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华式扩张

2012/12/22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文章来源:能源杂志                                        发表时间:2012-09-27

在刚刚过去的煤炭业“黄金十年”中,神华的版图在多次兼并和拓展中迅速扩大,与此同时,后备资源量制约与市场下行风险也随着扩张而积聚。独特的“神华模式”能够持续吗?

5月中旬的一天,神华集团旗下各公司高管被召集到总部开会,会上通报了神华集团收购国网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国网能源”)的消息,这个从四月下旬就被外媒曝出的爆炸性新闻在神华集团内部公开。

半个月后, 金马集团和中国神华两家上市公司相继发出公告,均证实神华集团与国家电网就受让后者全资子公司国网能源已达成初步意向。牵涉两大能源巨头550亿资产转让活动已成定局,借此,神华集团进一步扩大了火电装机,装机总量直逼五大发电之一的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

这只是神华集团在近几年来扩张版图中的冰山一角。这个大型国有煤炭企业,近年来不断地重塑自身的影响力,以致让业内同行羡煞不已。同样在5月份,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世界煤炭协会第55届理事会上,神华集团董事长张喜武被推举为新一届协会轮值主席,并将于201211月就任,任期两年。毫无疑问,它向外界释放了一种信号:神华集团在世界煤炭行业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在过去十年中,煤炭舞台上最令人瞩目的神华集团,也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最大受益者。它置身于煤炭市场改革进程中,抓住了在煤炭产业链上下游拓展的机会,3年时间实现了“再造神华”的目标。

在这个十年,神华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煤炭供应商。由于煤炭价格在过去十年间的不断攀升,神华的价值也在不断扩大。据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神华集团煤炭产量超过4亿吨、销量突破5亿吨,铁路运量超过3.2亿吨,黄骅港吞吐量过1亿吨,企业营业收入预计将超过2800亿元,提前两年实现2009年初提出的“五年经济总量翻番”的目标。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如日中天的神华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由于受到经济下行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煤炭销售放缓,价格下跌严重,神华作为第一大产煤企业也正在遭遇新的危机和挑战。

毋庸讳言,这家国有第一大煤炭企业扩张的阶段性成果,仅标志着其近期目标的实现,对于煤炭这样一个周期性的行业而言,其成效依然有待严苛考验。

开疆拓土

位于陕西与内蒙边界的小镇大柳塔,因其地下丰富的煤炭资源吸引了大批的外地人驻守于此。十几年来,这里一直保持着热火朝天的挖掘景象,矿上的工人连同其家属几乎成了这个小城的全部。对于神华而言,这座面积376平方公里的小镇更意义非凡。

上世纪80年代初,地质勘探队的一纸报告打破了大柳塔的沉寂——在其周围近8000平方公里范围内,贮存着近900亿吨的煤炭。为开发这块孕育着“黑金”的宝地,华能精煤公司成立,主导神府东胜煤炭基地的矿区建设,大柳塔煤矿则被选为第一个试点单位。除此之外,华能精煤公司还担负与煤炭基地配套的陕西神木至河北黄骅的铁路干线以及黄骅港建设工程。

“由于当时煤炭、铁路、港口分属不同的部门主管,牵扯利益复杂,工程建设速度缓慢。1995年,国家计委决定在华能精煤公司的基础上成立一家大型企业集团,以加快神东矿区的建设步伐,神华集团由此成立。” 中国煤炭学会理事长、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名誉会长濮洪九回忆说。

于是,被喻为鄂尔多斯煤海“白菜心”的大柳塔镇成为了神华集团的发源地,神华集团一举建成了横跨陕、蒙、晋的资源版图。伴随着大柳塔的崛起,神东矿区产量不断提升,神华集团遭遇了新的瓶颈——运输。

彼时,神府开采出来的煤炭必须通过神包线、包大线和大秦线运送到秦皇岛,总长度达1000公里。作为国家干线,难以满足源源不断神华煤炭运输的需求。特别是1998年前后,中国煤炭市场供过于求,煤炭价格下跌严重,神东煤炭基地远离市场的劣势愈加凸显。因而,神华打造自有运煤专线的步伐在不断加快,成为首家拥有铁路专营权的煤炭企业。

1998年,国家计委常务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叶青被任命神华集团的董事长,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和眼光成就神华的大发展。”一位神华集团内部人士对《能源》杂志记者感慨。

