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民:说出日本财团的“阳谋”

2011/12/31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白益民:说出日本财团的“阳谋”

陈伟 《东方企业家》 2008-12-5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develop/1/208706.shtml

谁也不会想到,在看似刀光剑影的商战背后,实际上是共同利益的协调和存续。20082月,日本制造业巨擘东芝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西田厚聪高调宣布退出与索尼持续数年的DVD标准之争。有媒体说,西田厚聪这个传统的日本企业家变得不再低调,即使失败也敢于微笑承认。可谁知道,他微笑的背后是一场利益博弈与协作的最终胜利。

同时胜利的当然还有索尼公司。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索尼公司的版图就在悄然扩张,在一个幕后推手的大力协助下,索尼逐步将美国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纳入旗下,20年后的2005年,以索尼为首的国际财团出资48亿美元收购美国好莱坞老牌公司米高梅。聪明的人会发现,这次收购打破了美国电影领域以往群雄割据的局面,而形成了一个由索尼垄断全美30%左右市场份额的“托拉斯”。

而东芝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曾在同一个推手的支持下给予索尼巨大的财富支援,这两个公司非但没有世仇,反而是在这个强大的推手之下平分天下。在漫长的发展之后,东芝成为世界级的“基础电子+综合电机”企业,而索尼则成为“综合电子+娱乐产业”的领袖。

这似乎是一场阴谋,西田厚聪那副失败者的笑容背后其实是胜利者的踌躇满志。

而白益民说,“这是一场‘阳谋’”。这场‘阳谋’的总导演就是索尼、东芝的背后推手,以三井为代表的日本财团。

 

财团——“阳谋”的总导演

日本有六个著名的财团,即三菱、三井、住友、富士、三和、第一劝银。这些财团与银行、制造企业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各大成员企业间形成松散的联合体。这六大财团的前身是日本著名的四大财阀——安田、三井、住友、三菱,二战之后,这些财阀表面上分崩离析,实际上解散之后的各个企业之间以“经理会”的形式长期保持合作关系。

白益民在三井物产公司十多年的工作经历让他看到了日本模式的强大力量。他回忆道“当我于1993年底进入三井物产(株)北京事务所工作时,正是日本陷入所谓的失去的十年之际,然而我经历的却是繁忙的工作、奢侈的花销和大量推进中的投资项目,并未体会到衰退的景象。1996年,在公司的东京总部研修时,白天看到的是井然有序的工作,晚上见到的是觥筹交错的生活,体会不到萧条的景象。为什么日本非常乐意接受人们大肆谈论他们的不景气呢?其背后有着非常隐秘的战略目的。”

在他的新著《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里揭露了这个战略目的,那就是以综合商社为主导,以制造企业为武器,在财团的统一整合下掌控全球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商业布局。

如此看来,索尼、东芝以及我们耳熟能详的松下电器、丰田汽车不过是财团推到消费者面前的品牌表演者而已。而真正主导日本经济的力量来自于以三井最为著名的六大财团。六大财团同时也是构筑日本社会秩序的重要基础,是日本国民生活方式、组织方式以及儒家文化的集中体现。日本财团通常是以横向联合的方式由三个核心部分组成:主力银行,综合商社,大型制造企业。以三井财团为例,樱花银行是其主办银行,三井物产是综合商社,而丰田汽车和东芝电器就是具有代表性的纵向发展的制造企业集团,通常称为企业系列。另外,一些现代金融机构如保险公司和证券公司也通常被划归某一财团,但它们的独立性更强,很难说它们是财团的核心成员,却是作为财团核心的综合商社的主要股东。

这些企业之间通过交叉持股、互派懂事交织成一个庞大的商业网络,他们的理想就是网罗住所有他们涉及行业的各个环节,当然,除了资本的关系之外,长久的合作使得他们好像一家人一样,当所有人都在批评日本商业文化重视人际关系而漠视规则的时候,没有人意识到正是长久稳定的协作关系构筑了日本庞大的海外商业帝国。

 

合纵连横的综合运用

白益民将这种模式概括为“左手”与“右手”掰腕的做法,通过综合商社这个参谋部让产业链上的全球企业不知不觉中被牢牢掌控在财团的双掌之中。

以钢铁行业为例,日本钢铁企业30多年来通过各种方式直接或者间接地参股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家的铁矿,控制了钢铁产业的上游资源,从而挟制了中国及其它亚洲国家钢铁企业的发展。同时,在三井物产的推动下,三井财团旗下的新日铁和中国宝钢开展多方面合作,在实现宝钢经营多元化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收益。

所以,即使铁矿石涨价,新日铁会受到一些损失,而控制了上游资源的三井财团自然能从中渔利,也就实现了整个财团的利益最大化。

白益民在三井物产工作的十多年里看到了日本模式的强大力量,看到了继承了儒家文化的企业之间如何团结协作扩展海外版图,也看到了财团经济侵入的种种布局,他说,这一场阳谋并不恐怖,或许他会给亚洲国家带来新的启示。这个启示或许就是,亚洲新兴国家是否该有一种自己的模式,不同于美国的模式来创造利润,这种模式有强大的财力支撑,有信息通畅的商社作为先锋,有优秀的制造企业攻城略地。合纵连横交相渗透,纵横捭阖层层占据,这样的商业模式是否会让那些美国经济传教士们感到一丝寒意呢。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