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宝森:不能做液压强国羽翼下的奴隶

2012/8/3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按照科学发展的要求,反观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战略,的确有许多值得反思之处。”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理事长沙宝森7月下旬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他认为“大而不强”是对我国装备制造业现状的准确概括。

一是自主创新能力不强。我们仿制的多,自主创新的东西少;二是配套的基础件不过关。我国工程机械是世界老大,但其核心的高性能液压件主要靠进口。“中国目前20吨以上挖掘机所用的液压件基本控制在日本川崎公司手中。”沙宝森感叹,我们起码也要三分天下有其一。

我们干液压件和日本几乎是同时起步,脚前脚后的事,都是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为什么日本现在把液压件搞得那么好,我们却被拉了这么大差距?沙宝森反问道。

在他看来,这与日本曾经高度重视基础工业,比如出台了基础件振兴法,确立液压行业的地位密切相关。“比计划经济还计划”,比如规定液压件厂商必须开发出某种液压产品,且主机企业必须使用,有相关的奖惩措施。而我们在这方面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

随着《装备制造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等政策提出尽快扭转重要配套件依赖进口局面,基础件行业受到重视程度有所提高,行业发展“曙光乍现”。据悉,从2009年开始,基础件行业受到了极大关注。粗略估算,2009以来基础件行业的投资已经超过300亿元。“这对液压行业是天文数字,液压行业开始有翻身的资本了。”不过沙宝森也提醒,我国液压产业仍然大而不强。“我们还没有挺起中华民族的脊梁,产业实现转型升级和科学发展的道路,依然不会平坦,甚至充满荆棘。”

“市场换技术”是欺人之谈

记者:在我国液压等基础件行业发展过程中,离不开引进先进技术,但你多次呼吁行业坚定一个信念:华山再高,顶有过路,但冲击困难的惟一出路是靠自己的努力。

沙宝森:我国液压产业要赶超国际水平,必须坚定不移地扩大开放,尽可能地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合作,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和有益管理经验,“闭关锁国”是没有出路的。

同时也毫无疑义,在积极引进国外先进技术的同时,必须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那些最前沿、最先进的关键技术从国外是买不来的,必须立足于国内,集中我们的技术力量,凝集全行业的智慧和才华进行攻关,进行自主创新,创建自己的品牌。

历史经验值得注意,产业的前沿技术和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要全靠我们自己的聪明才智,还要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用市场换技术”是欺人之谈,要认真反思。作为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我们心中一定要装有产业安全,这是一条最根本、最核心、也是最沉痛的经验。我们要宁肯壮烈牺牲做烈士,也不能做液压强国羽翼下的奴隶。

当前可能是产业最为困难的时刻,这就是挑战,但也是蕴藏着希望的时刻,这就是机遇。行业企业需要冷静、果敢和诚信,更需要业界志士的坚定、团结和忠诚,要海纳百川,主配携手同行,面对国际风云变幻。

而面对行业内难点热点问题顿生,液压产业发展今后10年是决战时刻。外资巨头现已兵临城下,要保持清醒头脑,我们要坚定不抛弃、不退缩、不畏惧的信念和信心,谋全局、谋万世,把制约民族产业的矛盾解决好,抓住机遇,迎接挑战。

“最大差距在细节”

记者:国内一些液压企业的加工中心等装备水平已经相当高,但最终产品仍然有差距。

沙宝森:总体而言,我国液压产业发展与国外知名企业最大差距就在于细节。这不仅表现在产品设计、制造中的细节,也包括经营管理和企业文化中的细节。

注重细节是我们这个行业要特别关注的,很多做液压件行业的老板,要他买加工中心很爽快,要是花200万元买去毛刺机、清洗机,他就犹豫了。他会考虑多打磨几遍,多清洗几次也可以实现相同品质。其实清洗去毛刺是液压行业的关键,我们和国外的差距就在这些细节。我们现在的装备水平已经相当高,但清洗、去毛刺以及对油污染的控制依然没有做好。

成功离不开细节的积淀,细节虽细,但集腋能成裘,积土能成山。细中见精神,细中见功力。细节是成功的天使,细节也是失败的魔鬼。胡适先生在20世纪初还为此写过一篇很着名的檄文《差不多先生传》。历史已进入21世纪,但“差不多先生”还依然有着旺盛的“活力”和“生命力”。回顾我们产业发展的历史,我们最多的失败都源于忽视这些细节,而满足于“差不多”。

正确选择发展战略

记者:国内不少液压企业喜欢标榜自己的产品是引进德国、美国企业的技术,你怎么看?

沙宝森:是的。很多国内企业宣传称自己的技术是引进德国、美国企业的,认为这可以加分。但其实主机企业认为,既然你是学别人的,那我就用你老师的产品。我们在起步的时候可以去模仿先进企业的做法,但绝不是长久之计。这其实也从侧面反映出企业的经营思路。企业要长盛不衰,必须正确选择发展战略和经营战术。

我国液压企业发展,其战略可归纳为三:一是作“全能冠军”,作产品成套服务的OEM供应商,以品种规模取胜,可以提供主机厂需要的各种配套件,力士乐就是这样的公司。二是作“单向冠军”,像刘翔在110米栏上的独特优势,作产品“专、精、特”的“小巨人”供应商,以特色取胜。三是作“自由超人”,作产品高效特种服务供应商,以速度取胜。

