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构变法(上):盾构行业的水究竟有多深?

2012/12/18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自己搭台,他人唱戏;自己吆喝,别人赚钱。”这应该算是目前国内盾构市场正在进行的常态。尽管,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相当复杂。不过,因此就用“混乱”来形容,似乎也有失公允。毕竟,国内对全断面隧道掘进机的制造领域,从来就没有进行过有效调控与管理,也从未制订过所谓的“游戏规则”。从这个意义上说,产业即使出现再严重的重复投资、市场充斥着再多花样的暗箱交易、市场蛋糕哪怕是出现了最极端的国内自主制造商最不愿意接受的分法,都不足为怪;而即使是眼下多被诟病的,一些盾构装备使用方对进口或合资合作产品的推崇和迷恋,似乎也难以在规则的范畴内找到被指责的根据,如果已有的各种不同招投标制度体系之间,本身就是存在漏洞或者是难以有效贯彻实施的话。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如若不为,只能接受现实。而事实是,制度体系之间的冲突与有效监督机制的缺失,正在使国内自主盾构产业付出沉痛的代价。

不过,目前国内盾构市场基本处于进口产品或合资合作产品控制的局面,显然不是国内自主盾构装备制造商所能无限期接受的。随着技术能力和竞争实力的不断增强,特别是在国内市场需求的旺盛期,对能力与水平提高的强烈意愿,与在自己的“主场”无法感受到热情与拥戴,而是更多遭遇到“客场”般的冷遇之间形成巨大反差,并且,这种失落情绪达到无法容忍的程度时,那些国内自主盾构装备制造商采取集体行动,要求在盾构装备领域实施“变法”,也就很自然了。

可以说,多年来,要求在盾构装备领域实施变革的呼声从未停止过。幸运的是,此次,自下而上的呼声和要求,终于得到了高层的回应及支持。据悉,国务院有关领导近期就如何切实推进国内以全断面隧道掘进机为代表的高端装备领域的发展,如何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对相关产业的宏观管理等方面做出了明确批示,并责成有关职能部门具体落实执行。而第一个实际步骤就是,工信部提出,由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负责组建相关领域的同业组织———掘进机械行业分会。此举在于,希望通过有组织的行动规范行业,将行业内当下存在的问题进行集中反映,再由相关职能部门具体推行有针对性的调控措施。这似乎预示着,国内自主盾构装备制造企业从2005年即开始要求的,在盾构装备领域建立规则的努力,终于现出了曙光。

事实上,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过许多著名的变法发生。不过,在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不同变法行动之间,结果通常会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是自下而上的变法,有时会发生质变的原因。尽管,发自产业的变革诉求,还不至于产生同样巨大的震撼力。

那么,此次国内自主盾构装备制造商所推动的产业变革,会取得怎样的结果呢?最近,记者就掘进机械行业分会筹备情况、分会成立后的主要工作事项、盾构行业未来将采取哪些调控管理措施等问题,采访了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的相关人士。

从采访过程中记者得到的相关信息来看,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判断:任何形式的“变法”或者是要做出实质性的改变,通常都是不容易实现的。市场间各种势力或者是各种“分利集团”之间的“博弈”,无形中会导致“变法”成本的加大;而即使是采取集体行动的集团之间,也可能因为在不同的阶段因具体诉求产生差异而出现分歧,或者是原始的动机就缺乏一致性,而这些都将削弱集体行动的能量和所要达到目标的效果。如此,“变法”的结局很有可能流于形式或者是与初衷之间产生巨大的落差。这就像美国制度经济学家曼瑟•奥尔森的“集体行动的逻辑”最终走向了“集体的困境”一样。

眼下,在盾构领域中,权力、利益、垄断、繁荣,这些词汇是交织混杂在一起,并不容易理出头绪。而对于国内自主盾构装备制造商而言,垄断、权力以及资本的力量对市场的操控力是很容易感受到的,惟一感受不到的就是繁荣。但事实上,对当前国内盾构市场做出繁荣的判断,相信不会产生太大的争议。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市场参与者都能享受到这种繁荣罢了。那么,对于此次“变法”的推动者来说,如果希望享受到市场的繁荣,估计惟一值得期待的就是曼瑟•奥尔森在其“增长条件”中的一项隐含的命题——这最终将取决于政府权力的有效使用。

机遇错过就不再

应该说,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经济动荡,对中国经济特别是制造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一方面,30多年来以投资和出口拉动为引擎所创造的经济“奇迹”的方式,遭遇到了如此严重的挑战,以至于这种方式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于是,国家提出了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增强内涵,创新升级的发展理念。而另一方面,尽管提出了推进八大新兴战略产业的构想,但在具体实施细节上仍显单薄。而高端装备制造业概念中的典型代表——盾构装备就是一例。空谈发展,实无对策。

