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日本商社的秘密

2011/12/31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揭开日本商社的秘密

梁志坚 2008-11-28 《环球财经》杂志

这是揭开日本财团对中国产业布局的一本书。作者白益民在书中以大量的事实,颠覆了人们印象中日本走向衰落的假象。并宣称:“日本从此不再有秘密!   

    宋鸿兵的《货币战争》揭开了美国金融阴谋,而新近出版的一本新书《三井帝国在行动》,被人视为是另一个阴谋说,揭开了日本的产业阴谋。“书中很多内容可能比较敏感,容易刺激中国人的神经,但这些都是正常的商战手段,希望读者能等闲对待,重要的是希望中国企业能从与日本财团合作与博弈的故事中获得启示。”作者白益民呼吁,“是到了该好好研究和学习日本经济的时候了。”

初识三井

    2006年七八月间,本刊记者有幸两次采访了时任三井物产专务执行官兼中国总代表副岛利宏先生(现担任三井物产法人代表董事兼副总裁执行董事),之所以说是“有幸”,是因为三井物产很少在中国媒体露面,能采访到这个神秘公司的高层并不容易。

     “三井物产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似乎是个全球性的谜。”记者在后来的报道中这样写到。如果你对其他公司问出“你的公司是做什么的”这样的问题,被采访对象一定会认为这个记者弱智。但副岛利宏不但没有感到意外,相反,他非常认真地讲解三井物产的经营模式,整个采访都是围绕着这个问题展开的,他告诉记者:“美国人这样问过我,欧洲人也这样问过我。这很复杂,难以一下子讲清。”

    当本刊记者懵懵懂懂采访归来,开始四处查找三井物产相关资料,却发现,媒体上只有零星的动态消息,对这个著名企业的研究文章更是少得可怜,而当时三井物产的中文网站也处于关闭状态。记者最终只发现一家名为“超级主义者”的网站在深入研究三井及日本商社。

网站的创办者白益民在三井物产工作了12年,2005年辞职后,开始专门研究三井及日本商社的运营模式。这个时候,他的第一本书《三井帝国启示录》即将出版。

    在白益民的帮助下,记者完成了报道,其中一部分写到了三井物产对中国钢铁业布控的内容。而在两个月后,又一篇署名张凌的关于三井物产对中国钢铁业布控的上万字报道传到了《环球财经》编辑部,文中以大量的实例介绍了三井物产协同日系企业对钢铁产业链全方位布控的事实。事后,记者才知道,张凌是白益民的助手。

    这篇题为《三井潜入——日资如何布控中国钢铁市场》被作为了当期的封面文章。杂志面市后,三井物产反应激烈,认为报道失实,甚至提出,如果不采取补救措施,他们会去找中央有关部门。记者从侧面了解到,三井物产把这个上万字的报道全文翻译成了日文,发回日本总部,足见其重视。

    这个报道不仅让三井感到紧张,也引起了国内钢铁企业的重视,有钢铁企业老总亲自找到编辑部;在钢铁协会的会议上,也有企业用这个报道对中国钢铁业国际合作模式提出质疑。当时正是国内钢铁业并购重组开始之际,这引发了对钢铁业国际合作模式的探讨。

“日本从此不再有秘密!

    之所以现在谈起两年前的往事,是因为白益民出版了一本新书《三井帝国在行动——揭开日本财团的中国布局》,书中的第一章节内容便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尽管此前对白益民的研究有一点粗浅的了解,但看了这本书,记者仍感到震撼。白益民在书中把日本当作一面镜子,用“三井”、“综合商社”、“财团”这三个概念作为一条主线,将众多热点事件、中日企业竞争与合作、重点产业分析等以案例的写作形式联系起来。

    除了钢铁业外,书中涉及了汽车、网络和信息产业、家电、手机、石油、核电、高速铁路等内容,全面揭开了三井及日系企业相互配合,在中国众多产业上的隐秘布局和扩张战略,以及他们拓展市场和控制商权的手段。从基础制造业、高科技产业到能源矿产,三井财团已经在中国展开了令人震惊的精妙布局。