伴随着神东矿区的包神、神朔和朔黄三条运煤通道陆续建成,神华集团产运销一体化的轮廓逐渐成形。2005年,神华集团神东煤炭集团公司原煤产量突破亿吨,成为我国首个亿吨煤炭基地。而后五年,为了向“再造神华”目标进一步迈进,2010年底,该公司原煤产量突破2亿吨。

而以神东矿区为起点,黑色巷道在岩层中向四周延展,地处陕、蒙、晋交界处的准格尔煤田是神华打造的另一大能源基地。

由鄂尔多斯市出发,一路向东到达准格尔旗,便是著名的黑岱沟煤矿。数台铲车一上一下,把黄土和石块装入装卸车中。虽然是亚洲最大的露天煤矿,煤炭获取并非想象中的一蹴而就,站在矿井边缘向下望去,在经过一圈圈厚实的黄土层和近百米的岩层,才渐渐露出煤层。

这就是神华准格尔煤田的中心地带,和其西部的哈尔乌素煤矿一起,构成了神华的准格尔煤田。中国神华2011年财报显示,当年黑岱沟煤田的产能达到2920万吨,哈尔乌素煤田的产能为2510万吨,较于2010年分别提高了15.4%30.1%。毫无疑问,黑岱沟和哈尔乌素的扩张改造工程取得了成效。据知情人士透露,未来神华集团计划将准格尔矿区建成亿吨级矿区。

沿袭“开疆拓土”的战略思路,2005年,神华集团以增资扩股、股权转让等方式重组新疆矿业集团公司、内蒙古宝日希勒煤业公司和宁煤集团,资源储量大大增加。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伴随着煤炭兼并重组的步伐,对于资源条块区域性分割严重、地方保护主义盛行的煤炭行业而言,获取资源的过程变得愈加艰难,甚至需要大笔投资煤化工项目才得以换取资源。囿于资源拓展的困境,神华将“做大”的目标瞄向了另一个领域——电力。

电力攻坚战

5月中旬,在国电集团旗下的国电科环举办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科环集团总经理李宏远中途离场,他向到场的记者解释说,此刻要去和神华集团旗下国华电力公司的高管会面。对方是一家愈加强大的电力公司,也是继五大发电集团之后,科环集团在火电脱硫脱销市场上不得不重视的重要客户。

显而易见,近十几年,神华在电力领域雄心勃勃,特别是“再造神华”目标提出后,电力成为神华集团又一重点进入的板块。“这几年神华集团的原煤增长量处于7%-8%之间,显然受限颇多,大力进行电力资产扩张不失为一条有效的路径。” 美国Martec咨询公司中国分公司能源电力业务总监曹寅分析说。

1998年,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我国经济增长也曾出现放缓,全国能源需求量迅速下降,煤炭市场供过于求。彼时,神华集团根据中央决定,接手内蒙古自治区海勃湾、乌达、准格尔等六家(“西六局”)陷入困境的企业。由于这几家企业人口众多,历史遗留问题复杂,无疑让彼时的神华雪上加霜。1999年,为消化神华内部滞销的煤炭,神华启用煤代油资金,建立国华电力公司,负责收购、运营电厂。同时,收购盘山、三河等发电厂来消化“西六局”的煤炭,并建设了乌海、海勃湾发电厂。

“神华电力资产扩张是从1998开始,也就金融危机之后,其需要为多余的煤炭寻找出路。从电力资产的扩张路径来看,每一次的大发展都是在金融危机之后,2009年也掀起了新一轮大规模扩张,将‘危’转‘机’。”曹寅对记者解释说。

在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举办的2011年网上股东交流会上,董事会秘书黄清表示,目前电力行业的估值处于低点,电力资产的并购成本相对较低且成功率高。

2008年到2009年间,神华电力资产扩张了10%,之后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由此看来,在神华集团内部,电力资产成为了产业链的“稳定器”和“蓄水池”。

“煤炭产业部分具有‘寄生’性质,必须依赖下游企业的扩张才能发展。” 仁达方略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王吉鹏如是说。因而,他并不惊讶于神华集团掷下重金收购国网能源。

“目前国家对火电核准日趋严格,加之火电建设周期长,仅仅通过自建难以达到公司电力发展的预期目标。并购重组将成为公司电力业务快速发展有效手段。并购与自建并重,成为公司电力板块实现规模扩张的途径。”黄清解释说。