事实上,盾构产业在市场上的异军突起,在某种程度上,是各国政府为应对美国次贷危机所引发的全球性经济动荡,而采取的经济刺激政策下的衍生物。中国政府为应对全球性经济危机,出台了4万亿投资计划。而这庞大的投资计划,旨在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以便使经济尽快地走出困境。在4万亿中,对铁路(主要为高铁项目)、城市轨道交通领域、水利工程等项目的投资就占到了近半数。而这些项目特别是城市地铁项目在诸多城市的陆续铺开,直接激活了施工机械尤其是全断面隧道掘进机的市场需求。

不过,对于推出4万亿投资计划的利弊,评论界的观点并不一致。一些观察家认为,这实际上仍是在采用传统投资拉动的“老药方”,其中包含着浓重的“凯恩斯主义”——国家制造需求的色彩。有些评论更是指出:这种投资行为会因明显的低效率而不经济,将是不可持续的。今年以来,央行频繁采取的货币紧缩措施,实际上就是在收紧流动性,以抑制通货膨胀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受投资大幅增加与输入性通货膨胀的共同作用,目前国内CPI已达到了多年来的高点)。那么,在付出了如此巨大代价和成本才释放出的市场内需,国内制造商理应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如果是站在讲政治的高度,如果是认为未来的政府投资举动将更加理性和追求效率的话。

而从另一个层面来看,以往在发展国内重大技术装备的过程中,政策导向一直强调要以工程项目为依托,即发展重大技术装备应与市场的现实需求相结合,而不是闭门造车。目前的情况是,工程项目在轰轰烈烈地上马,但国内自主盾构装备制造商却无所依托。如此境况下,实现有规模的产业化和提高产品内在质量,也自然无从谈起。当然,在国内盾构市场,也有信任并大力支持国内自主盾构装备的用户方。据报载,长沙地铁2号线一期工程,截至20115月,已采用中国铁建重工集团提供的15台自主研发的土压平衡式盾构机。此举,使长沙成为国内第一个实现了在地铁施工中,全部采用国内自主品牌盾构机的城市。相信,“变法”的推动者,更希望通过相关政策的支持和实现制度化,使“长沙现象”变成一种常态而不是惟一。

事实上,现阶段是国内盾构领域实现自主装备产业化的最佳时机。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仍拿不出切实可行的措施,那么,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业仍将停留于口号的层面。而企业也只能在其技术能级自然增长的过程中,期待着其他的市场机会了。毕竟,在中短期内,政府再次推出以基础设施建设为重点的、新的大规模投资计划几率不大。在这里想说的题外话是,或许国内装备制造业到是更期待有这样的投资,就像韩国和日本的同行们曾经得到过的一样,以此来有效改变装备制造行业动辄产能(组装能力)过剩,而关键技术以及核心制造能力严重不足的尴尬局面。如果从“共容利益”的角度看,这种期待其实是经济的,如果在操作层面同样追求有效的话。

产能情况待彻查

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虽然,掘进机械分会的正式成立,还需要等待全部批准手续的最后落实,但预计年内当有定论,而分会的正式成立大会也已拟订于年内在上海举行。不过,除了这些事务性的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外,掘进机械分会筹备组已开始承担一些实质性的工作。其中,近期的一项首要任务,就是要搞清楚行业内的真实产能情况、各类生产企业的具体数量、产品的具体生产数据等,以为将来采取的相关调整措施,提供量化的参考依据。

据了解,为组建掘进机械分会,盾构行业内已于去今两年分别召开了研讨、筹备会议。

去年9月,受工信部委托,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在沈阳组织召开了“全断面隧道掘进机(盾构机)产业发展研讨会”。工信部、原国务院重大技术装备办公室、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中国重型机械工业协会、辽宁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等部门的有关领导和业内专家以及来自国内十几家制造厂商代表参加了会议。会上,代表们一致认为,国内全断面隧道掘进机行业已初步形成,并提出了成立掘进机械分会的设想,以更好地协助政府管理这一新兴子行业。

今年7月,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掘进机械分会筹备工作会在郑州召开。除相关政府部门的代表外,出席会议的厂商数量增加到20多家。据悉,会议原则通过了掘进机械分会组织管理机构设置。中铁隧道装备制造有限公司、中国铁建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北方重工集团、上海市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上海隧道股份机械制造分公司等5家企业为副会长单位。会上,对下一步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重点是着手成立行业标准制定工作小组,讨论制定具体方案;开始酝酿企业资质认证工作,争取明年开始实施。代表们普遍认为,成立掘进机械分会有助于规范市场,反映企业诉求,争取更多的国家政策扶持,促进盾构行业健康持续发展。

必须承认,这两次会议在一些重大事项上达成了基本共识,而惟一不足的是,在产业代表性上受到了一定限制。记者看到的郑州会议代表名录显示,其中派代表出席会议的企业约为二十五六家。而记者熟知的许多盾构制造商,特别是一些新近选择进入产业的知名企业,并不在其中。

20105月,记者开始较为频繁地接触盾构行业时就了解到,工信部当时就希望有关方面提供盾构行业的详细资料而不可得。不料,一年多过去,此题仍未有解。既然如此,就权且将其视为“变法”中的第一难题吧!(记者邓继跃)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