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民:萨博收购或陷高盛式阴谋——《中国汽车界》

2012/10/2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1

     2012年10月2日 发表于《中国汽车界》 作者:白益民

    对于蒋大龙来说,成功收购萨博意味着自己一心想打造的生物发电、储能(电池)及新能源应用(萨博电动车)产业链已经衔接完成,将萨博汽车打造成未来世界领先电动车公司的愿景实现有望。但令人担忧的是,日本合作方中却有着擅长以资本运作而牟取暴利的美国投行高盛基因。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而瑞典萨博汽车这只“不死鸟”,在最近遭遇破产死亡关头,却没有那么悲伤。出于种种目的,中国的华泰汽车、青年汽车、庞大汽贸纷纷挺身而出,希望收购萨博使它起死回生。不过,最终这些企业都只沦为过客,由香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和日本“SunInvestment”公司组成的“中日电动车联盟”成为了最后赢家。

  201267日,瑞典媒体披露,萨博汽车收购案最终结果出炉:中日电动车联盟旗下NEVS公司(瑞典国家电动车公司)将支付15亿至18亿瑞典克朗(约合2.1亿至2.5亿美元)用于收购萨博汽车。613日,萨博破产管理人宣布NEVS公司赢得萨博资产竞购交易,至此一波三折的萨博收购案也随之落下帷幕。

  揭秘萨博日本东家

  收购萨博的NEVS公司分别由中日双方持股51%49%,对于中国方面的国能生物发电集团以及其背后持有者蒋大龙,国内报道已经铺天盖地,公司背景、人物背景剖析得一清二楚,而对于合资的日本一方公司“SunInvestment”,却几乎没人了解。

  日本SunInvestment公司到底是什么背景?根据国内媒体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5月,是一家日本风投公司,创始人和股东为日本人庄司真史(Sanefumi Sammy Shoji),仅此而已。

  不过去到萨博公司网站中会发现,在介绍庄司真史的一则消息中显示,庄司真史在进入SunInvestment公司之前任职于一家以清洁环保技术为主的风险投资公司——“日本核心伙伴公司”(Japan Core Partner, Inc.)。

  这家日本核心伙伴公司与日本“太阳经济学会”(Sun-Based Economy Association)关系十分紧密,是该学会的成员企业之一。太阳经济学会致力于推动“太阳经济”的发展,太阳经济是指以电气为中心,利用太阳能、风力、水力和海水热等进行发电节约资源,确保水和食物等资源,实现人类自救,维护人性的经济。并且通过“太阳经济”引发的第三代产业革命,使世界经济重新走上良性循环的轨道。

  太阳经济学会十分重视中日经济合作。2009527日,太阳经济学会现任理事长山崎养世代表日本太阳经济学会参加了“第一届中日太阳经济研讨会”,并发表了“让太阳经济来主导”的演讲,山崎养世正是“太阳经济”理论的提出者。在会后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谈话中,山崎养世说:“我跟鸠山由纪夫(民主党党首)很熟,也跟他谈过我的观点。若民主党上台,他当首相,我发挥影响力,让他向胡锦涛或温家宝提出太阳经济,中日在‘COP15’上共同提出这理念。你觉得怎么样?”

  不仅如此,200912月时,日本核心伙伴公司还100%出资1000万日元,成立(株)成长战略综合研究所,以“太阳经济”理论为指导,进行国家地区发展、下一代能源计划实施、中国与印度的合作与支持、环保技术应用等的研究工作。山崎养世在该研究所中也担任着理事长的职务。

  至此,我们会发现,收购萨博汽车的日方资本“SunInvestment”公司通过高层庄司真史与日本太阳经济学会有着重大关联。而且,SunInvestment公司在名称上与日本“太阳经济学会”(Sun-Based Economy Association)不谋而合地使用了同一个关键的“sun”,SunInvestment公司收购萨博汽车进行电动车生产的计划,也与太阳经济学会的“太阳经济”的理论宗旨相一致。所以,国内媒体报道中对于“SunInvestment”公司普遍翻译为“阳光投资公司”或许并不恰当,“太阳投资公司”这个名字似乎更为合适。

  并且,香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董事长、NEVS公司CEO蒋大龙在NEVS公司成功收购萨博发布会上曾透露,“除SunInvestment外,还有好几家企业在背后支持,只是目前不方便公布这些企业的名称。”那么,如果日本太阳经济学会与这次萨博收购日本资本有关,学会成员企业都是“后背支持”的重点对象,其中包括日本NTT数据公司、夏普公司、京瓷太阳能公司、日本电通公司、富士电机公司、三井松岛产业公司等等。

  警惕背后的高盛基因

  对于蒋大龙来说,成功收购萨博意味着自己一心想打造的生物发电、储能(电池)及新能源应用(萨博电动车)产业链已经衔接完成,将萨博汽车打造成未来世界领先电动车公司的愿景实现有望。但令人担忧的是,日本合作方中却有着擅长以资本运作而牟取暴利的美国投行高盛基因。

  即将持有萨博汽车49%股份的日本SunInvestment公司,即太阳投资公司,其拥有者庄司真史便有着高盛任职经历。1996年至2000年,庄司真史就读于日本东京大学机械工程与信息专业并获得学士学位,随后他又获得该校的行星科学专业硕士学位。离开学校后,庄司真史于2006年受聘于高盛银行部,担任财务杠杆助理分析师。后来被任命为高盛股票部副总裁,负责日本金融机构在资产股权等方面的专业交易服务。

