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巨头幕后做局 国人可能变“粮奴”

2010/12/1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17

国际巨头幕后做局 国人可能变“粮奴”

国内农产品成外资宠儿四巨头幕后操控国际粮价

资本大鳄圈地国内农产品:黑石卖菜 高盛收猪

农产品竞争力尚未显著增强 棉花等对外依存度大

据商务部日前发布的商务预报监测,上周全国36个大中城市重点监测的食用农产品市场价格比前一周上涨04%。具体来看,蔬菜价格小幅上涨,粮食价格继续上涨,水产品价格止跌回升,猪肉价格继续回升。结合近期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黑石卖菜、高盛收猪事件,中国的农产品似乎隐约被披上金融衍生的外衣,国内农业市场俨然成了外资大鳄眼中的香饽饽”,价格上涨貌似已成不争事实。

国内农产品成外资宠儿

近日,市场有消息称,美国黑石投资集团牵头的基金财团已与国内最大农产品市场运营商之一的寿光物流园达成协议,对其进行大约6亿美元的投资,占寿光物流园30%的股权。加上前期高盛并购双汇和雨润、软银收购太子奶,国内农业市场已然成为国外资金争抢的宠儿

对于高盛收猪事件,有分析人士指出,短期看外资大规模进入国内生猪养殖企业是出于资本的逐利性,中国生猪产业暂时不会受到威胁。原因是高盛选择大规模全资收购中国规模化养猪企业,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其在中下游的拓展已占据有利地位:高盛控制双汇集团46%的股权,控制双汇发展237%的股权,控制雨润食品13%的股权。从产业链角度而言,这些控制行为带给高盛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对肉制品渠道和肉制品品牌的掌控。这就为其涉足上游铺好了基石。

未来,高盛可以选择将养殖企业包装上市;也可以选择直接注入中游加工企业。以中国生猪行业的市场空间和市场现状,高盛完全可以逐步培育肉类产业链,这有可能对国内相同产业形成威胁。

从国际农产品产业链角度考察,未来的利润分配决定于对产业链中定价链条的掌控。对国际资本而言,通过对上游商品的定价,对中游加工企业的控制,以及对下游渠道的掌控,将可攫取产业链的绝大部分利润。中国的大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国内食品价格或上涨

近日,渤海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食品价格是影响通胀走势的重要因素之一。今年异常天气给农业生产造成极大困难,粮食可能减产进而对未来粮食价格产生上行压力。同时,国家收储政策将推动猪肉价格逐步回升,以及猪农已经宰杀了部分能繁育母猪,猪肉价格对通胀的影响中短期内将会持续下去。初步预计,今年粮食价格、猪肉价格对CPI可能的影响分别约为05%和06,整个食品价格对CPI的拉动作用大概为134%。考虑到粮食可能减产在夏季收获时才会显现出来,以及能繁育母猪减少对猪肉供给影响存在一定时滞,食品价格对通胀的影响在三、四季度将会得到更加充分的体现。而国家对粮食和猪肉市场的针对性调控和大力扶持政策,有可能平滑掉食品价格对CPI的部分影响。

最近两年,粮食作物国际价格波动很大,即使以最近一年的价格变化来说,稻米、玉米和小麦国际价格分别上升75%、58%和36,国内价格只上升7%、13%和10%。

表面上看,国内粮食价格上升幅度不大,但未来国内粮价上升的压力仍然很大。首先是工业化、城镇化加速过程中,粮食供求出现结构性矛盾,尽管总量矛盾并不突出,但部分粮食品种产需矛盾日益突出,拉动粮价出现结构性上涨;其次是粮食生产成本上升推动粮价趋势性上升;第三是国际粮价上涨,促成我国种植结构转换(比如玉米种植面积逼近第一大粮食作物稻米),最终刺激我国粮价上涨。