据一发电集团内部人士透露,转让完成之前五大发电集团均和国网能源有所接触,后来可能因为在五家发电企业之间选择较为艰难,不能厚此薄彼,故而转让给神华集团。且由于拥有雄厚的煤炭资源优势,由其掌管能够带来较好的经济效益。

据统计,去年,全火电行业盈利为206亿元,而其中,国华电力利润突破100亿元。而此大额的盈利,除了其电力资产本身分布于广东、浙江、江苏等经济较为发达地区,装机较大而降低单位成本之外,低廉的煤炭采购成本成了其盈利的最大驱动因素。

2011年,神华集团与安徽、福建等多个省市开展战略合作,加快电力业务在沿海和沿江地区的布局,并且成立神皖能源公司作为拓展安徽地区新电源点的平台。同时,从华阳投资(香港)有限公司手中买入华阳(洛阳)电业有限公司的51%股权,控股了孟津电厂22x600MW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此前,根据神华集团内部公布的数据,神华集团在建和已投产的火电机组已达4500KW

20122月,神华又以16.51亿元的现金,对川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四川巴蜀电力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增资扩股,从而成为巴蜀电力的控股股东,神华持有巴蜀电力51%的股份,而巴蜀电力此时的装机容量超过了500KW

如果加上近期收购的国网能源1300KW的电力资产,神华集团控股或持有的电力资产已逾6000KW。相比之下,作为五大发电集团之一的中电投,其火电资产仅为5200KW,总装机也刚刚超过7000KW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中国神华的财报显示,当年中国神华公司发电业务燃煤消耗量为8010万吨,其中耗用神华自产煤为6420万吨,占比高达80.1%。换句话说,在神华内部,对内销售价格大部分是长约合同价,因而在行业普遍亏损情况下取得较好收益。

在分析人士看来,这种高比例的自供燃料的模式,是将集团煤炭销售获取的利润向电力板块转移。而电力板块本身作为一个庞然大物,却失去了本该在煤炭市场拥有的较高议价权。

近期,在下游市场需求不断放缓的情况下,神华集团大笔投资的电力板块的蓄水池作用开始显现。据神华内部人士透露,目前神华集团开始给国网能源下属的部分电力资产供煤,并且因为自有电厂的需求,缓解了一定的销售压力。“销量不好的时候突然有新的发电资产纳入我们企业内部,这种情况掩盖了市场的不景气。”

“神华模式”

除去拥有大规模煤炭和电力资产之外,神华集团还建设了包神、神朔、朔黄(含黄万)、大准(含南坪支线)四条自营铁路,总里程达1385公里;黄骅港和神华天津煤炭码头两个自有出海口;在产业链最下游,重点投资建设了4个大型煤制油、煤化工项目,其   “矿、路、港、航、电、油化”一体化模式,被业界称道。

在煤炭行业里,“神华模式”实属异类,由于其成立初期打下的基础,铁路运营权无疑提高了神华集团在煤炭领域的话语权,对于神华集团的盈利也大有裨益。

近几年来,神华集团加大了煤炭的对外采购,而依托其铁路运输网络对铁路沿线中小煤炭企业现货煤炭的采购,无疑降低了其产业链成本;围绕这些运煤专线,在煤炭一体化的发展进程中,神华集团显得游刃有余。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目前煤炭压港、销售遇阻的背景下,神华集团为了减少对自有煤矿生产的冲击,通过降低铁路沿线的现货煤炭采购量来保证矿区的正常运转。

而在濮洪九看来,因为拥有铁路,每吨煤的成本要少几十元,从而在煤炭价格下行时候,神华依然能够在众多的煤炭企业中保持较大的优势。

“一般而言,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之间的煤炭交易牵扯到很多灰色地带,比如谈判、储运等中间人费用,而神华走自家铁路到自家电厂,自然会减少这些对外成本。”曹寅分析道。

的确,从神华近些年的发展路径看,正是独特的运营模式,和其竞争对手拉开了差距。更有业内人士将神华与同为中央企业的中煤相对比。

2011年中煤集团上市公司中煤能源公布的财报显示,其集团总收入为877亿元,实现原煤产量1.29亿吨。在业内人士看来,虽同为煤炭央企,中煤的发展规模显然不可与神华相提并论。