  除此之外,与太阳投资公司有某种关联的日本太阳经济学会,也存在着高盛影子。太阳经济学会董事之一石原纪彦,现在高盛集团任职,负责全球债券和资产管理,曾参与过高盛国内和国外的国际并购业务。

  而且,上述太阳经济学会理事长山崎养世早在19941月便任职高盛集团,负责在日本推出高盛资产管理业务。19981月,他成为高盛投资信托公司日本分公司总裁,将高盛日本分公司培养成日本外资系列中最高水准的投资信托公司。高盛集团19995月公开发行股票时,221位高管取得了高盛超过60%的股份,上述太阳经济学会理事长山崎养世便是其中之一,拥有0.2%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山崎养世对于中日关系有着深入研究。20056月曾著有《中国崩溃——中国泡沫后的日本和世界经济变化》一书。此外,他还于20103月在中国出版自己著写的《太阳经济:日中共同开创世界未来》,书中呼吁日中联手主导“太阳经济”,引导世界经济走向。

  事实上,早在20092月萨博汽车申请破产保护没几天,高盛就已经来到中国开始兜售萨博收购项目。在当时通用汽车分拆大潮中,通用将为萨博汽车寻找买家的任务交给了高盛,此后,高盛来到中国探寻潜在买家。而高盛的到来,也为此后中国众多企业为收购萨博展开的“混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美国高盛集团是全球历史最悠久、在中国名声最大的国际投资银行。高盛号称是泡沫制造专家,利用各种手法“狙击”行业、企业以赚取暴利。大则狙击一个国家的经济,例如越南危机、迪拜危机。小则狙击一个企业,例如雷曼兄弟、汇丰银行。在中国,中航油、中国建设银行、中石油等企业都曾成为高盛赚钱的工具,被猎杀的企业也不在少数,高盛可谓是天使与魔鬼的共同体。

  在目前萨博人员体系、经销网络、财政体系等几乎统统不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中日联手能够实实在在地将萨博电动汽车产业做大做强,而不是将其作为谋取利益的工具。

  蒋大龙已经做好准备

  无论如何,中日合资收购萨博汽车已经成为事实,而且在中方香港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和其掌门人蒋大龙的身上,确实看到了拯救萨博并开创电动汽车产业的信心。蒋大龙也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大众,他将要依托萨博,打造出一个电动汽车帝国。

  为收购萨博,蒋大龙做了很多准备,最先天的一点便是他曾经在沃尔沃供职过。在2002年踏足生物能源行业之前,蒋大龙担任沃尔沃卡车公司高级顾问,并深受沃尔沃卡车时任总裁兼CEO特罗根(Karl-ErlingTrogen)的赏识。

  后来在与特罗根讨论何种行业能成为未来朝阳产业之后,蒋大龙毅然选择退出沃尔沃,建立龙基电力集团(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前身),进入生物能行业。有意思的是,特罗根也随蒋大龙跳槽,担任当时龙基电力董事,后成为萨博收购方NEVS公司董事长。

  当然,只是与汽车产业沾边还不算充足准备。实际上,虽然蒋大龙的中日电动车联盟现身于萨博收购案仅仅三个月时间便得到收购权,但前期准备其实有一年多时间。2012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蒋大龙就曾表示早在一年半之前就开始关注萨博,当时已经聘请了团队和找到了最顶级的顾问公司,从具体什么时间开始进入收购,都进行了一个详细的规划。

  在2011320日,蒋大龙的国能生物发电集团与中国航空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按照蒋大龙的说法,彼时的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已经开始筹备收购萨博事宜,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一家生物能公司为何与一家航空技术公司合作,想必这应该与以航空技术应用于汽车制造闻名,有着“贴地飞行”广告词的萨博汽车不无关系。

  到了2011925日,蒋大龙的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又分别与日本纳米顶峰国际公司、日本松林集团公司签署关于成立“国能纳米科技有限公司”和“国能科技创新有限公司”的正式协议,两家公司中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分别持有100%60%股份。并且国能生物发电集团公司将与房山区在北京高端制造业基地建立中日友好绿色产业园,国能科技创新有限公司和国能纳米科技有限公司作为首批企业落户园区。

  日本纳米顶峰国际公司会长熊谷弘曾经担任日本政府官房长官,公司涉及纳米技术的开发与应用。日本松林集团公司(Transcu Group)成立于1988年,总部设于新加坡,主要从事生命科学的尖端技术研究。

  中日合作成立的两家公司预计投资总额达20亿元,年产值达 200亿元,将在园区内建设全球领先的三维锂电池、LED节能产品、碳铝合金、生物质高纯度甲醇制造设备、纳米管系列产品等核心技术产业化基地,同时建设先进的研发中心。

  从生产的零部件中可以看出,这些几乎都与电动汽车制造相关,这或许会成为蒋大龙为在中国发展电动汽车产业而准备的第一个零部件生产基地也未可知。

    作者白益民,著名产业经济学家、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著有《三井帝国在行动》、《瞄准日本财团》等书籍。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