农产品牛市进入第三阶段

中投证券研究报告显示,2005年开始大幅上升的农产品牛市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布什能源替代计划导致农产品工业需求暴增,这一阶段以玉米价格上涨为领头羊,带动其他农产品整体上扬;第二阶段是农产品结构性供应短缺阶段,这一期间,国际小麦因澳大利亚干旱以及欧盟严重减产而出现阶段性短缺,小麦价格猛涨;第三阶段是高通胀导致全面短缺阶段,这一阶段持续时间较短,但将是农产品大牛市的最高潮。当高通胀发生时,商品库存会出现人为减少,囤积需求骤然上升,从而出现供不应求。

中投证券判断,当前国内外农产品牛市正迈入第三阶段。在此阶段,农产品各商品由于生产周期不同会有所差异,市场价格波动也会较大。在农产品各类别中,糖和棉花是少数落后于其他农产品涨幅的商品。在前期主流上涨品种(大豆、小麦等)出现大幅震荡后,糖、棉花等非主流品种将由于通胀预期存在而出现轻微补涨。

四巨头幕后操控国际粮价

分析人士指出,在全球农产品贸易体系中,从表面上看,国际粮食价格是完全由市场供求决定的。但是,美国等国家的农产品市场是高度垄断的,美国农业部与跨国粮商之间的配合也是非常默契的。因此,一些跨国公司事实上主导了国际农产品市场的定价权。目前,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被拥有百年历史的四大跨国粮商“ABCD”所控制,即美国ADM、美国邦吉(Bunge)、美国嘉吉(Cargill)和法国路易?芽达孚(LouisDreyfus,这四大跨国粮商常常被称为国际粮食市场的幕后之手。这些国际巨头凭借资本与经验的优势,已完成对上游原料、期货,中游生产加工、品牌和下游市场渠道与供应的绝对控制权。

除了跨国粮商,华尔街金融大鳄也是国际农产品价格背后的重要推手。以20093月为例,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掌握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15亿蒲式耳玉米的交易合约,占全部合约数的9927%。垄断成为少数金融机构操纵市场价格、谋求暴利的工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期货交易师表示,近期国内农产品市场上涨,除去季节和通胀等因素,国际粮商巨头参与其中也不无可能,但总体来看,下半年国内农产品价格上涨基本已成事实。

投资策略

投资农业股保值抗通胀

近日,中投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农产品供求失衡引发农粮产品价格大幅上升,投资农业股较之于投资农产品期货是捕捉农产品涨价趋势的更好方法。彭博资讯显示,20012007年反映农业股走势的DAX环球农业综合指数上升超过5,而反映农产品期货走势的道琼斯AIG总回报指数同期只有70%的升幅。农业股较之农产品期货在风险相当的情形下,回报更突出。

农业股覆盖的范围包括整个农产品价值链:1、上游行业的种子、肥料、农机、农药等;2、中游行业的种植和养殖(农场经营、种棉、种甘蔗和水产品养殖等);3、下游行业的农产品加工及经销(油料、糖料、番茄、苹果汁和肉类加工)。

农产品价格上升,上游行业因为成本未受农产品价格上升影响,毛利率得以提高,股价随之向上。而下游行业则受农产品需求增加,提高主营收入,上涨成本假如可转嫁给消费者,则令盈利保持增长;假如只能部分转嫁,则毛利率抬不起头,股价向下压力增大。

高通胀或自然灾害往往对股票和债券造成负面打击,但商品市场反而会因此受惠。商品与传统资产相关性并不密切,甚至存在负相关性,如金属等工业用料将最受经济周期影响;能源与股市的相关性为负;农产品与股市的相关性近乎零。农产品股票价格的升跌主要由农产品价格决定。

在金融市场反复波动的情况下,农产品无疑是股票投资组合的理想选择。

农业相关企业的投资视点还在于:1、农产品短期虽有调整,但长远看受惠于生物能源和亚洲粮食需求而不断上扬;2、农产品生产有较长周期,并受天气等自然因素制约,供应有限;3、农产品与其他资产类别没有直接关系,金融市场不稳定时容易充当资金避难所。

(上海商报)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