国对页岩气开发的环境监管政策会不会越来越严格?这会不会影响到未来页岩气的发展?

  耶金:去年,奥巴马总统授命我牵头组织一个页岩气开发对环境影响的调查,一些杰出的科学家也参与其中。调查的结论是,在页岩气开发中主要会产生三个环境问题:废水的处理、当地空气的污染和对社区居民的影响。中国也很想要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水在中国是一个大问题。在页岩气作业过程中,总的用水量并不是很大,但如果作业地区本身就缺水的话,问题就比较严峻。

  美国对页岩气的相关监管措施也越来越严格,不管是在州政府层面还是在联邦政府层面进行监管,尚存在争议。但首先要承认,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联邦政府都很喜欢页岩气,因为页岩气创造了大量就业,也促进了经济增长。

  传统上,美国页岩气开发由州政府管理。现在已经有了许多严格的监管措施,不过大多是在州政府层面,而非联邦政府层面。美国的双层政治体系就是这样,联邦和州政府经常“打架”。

  有意思的是,对页岩气开发进行限制的纽约州州长库莫,其实是页岩气的支持者,因为他知道这对当地经济是有帮助的。尽管有环保组织反对,但工人需要工作,尤其是在比较穷和失业率较高的地区。现在,全美国的州长们都在寻找能创造就业的行业,所以页岩气的开发需要被正确对待,这会为美国政府带来包括税收在内的诸多收益。

  日报:页岩气开发除了能增加美国能源供应外,对美国经济,例如石化、电力和制造业方面会有哪些影响?对美国LNG出口会造成哪些影响?

  耶金:页岩气开发对美国经济肯定会有影响。首先,会减少美国油气进口,美国甚至可能都不需要进口天然气了。此外,页岩气开发还能大量创造就业,拉低美国天然气价格,促使石化产业回流美国,美国产品的出口竞争力和美国经济的竞争力也会加强。

  五年前在美国谈论LNG出口问题还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现在,美国已经具备了出口天然气的能力。但LNG出口在美国的确还存在争议,有些人担心LNG出口会带动页岩气生产,而他们不喜欢页岩气。还有从心理上说,有些人一开始可能会不适应,因为美国一直都是能源进口国,他们担心LNG出口会影响到美国的能源安全。但我认为,美国出口LNG有利于维护全球能源安全,因为它会使全球能源供应更加多元化。

  美国还是鼓励能源贸易开发和自由的,所以我不觉得美国会在LNG出口上改变过去的政策。美国未来会成为LNG出口国,未来全球LNG市场的竞争性会更强,不仅是美国,其他国家也会出口LNG

  全球天然气市场竞争性将加强

  日报:那你估计未来5~10年,美国的LNG出口规模会有多大?哪里会成为美国LNG出口的首选市场?

  耶金:我们估计,到2020年,美国LNG出口规模也许会达到美国天然气产量的5%~8%。美国现在已经在墨西哥湾建有LNG出口终端,其出口市场也是灵活的,可以向欧洲,也可以向其他地区出口,例如现在已经和印度公司签署了出口协议。美国西海岸的LNG出口可能会流向中国、日本和韩国。

  日本在经历了去年的核事故后,对从美国进口LNG特别感兴趣,希望能够进口更多的LNG来弥补核电厂关闭所造成的能源缺口,日本现在也开始在加拿大的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投资天然气项目。

  日报:我们知道,传统上欧洲非常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你认为美国政府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是否会考虑优先向欧洲出口LNG?美国LNG出口会对传统的天然气出口国产生怎样的影响?

  耶金:欧洲人确实希望美国能向欧洲出口LNG,因为他们需要多元化的供应,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天然气供应方展开竞争。现在德国基本关停了核电站,英国1/3的天然气来自LNG,所以欧洲非常希望能够从美国进口LNG。其实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我书中也提到了,即美国首次LNG商业出口是在1957年,从路易斯安那州出口到英国。

  当然,美国的阿拉斯加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也向日本出口LNG,但量比较小,所以许多人不知道。阿拉斯加其实值得我们认真对待,因为阿拉斯加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只是目前除了向亚洲少量出口外,并没有很好的出口市场。

  未来全球天然气市场的竞争性会增强,除了传统的天然气出口国以外,全球还将涌现出许多新的天然气出口国和消费国。我们注意到已经是天然气出口国的印尼在页岩气方面的潜力很大。沙特对页岩气也非常感兴趣,因为他们想在发电领域更多地使用天然气,以释放出更大的石油供应空间,使石油供应更加灵活。沙特现在的电力需求增长非常快,因为他们真的很需要空调。

  我认为全球天然气市场还在成长之中,当然俄罗斯也希望向亚洲出口更多的天然气,这是俄罗斯的一大目标。未来全球LNG市场的竞争不可避免。

  日报:那么美国LNG出口会对全球天然气价格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耶金:目前美国天然气价格很便宜,如果美国成为LNG出口国,将增加全球天然气市场的供给,有助于拉低全球天然气价格,例如日本非常希望能够获得廉价的天然气,现在过高的天然气价格有损日本经济的竞争力。当然也有人认为美国国内的天然气价格会因此上涨。

  我认为一旦美国政府批准了LNG出口终端设施的建设,那么剩下的事情就不关美国政府什么事了,向谁出口主要取决于谁来投资和出口市场在哪,因为LNG出口都是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项目。未来LNG市场的灵活性会增强,出口的渠道会很多,会有许多长期合同和短期合同。这些都将更多地取决于商业因素。

  中国海外能源投资新机遇

  日报:以前中国的海外能源投资多集中在非洲、拉美、中亚等地区形势不是很稳定的资源国,现在北美油气供应能力的增加,对中国而言是否意味着新的投资机会?