    三井物产是世界上最大的综合商社,有着悠久的历史。1993年,三井物产排名世界500强第一。2003年以后,三井物产将能源部门等重要产业机构独立核算,并且在全球设立独立法人公司,使得自己在500强排名中的位置迅速下降,其真正的实力和活动被隐藏起来,不为外界所注意。

    很少有中国人知道,丰田、东芝、索尼、松下、三洋、NEC都是三井财团体系的成员或重要关联企业,在他们看似激烈竞争的背后,却有着更多的共谋。此外,三井住友银行、商船三井、三井造船、石川岛播磨、新日铁等一批世界500 强企业也都归于三井财团这个大家庭,他们在白益民书中的故事中扮演着不同角色。而一些大型中资企业为了自身的短期利益,充当日资的“铺路石”与“敲门砖”。

    潜藏在暗处,并从“细节”上来控制世界,是日本最好的战略选择。白益民提出,日本通过采取向国外大量转移产业的方式来淡化产品的国籍,以借船出海的方式避免引起他国的注意。到2002年末,日本的海外纯资产约合16277亿美元,相当于法国、德国、意大利对外纯债权总额的6倍,与1991年的3831亿美元相比,11年间增长了3.25倍。

    日本的商社是日本产业资本、商业资本、金融资本的纽带,是民间与政府对接的桥梁,为日本的产业结构调整做出了巨大贡献,被认为是“产业组织者”。白益民认为,综合商社以及其财团所属企业早就成为了日本经济的基石,是日本微观经济的操盘手。

    白益民在书中以大量的事实,颠覆了人们印象中日本走向衰落的假象,并宣称:“日本从此不再有秘密!

 向日本学什么?

     “是到了该好好研究和学习日本经济的时候了。”白益民呼吁,学习发展经济不要忽视了我们强大的近邻日本,而研究日本企业首当其冲应该研究“三井”。

    近十多年来,日本国内经济表面上陷入低迷,加之中日关系几度出现裂痕,研究日本经济的中国学者几乎绝迹。

    中国企业家和经济学家普遍接受美欧经济学和MBA教育,所有针对日本的研究似乎还只是停留在日本泡沫经济的教训上。人们的视点都集中在日本GDP(国内生产总值)的缓慢增长上,却对日本GNP(国民生产总值)超过两位数的增长视而不见。

    美国经济学理论不仅渗透到中国的院校,也渗透到中国政策制订者的思维之中,使个人自由主义、金融化、证券化成为一种近乎全国性的思潮。白益民说,最近这场世界性的金融风暴中,美式的市场自由主义运作理念被证明也有其致命的缺陷,至少不是唯一最先进和有活力的经济发展模式。

    在白益民看来,当代市场经济其实存在美、日两大模式:美国是“股票资本主义”的典型代表,日本则是典型的“儒家资本主义”。正在发生的历史或许表明,美国模式并不能拯救全世界。而人口众多、资源紧张、以制造业为主的中国,在很多方面都与日本非常相似,这是中国向日本学习的现实基础。

    美国借助金融实力控制着宏观经济领域,日本则一改当年锋芒毕露的气势,扮成一个“失去10年”的虚弱巨人,暗中把持着微观经济的命脉。

    白益民认为,美国企业背后的文化是个人主义,崇尚独立性,利润第一。当危机来临时,美国公司总是企图摆脱和剔除其陷入困境的产业和部门。而日本财团更加注重建立企业间的相互依赖关系,形成命运共同体,共度危机,共求发展,共同抵御外部侵略。这也是中国企业需要学习的。

    有人认为,白益民的这本书是另一个阴谋说,宋鸿兵揭开的是美国金融阴谋,而白益民揭开了日本的产业阴谋。但也有人并不十分赞同这样的说法,“商战本该如此,只不过日本玩得更高明而已”。正如作者所说,“书中很多内容可能比较敏感,容易刺激中国人的神经,但这些都是正常的商战手段,希望读者能等闲对待,重要的是希望中国企业能从与日本财团合作与博弈的故事中获得启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