“由于神华成立之初获取的是神东矿区资源,其丰富的资源量以及贮存条件为神华后期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而由煤炭部下属的煤炭进出口公司衍生而来的中煤集团,主要整合煤炭部下属的生产、装备、设计等单位,从发展初期就已落后。”濮洪九解释说。

在原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乌荣康看来,除了发展基础较差,相较于神华集团,中煤在发展眼界上较窄,且错过了获取资源的较好时机,以致于目前只能以大笔投入煤化工等项目来换取煤矿资源。

“神华和中煤发展模式从叶青时代就已经分道扬镳。神华历任主政者更加注重资源量的获得,而在中煤,贸易的思维却一直在延续,到目前还有很深的影响。”一位业内人士对《能源》杂志记者如此分析道。

神华的“贵族”身份与其模式的独特性将其打造成了煤炭行业的巨头。“中煤以煤炭、煤化工、坑口发电、煤矿建设、煤机制造五大产业为支柱,重点发展与煤炭相关的产业,公司经营业务较单一;神华在经营煤炭资源开采的同时还进行电力、热力、港口、铁路、航运、煤制油、煤化工等行业领域的投资、管理,多元化的发展战略使得神华实力更胜一筹。”中投顾问煤炭行业研究员邱希哲如是说。

提到神华集团的多元化发展,濮洪九比较佩服其在煤炭深加工领域的魄力,自主研发的直接液化技术投产。近日,神华集团对外称,第一个自建自有加油站正式对外营业,标志着国内首个煤制成品油加油站投运。然而,对于煤制油的成本,甚至在集团内部,都讳莫如深。

资源枷锁

虽然神华集团在短短三年内完成了“经济总量翻番”的目标,其集团内部则提出了更高要求。据知情人士透露,到“十二五”末,神华经济总量要比2010年底翻两番,营业收入达到4400亿元。这也就意味着,从2012年到2015年连续4年间,神华集团每年营业收入要增加15%

这一目标,显然压力颇大。从目前看来,其资源量的拓展、铁路的专营权、销售目标完成情况都遭遇来自各方面的挑战。

随着开采量的不断扩大,神华集团也在寻找新的储量,对于资源公司而言,储量的增加直接关系到神华未来发展走向。神华集团在神东矿区最主要的煤炭企业神华神东煤炭集团公司,旗下拥有类似大柳塔的煤矿共有13家,2011年产量高达1.5亿吨,占据总开采量的半壁江山。2010年,占公司煤炭总产量的67.5%,约占全国总产量的5%

对于原有矿区的扩产改造也被提上了日程。虽然神华计划将准格尔矿区建成亿吨矿区,但受制于运输能力,黑岱沟与哈尔乌素的产能释放非常有限。中信建投证券分析师李俊松认为,只有巴准线、准池线与甘泉线建成,才能将其销售通道彻底打通。

因而,神华集团不得不在改造主矿区的同时,寻找新的资源。同样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境内的新街台格庙矿区被神华集团寄予厚望。它拥有煤炭资源储量高达130亿吨,未来有望成为下一个亿吨级矿区。然而,国土资源部自2007年开始暂停受理探矿权,台格庙矿区矿权申请进展较为缓慢。

在山西、山东等省份,煤炭资源基本被瓜分完毕,即便在其深耕多年的内蒙古地区,神华集团也遭遇来自同行的竞争,比如中煤集团近几年来也在此地寻觅资源。

2010年中央新疆工作会议之后,新疆资源大开发的序幕被拉开,作为国内头号煤炭企业的神华自然也将目光转向了新疆。

神华新疆公司矿井位于世界最大煤田——准东煤田,资源埋藏浅,由于受到运输的掣肘,本已具有3000万吨/年的开采能力,只能发挥1/3

神华集团提出,“十二五”期间,在新疆完成投资1000多亿元,力争5年内,在新疆形成7000万吨的煤炭生产能力,建成300万吨规模煤制油工厂,以及相应的铁路、电力配套项目,10年达到1000万吨煤制油化工规模,成为全国最大的现代化煤制油基地。而在此地,投资额高、回报周期长是其当前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为了拓展煤炭资源,神华也在积极走出国门,并对于海外投资情况一向保持低调。目前,其对外披露的海外项目主要包括澳大利亚沃特马克、印尼南苏门答腊煤电一体化项目以及还在悬而未决的蒙古国塔本陶勒盖项目。一位业内人士指出,虽然海外项目有条不紊进行,但受到探矿权、拆迁等问题影响,对于神华集团的产销产生较大影响还有待时日。

