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产业方面面临着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能力严重缺失的问题

2009/10/26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我们在传统能源的管理上基本是一个强调总量平衡、计划为主、行政干预的体制,新能源发展绝对不能走传统计划经济的老路。”在1017日由新华社环球杂志社主办的环球国际(2009秋季)论坛上,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的话引起了众多与会人士的热议。

董秀成认为,最近国家发改委整顿光伏产业属于“行政干预”。“过剩不过剩,我觉得政府部门说不一定合适,而应该市场说了算。政府说它过剩,肯定还是从传统的总量平衡这个思路来判断的,但新能源发展还有好多障碍没有解决,真正的市场潜力并没有开发出来。作为一个新兴产业,初期很难说过剩不过剩,现在得出过剩的结论我觉得不利于引导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以这种思维方式来解决市场的问题,我们也有教训。比如,前几年,政府根据总量平衡的思路说电力严重过剩了,但是大家不要忘记没过几年就出现了电荒。”

董秀成的观点并未得到所有人的认可,科技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梅永红就说:“现在太阳能发电成本是煤电价格的10倍之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仅仅靠市场推动,是发展还是不发展?适当的政策跟进既是为了哺育这样一个新兴产业,也是政府在花钱买环境。”

本刊记者发现,在关于新能源的问题上,除了在发展新能源的必要性一点上专家们意见高度统一之外,在其他大多数议题上,讨论者都还远未达成共识。

新能源细分

对中国来说,具体哪些新能源领域是发展的重点?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介绍,中国新能源领域第一大重点是核电。中国原本规划核电到2020年发展到4000万吨,大约占当年全国发电量的4%左右。现在,2020年发电量的预期上涨了,电的需求会增加,所以现在在考虑核电的比例也要提高一些。 “我的看法是我们到2020年发展6000万吨以上的核电应该是有把握的。”

第二个重点是风电。风电技术在世界上已经比较成熟,已经到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阶段了。中国到去年底风电装机1200多万台,总量排在全世界第4位。中国的风电电价也非常接近常规煤电的上网电价。另外,大量的风电设备中国都能够制造,初步统计,中国有70多家风机制造企业。

第三个重点是太阳能。太阳能的利用现在比较成熟的技术包括太阳能的热利用和太阳能发电两部分。热利用就是热水器,发电则包括光伏发电和热发电两种途径。

至于生物质能,美国可以用大量的玉米做生物质能,但是中国人多地少,发展生物质能应该因地制宜。对中国而言,生物质能的利用重点是垃圾焚烧发电、农林废弃物(如秸秆)发电、生物质液体化(如生物柴油)、生物质燃料等方面。

此外,中国也在跟踪潮汐能、地热等其他新能源的研究,还在做一些这方面的示范项目。

障碍

“中国的能源发展,现在依然面临着两个非常突出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一是能源结构;二是能源价格。”董秀成说,“我们长期以来是以煤炭为主,而且近些年煤炭在能源中占的比例不降反升。如果不优化能源结构,不明确我们未来发展的主导能源是什么,要发展新能源是很难的。因为各种能源企业之间存在利益争夺,比如风能发电多了,煤电可能就少了;电动汽车用得多了,烧汽油的车就少了。”

“能源价格问题老生常谈,也非常敏感。如果能源价格和价值长期脱离的问题不解决,新能源的发展必然受到障碍。传统能源价格低,谁还愿意用新能源?谁还愿意节能?” 董秀成说。

科技部政策法规司司长梅永红则感叹:“现在很多跟新能源发展相关的部门积极性之高都是前所未有的,但同时我们感到忧虑的是,在这样一种类似于大跃进的状态下,各自为政、体系分割的问题也是非常突出的,发改委有发改委的考虑,财政部有财政部的考虑,科技部有科技部的考虑,能源局有能源局的考虑,农业部有农业部的考虑,怎么把这种分散的、各自为政的行为和政策进行系统规划,能够使得这样一个重大战略真正成为一个国家战略,而不是一个部门战略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最终我们还是难以取得真正意义上的突破。”

如何消除部门间的内耗?韩文科说,还是要靠民主。他介绍,中国《可再生能源法》就要求政府制订规划,而由人大来检查规划的执行结果。“我参加过人大的检查,这样一来,政府部门的惰性就被人大揪住了,它不执行政策不行。所以,我的观点就是这些政策要综合起来,每一个部门都得执行好它的政策,而且现在这些问题是可以克服的。

政府干什么

在发展新能源的过程中,政府究竟应该发挥什么作用?

“能源行业又分石油、煤炭、电等等,现在还有壁垒,这是不利于整个能源的协调发展的。比如,我搞风力发电,风电入网了怎么办?这是跟电力部门有关的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协调机构或者管理机构打破这个壁垒,我想新能源发展是非常艰难的。”董秀成认为,政府的责任之一就是要打破行业壁垒。

“风电的成本还是稍微高了一些,还需要政府扶持。虽然风电的上网电价比一般的电价要贵,但是《可再生资源法》规定了可以保障收购,这样市场就形成了。另外,政府也通过给风电企业一定的减免税和补贴等方式使它可以更好地发展。这样,通过几年的发展,中国风电有望变成一个比较成熟的产业。” 韩文科说。

梅永红介绍,其实在发展新能源方面,中国有诸多法律、法规和政策,但“这些法令、规划往往都流于形式。此外,我们还有很多政策不到位,比如对新能源的上网,到现在为止我们的电力部门都没有正式接受新能源的发电上网;我国对新能源的财政补贴比其他国家力度也小多了。”

施耐德电气中国区总裁朱海认为,在过去的1520年之内,中国在电厂上的投资步伐远远超过电网建设步伐,电网的发展拖了很大的后腿,这里面包括高压、超高压的网络,也包括城市里的低压工程。“新能源并网可能会对整个网络带来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并网怎么保证供电的质量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我国在新能源产业方面还面临着基础设施或者基础公共服务能力严重缺失的问题。比如现在发展电动汽车,如果相应的充电站不跟上,用户用起来也非常不方便。基础设施是需要通过政府提供公共产品或者公共服务解决的。我非常赞成将来政府在引导新能源发展方面,一定要把着眼点放在基础设施方面,放在普惠性建设方面。” 梅永红说。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