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猪肉、大豆开始 外资触手再伸向大米、小麦、种业

2010/12/1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32

从猪肉、大豆开始 外资触手再伸向大米、小麦、种业

丰益国际投资65亿争夺黑龙江大米控制权

  经济观察网 记者刘金松 在争抢小麦控制权的同时,粮食巨头们并没有忽略对另一主粮品种——大米的争夺。日前,国际粮油巨头丰益国际与黑龙江省政府签署了一份65亿元的投资协议,旨在强化其在东北的粮食深加工和商业地产方面的业务。

  据悉,丰益国际65亿元的投资预计将主要投资在粮食加工和商业地产上。据媒体报道,黑龙江省省长栗战书说,希望嘉里集团抓住黑龙江扩大粮食生产规模,加快城市建设的良好机遇,进一步把粮食深加工项目做大做强;选择适宜的城市与位置,建设星级酒店,为黑龙江的粮食生产和城市发展做出贡献。

  丰益国际在2005年就已在佳木斯市成立益海(佳木斯)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投资额达2.5亿元,水稻加工能力20万吨。未来还将投入7.5亿元建设佳木斯项目的二、三期工程,建成后年稻谷处理能力将达100万吨。

  在国际粮食巨头入驻的同时,国内粮食巨头中粮集团也向黑龙江抛出了橄榄枝。2010年初,中粮集团与黑龙江省政府签署了10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合作协议,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水稻、玉米等农产品的仓储贸易与精深加工。

  黑龙江是水稻的主产区,每年粮食产量接近900亿斤,两大粮油巨头的同台竞技,让这场大米争夺战显得尤为激烈。

  东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王杜春在接受《黑龙江晨报》采访时说,与大豆、玉米和小麦相比,唯独水稻是国家限制进出口的,这是水稻在我国能有发展的根本因素。黑龙江作为精稻的大产区纷纷被粮企巨头入驻也就不足为奇。做粮食的关键因素之一是粮源,有好的粮源才能有好的产品,所以这些企业都争相在粮食产区扩张。

我国种子企业多小弱外资涌入向源头进军

不难想象,种子是稳定粮食生产、发展现代农业的制高点;更不难想象,制高点就有一堆人去争抢;接着不难想象,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我国种业必然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

良种有力推动粮食增产

良种对粮食增产的贡献率由2003年的36%提高到目前的40%

良种对粮食增产贡献率的提升为实现粮食持续增产,农民持续增收提供了有力支撑。

我国是种质资源大国,搜集保存了39.2万份资源,为育种创新奠定了物质基础。九五以来,国家利用种子工程建设了26种作物100个育种改良中心和分中心,创制了1万多份具有应用价值的育种材料,启动了转基因重大专项、行业科技专项和36种作物产业技术体系,大大提高了主要农作物的育种研发能力。

近十年来,国家审定的主要农作物品种近1500个,授权新品种保护2595件,新品种更新更换了2—3次,良种覆盖率由八五期末的80%提高到95%以上,超级杂交稻、紧凑型玉米、优质小麦、转基因抗虫棉、双低油菜等一大批优良品种的选育推广,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粮食等主要农作物的单产提高和品质提升。

良种结硕果。在粮食主产区和西北、西南、华南制种优势区建设相对稳定的农作物良种繁育基地358个,推动商品种子繁育生产能力由100亿斤提升到160亿斤,商品种子供应率由90年代中期的30%提高到现在的60%,其中杂交玉米和杂交水稻商品供种率达到100%。小麦由农民自留种发展到60%的商品供种,小麦生产水平显著提升。

种子企业多小弱

目前我国持证种子企业有8700多家,前十强种子企业仅占国内种子市场份额的13%

近年来,种子企业产权多元化,产业集中度明显提高。育繁推一体化企业由2001年的10多家增加到目前的90多家。种业前50强企业的种子经营额由200130多亿元提高到目前140亿元,市场占有率由15%提高到25%以上。其中,隆平高科的销售额已接近10亿元,德农种业的玉米种子销售量已占全国玉米市场份额的9%。种子市场价值从2001200亿元增长到目前的500多亿元,我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种业市场。