  耶金:我想所有的中国公司对北美的兴趣都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是这是一个不错的生意,其次是中国公司希望更多地学到新技术,第三是使自己的投资多元化。中国公司对美国的投资完全是商业上的考虑,同时也是一个参与国际油气行业竞争的机会。

  日报:那美国政府如何看待来自中国的能源投资?

  耶金:我想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许多中国公司在美国进行了能源投资,也没有碰到像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时出现的问题。考虑到某些风险,相对投资中东而言,投资美国现在来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我们也要知道,政治因素总是绕不开的。尤其是在大选年,中国是每个总统候选人都喜欢提及的话题。一些政治上的干扰难以避免,我们应该超越政治来看待这个问题。

  到目前为止,中国对美国的投资还是受欢迎的。你们总是担心整个国家间的政治关系,但我认为至少现在来说这还不是个问题,而且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投资都是与美国成立合资公司的形式,我们都想着同样的事情,就是多赚钱。

  日报:你怎样看待中国对美国最大的石油进口来源地加拿大的能源投资?美国是否会因此感到不悦?

  耶金:在最近于俄罗斯召开的APEC峰会上,加拿大和中国签订了有关促进投资的协议。加拿大政府的高级官员也多次表示希望将加拿大的油气出口到亚洲,他们也想出口多元化,以避免过于依赖美国,中海油收购尼克森公司的案例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中加之间的经济关系。

  对美国而言,(中国对加拿大进行能源投资)并不是问题。其实美国也没有多少能做的,如果美国想去阻止,那么只会惹恼加拿大人。而且美国25%的原油进口依然来自加拿大,美加两国的经济关系非常紧密,能源关系只是其中一环,而非全部。所以不能只看能源,而忽视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其他联系。

  日报:奥巴马总统一开始是支持新能源开发的,现在他是否会调整能源政策?天然气大发展是否会延缓美国新能源的发展?

  耶金:美国各个州在发电领域都有一些指标,要求有多少电必须使用新能源。毫无疑问,廉价的天然气改变了美国电力供应格局。煤电、核电和可再生能源都面临天然气发电的强劲挑战。

  所以我认为,现在的确是美国新能源的艰难时期,一方面是由于廉价天然气的挑战,另一方面是美国相关政策越来越苛刻,可再生能源缺乏补贴。例如现在太阳能成本虽然下降了,但太阳能想要获得市场地位,仍需要政府进行一定的补贴。由于还牵涉到贸易政策,对新能源进行补贴的确是争议较大的事情。

  现在大家仍在寻找继续降低太阳能成本的办法,但从竞争力上说,现在的确是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非常艰难的时刻。例如现在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美国是否会继续对风能进行补贴,这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其实我们已经惊讶地发现奥巴马能源政策的变化。如果你看奥巴马之前的演讲,几乎全是有关清洁能源的,但现在奥巴马在演讲中,谈得更多的是石油和天然气。事情和他预想的相反。页岩气能够创造大约60万个就业岗位,这也是为什么奥巴马政府这么关注页岩气的一个原因。

  日报:有人认为石油除了商品属性和地缘政治属性外,还具有金融属性。一直以来,有种观点认为现在金融因素对油价的影响比以往大大增强,甚至超过了供需因素,你是否同意这种观点?金融因素对石油市场的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耶金:2004年到2008年间,石油价格上涨迅猛,部分原因是世界石油供需情况发生了变化,消费增长很快,价格信号显示需要更多的供给和更加高效的技术,但价格上涨幅度被金融市场放大。现在石油价格并非仅由供需所决定,心理因素、地缘政治风险和金融市场等因素交织在一起,金融市场只是影响石油价格的因素之一,并非全部,但也绝非一点没有。

  金融市场可以放大油价的涨跌幅度,但你很难界定哪种是投机行为。例如在期货市场,到底是投机行为,还是航空公司担心油价上涨而进行的对冲行为,很难区分。我在书中介绍了金融市场是如何运行并影响全球能源市场的,但总而言之,金融市场并非油价的全部。

  显然,金融因素的影响很大,但我认为这种影响是随时间而变化的。人们对供给的担忧并不稀奇,中东地区发生的问题接二连三,油价上涨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人们对这个地区未来的政治发展没有信心,所以目前的油价中也包含着人们的焦虑。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