为实现上述战略,其经营战术也可归纳为三:一是“跟风”,就是照抄、仿制,跟在别人后面走。入道学习起步尚可,但长期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吃残羹剩饭没营养,“侵权”利箭高悬,风险极大,不可取;二是“改进”,就是在他山之石基础上,消化、吸收,做得更好些,这是一种常规经营方式可用;三是“创新”,就是自主创新,虽然不易,但一旦使出来,却后劲十足,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主配联手,当好配角”

记者:你多次提出液压件行业要和主机发展相匹配,要有一个开放、包容的胸怀。

沙宝森:我认为主机的核心技术主要集中在重要配套件上,基础配套件十分重要。但咱们基础件企业必须定好自己的位,配套件毕竟是毛,主机是皮,毛要长在皮上才能体现他的价值,“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单打独斗很难进步,所以要主配联手,当好配角。液压行业要坚持主配联手,甘当配角,有一个开放、包容的胸怀。

有句谚语叫“麻杆打狼,两头害怕”。就是说麻杆这个武器其实并不厉害,拿它打狼的人害怕对狼不起什么作用;而狼看到人拿杆子也会害怕。主机和配套就是如此。主机想发展,但是不知道基础件在研究什么,于是依靠进口基础件并长期依赖;而基础件厂商则不知道主机需要什么,担心一旦研究出的产品主机不用,风险大。于是基础件厂商都生产“大路产品”,造成同质化、价格战,战到不可战,然后假冒伪劣,最终全军覆没。所以,基础件要翻身,一定要和主机配套。

目前,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司已会同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组织工程机械生产厂、液压件生产厂、科研院所和高校联合建立了“工程机械高端液压元件与系统产业化及应用协同工作平台”,按照工作计划,平台将在近期完成组建。

基础件行业还必须保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的优秀品质,“古来圣贤皆寂寞”,这是基础件产业生存的灵魂基础,发展的动力源泉。这种品质在行业困难时期要坚守,行业发展了也要保持,行业兴旺发达了也还要发扬。河北张家口长城液压油缸有限公司、江苏恒立高压油缸股份有限公司就是这样的坚守者,并取得了成绩。

浙江天生密封件公司是做核电密封件的,这个公司的董事长励行根潜心行业20多年,从研究原材料开始,产品最终打入核电行业,使一套进口核电密封件价格从7000万元降到2000万元。

记者手记: 跑龙套的理事长

这不是记者第一次采访沙宝森,每次都能感受到他对液压行业差距的忧虑。他现在的身份是中国液压气动密封件工业协会理事长,这些年,他奔走在各地,不断向政府部门反映行业呼声,通过新闻媒体传递行业诉求,不断为行业发展鼓与呼。

大学一毕业就进入液压件厂做了一名技术员,在厂子里一干就是15年;接着进入政府部门分管机械基础件行业15年;之后,又有6年国务院稽察特派员总署的工作经历。期间虽官至正局级,但沙宝森始终没有离开过液压行业。

在液压行业“混了一辈子”的沙宝森对行业的悲欢、喜忧感同身受。每次谈及行业,记者都会被他激情洋溢的讲述而感染。他笑言自己“一生都在液压行业混了,但没混出个样儿来,心中感到委屈。”

调侃中透着不甘,“心里憋着一口气,我相信液压行业应该能上去,肯定能上去。”但他也深知,液气密产业是一个技术密集、资金密集、智力密集、收效缓慢的产业,不是一个“急功近利”、“建功立业”的产业,社会关注度、重视程度往往低。

但世界装备制造业强国的发展经验告诉我们,基础产业是装备制造业的核心产业,充满着核心技术,只有夯实基础掌握核心才能成为强国。从他的讲述中能感受到他和这个行业结下的不解之缘和深厚感情,担忧、信心等诸多复杂的情愫都在他的讲述中表露无遗。

他从不避谈我国液压等机械基础件行业的差距,他甚至用“出口的是血汗,进口的是眼泪”来形容这个行业的窘境。“我们还没有掌握核心技术,我们还受控于人。”沙宝森说,急功近利、粗放式发展方式是悲剧式的,这样的悲剧不能再演了。

装备制造业基础的槛必须迈,基础的坡必须爬,不可逾越,也没有捷径可走。自主创新能力不强、基础产业弱势这两门课必须补。他用国际歌“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提醒行业要坚持自主创新。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已经对液压等基础件领域给予了高度重视,并且有望在一定范围内打破诸侯经济的割据,“通过主机厂和配套厂诚信合作,结成战略联盟,壮大民族装备制造业,确保国家经济安全。”

谈及协会工作,沙宝森笑言自己现在的工作是跑龙套,“我们行业协会属于社团组织。企业唱戏,我们打锣。”沙宝森说,希望通过协会做好行业服务工作,实现精心设计,精细制造,精品配套,精诚服务,精业发展,精忠报国的伟大志向,去圆一个液压强国之梦。

“入则恳恳以尽忠,出则谦谦以自悔”,在沙宝森看来,作为社团组织,协会虽一无权,二无钱,但上联政府下系企业,有最活力的资产——服务。“要使协会真正成为行业信息的提供者,企业间竞争与合作的协调者,市场秩序和企业利益的维护者,行业规划和产业政策的建言者,体制改革和对外开放的促进者。”

“天下之事,因循则无一事可为,奋然为之,亦未必难。”沙宝森对行业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