然而,我国种业进入市场尚属初级阶段,企业发展多小弱

多:目前我国持证种子企业共8700多家,而美国仅1100多家,印度600多家。

小:我国前十强种子企业仅占国内种子市场份额的13%,美国前20家种子企业垄断了其70%的市场,登海、隆平、敦煌、德农、丰乐等5家上市公司2008年销售额仅相当于美国孟山都公司的1/15

弱:品种是企业的核心力,而我国种业的品种选育与生产经营严重脱节。目前我国99%的种子企业没有品种研发能力。最具研发能力之一的登海种业每年科研投入仅2000万元左右,而美国先锋公司年研发投入达数亿美元

造成种子企业多小弱的原因,一是种子企业进入市场不足10年,企业的原始资本积累尚未完成。二是现有育种资源和人才多集中在公共科研单位,对企业的育种创新支持不够。三是绝大多数种子企业没有自主品种,侵权行为严重,挤占了育繁推一体化企业的发展空间。

单位育种五大问题

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品种选育水平相比,我国的品种选育水平要落后20—30

受资源遗传基础狭窄、育种技术路线单一、方法落后,以及育种目标与生产实际结合不紧密等因素影响,多数作物育种创新能力不强,品种抗逆性弱、商品品质不高、同质化严重。

我国88%的农作物杂交品种由科研教学单位选育,而单位育种存在五大问题:

一是基础性研究薄弱。目前80%左右的农业科研经费投入到商业化育种等应用研究,而种质资源改良、育种方法、技术创新以及常规作物育种等基础性、公益性研究薄弱。

二是商业化育种集成度低。目前品种研发的项目资源、材料资源和人才资源过于分散,品种研发多以课题组式的育种方式,在育种效率和效果上难以与国外大企业工厂化、团队式的育种方式相比。

三是评价体系不科学。现行科研评价机制的导向是,科学研究主要以品种审定、发表论文为目的。导致科研工作者热衷于短、平、快,导致品种多、乱、杂,突破性品种少。

四是产学研脱节。少部分有实力的种子企业开始商业化品种选育,但企业在获得育种优势资源和国家投资、稳定人才队伍等方面处于劣势。加之公共财政投入科研单位搞商业化育种,和企业育种进行不公平竞争,影响了企业科研投入的积极性,制约了企业自主创新

五是科研办企业有缺陷。科研单位利用公共财政投资选育出品种后,自己办企业经营,或是将品种转让给一家甚至多家企业,影响企业持续发展。据中国农科院农经所调查,目前全国400多家科研院所注册了3000多家种子公司,多数科研单位办公司的目的是为了弥补其行政经费不足,不是为了壮大产业,很难成为推动种业发展的主力军。

外资正向源头进军

通过交换品种资源以及挖掘人才等多种形式,大量搜集、改良我国优异资源

90年代开始,外资逐步进入我国种业,对丰富我国农作物品种、引进先进理念和技术、推动我国农业整体水平提高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经过一段潜伏之后,目前外资进入呈快速发展势头,我国种业面临严峻挑战。

目前,外商投资设立的农作物种子企业共有35个,其中经营玉米种子的5个、蔬菜花卉种子26个。从近几年的发展趋势看,呈现出四个特点:一是投资重点由园艺作物向粮食作物拓展;二是投资环节由生产经营向科研育种延伸;三是投资形式由合资向并购发展;四是投资布局由城市向主产区推进。

美国先锋公司现已在我国玉米主产区建立了3家种子企业。其选育的先玉335”玉米品种以脱水快、丰产性好和谷物收购价格好的优势,仅用3年时间就迅速成为我国第三大玉米品种,2009年种植面积达1900万亩。此外,孟山都、先锋、先正达、利玛格兰和拜耳等外资企业与我国科研单位合作,通过交换品种资源以及挖掘人才等多种形式,大量搜集、改良我国优异资源,试图从源头上控制我国种业。

(人民日报)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