被挑战的神华

近期,神华黄骅港积压大量煤炭,港存在临界点上下徘徊。对于神华销售集团的市场人员而言,近期煤炭行业从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的转向,让他们为实现20126亿吨销售目标苦恼不已。“相较于2011年销售完成5亿吨,集团提出2012年要实现20%的增长量,到‘十二五’末要销售量达到8亿吨。今年也是历年来提出的最高的增长率。煤炭形势的急剧变化,在设定的6亿吨目标下,上半年销售没有太大的欠量,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该神华销售公司人士感慨道。

该销售人员同时表示,为了在“十二五”末达到8亿吨的销售水平,前期必须拿一些贸易量来占领市场,调节市场的供应。

而在铁路运营领域,神华的话语权也受到冲击。“神华在发展初期有比较明显的话语权,随着国家在铁路建设投入力度不断加大,话语权开始减弱。”一业内人士称。

在包神铁路大柳塔站,几乎每隔12分钟左右,就有一列洋洋洒洒长达1公里的运煤专列通过。为了增加铁路运力,神华正在试图将运煤专列改造为万吨列,即有100个敞80车皮组成,加上车皮自身重量,达到1万吨,从而将原有运力提高一倍,追赶大秦线。

“十二五”期间,神华还在投资建设三条新的运煤通路。其中,甘泉铁路(甘其毛都—万水泉南),全长367公里设计年运输能力3000万吨;巴准铁路(巴图塔—点岱沟),全场135公里设计年运输能力为2亿吨级,连结包神铁路和大准铁路;准池铁路(大准铁路外西沟—朔黄铁路神池南站),全长180公里设计年运输能力为2亿吨级。

截至目前,甘泉铁路金泉至甘其毛都口岸段已经开通临官运营,巴准线和准池线也预计在2013年开通运营。

虽然神华集团不断在铁路领域加大投入,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来,运煤铁路不再是神华专属。近日,铁道部出台《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实施意见》,宣布铁路投资向民间资本敞开大门,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参与铁路线路、铁路渡轮等场站设施建设等。有媒体称,截至目前,北煤南运大通道进入开工倒计时,这条运煤专线起于内蒙古浩勒报吉,经山西省运城进入河南省三门峡等市,并经过湖北省襄阳市、湖南省岳阳市后止于江西省吉安市,全长约1860公里,总投资高达1598亿元。

针对这项巨额投资的铁路,国家发改委要求铁道部联合六省区政府、神华集团、陕西煤业集团入股建立合资公司负责该铁路的建设和运营,并要求不得设置绝对控股方,积极吸收铁路运输企业、煤炭开发企业、电力生产企业及其他社会资本参股投资。

“第三条运煤铁路专线的修建会极大地加快内蒙古西南部、陕西北部、东宁等地区煤炭资源的运送,有利于缓解我国北煤南运所带来的交通压力,提高煤炭运输效率,不过,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神华新建的三条运煤铁路。”邱希哲分析说。

一些地方煤炭企业甚至是发电集团都对铁路投资跃跃欲试。作为内蒙古最大的民营煤炭企业,伊泰集团在铁路投资领域已经先行试水,其旗下的上市公司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准东铁路有限责任公司100%股份,准东铁路连接了东胜煤田和准格尔煤田,经大准铁路,最终连接到大秦铁路。由此可见,运煤铁路一家独大的局面将逐渐被打破。

“电力企业是在亏损,但是神华集团的电厂是盈利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运费低。因为神华集团有神华铁路,所以费用比铁道部的运价要低。”濮洪九指出了铁路给企业带来的优势。

事实上,即便遭遇市场行情变动、有限的资源量等未来可能遇到的各种挑战,神华集团纵向整合领域的趋势已经势不可挡。“神华现在的发展模式完全符合纵向整合理念。在神华集团发展的前半段,虽然修建铁路、建立国华电力、进军煤制油,但不能称其为完整的纵向整合。大部分的煤炭还是运到港口卖掉,如果神华销售的最终产品是电、化学品或者是油,销售额至少提高四到五倍。然而,目前,集团内部关于纵向整合的思路不够明确。”神华集团分公司一高管人员如此评价道。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