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

2011/12/27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三井:永续控制产业链核心的秘密

20110221  来源:经理人 作者:白益民

产商融结合的模式值得中国企业借鉴

   / 白益民

  产业链模式深深根植于日本的经济模式中。说到三井财团,首先要明白三井财团代表的不是企业模式,而是典型的日本经济模式。对比日本和美国的经济模式,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现象,很多产业都是美国先做起来,比如收音机、洗衣机、电视机、汽车等,但是做到一定阶段,特别是二战以后七八十年代,就基本被日本接管。

在产业竞争中,美国模式是失败的,也就是说它的经济模式在产业链全球竞争中并不是好的模式。美国模式在短期内发展迅速,但可持续性不强。自从日本在家电、数码产业打垮美国,又在汽车制造领域里打垮美国,美国的制造业实际上已经被掏空。后来,在失去了全产业链的竞争优势后,美国在其他方面弥补了全产业链的战败。

  日本的这种财团模式是一种可持续性的、能够在几十年里占据产业链高端核心位置的模式。美国在技术创新和金融领域有优势,但长期来看,日本的经济模式,通过全产业链的控制,最终赢得了长期可持续发展。

  农耕模式PK游牧模式

  日本模式类似农耕模式,美国模式类似游牧模式,而任何经济模式都有它的文化属性。在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下,人的行为方式、组织模式、发展模式及体制都会产生各自的特点。研究三井财团的产业链模式,首先要回归到整个日本的文化特点上来。

  日本的经营文化实际上是源自我国江浙传统的农耕文化。所谓农耕,就要播下种子、插秧、施肥,还要除草,而且耕作需要各种工具,这些工具要制造;在种庄稼的过程当中,可能会因为雨水过多而造成内涝或者因为缺少雨水而造成干旱,为此还要建水库、引渠、灌溉。这样一来,就需要有人专门做种子的事情,有人做工具的事情,有人负责水库,有各种产业围绕着这个主业形成产业链,形成一个系统。

  而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北方战胜南方的庄园主,北方游牧文化占据美国文化的主导地位,倡导自由竞争。游牧文化是用放牧的方式,把牛羊赶到有水草的地方,而不是安定下来精耕细作。现在的中国,其实采用的是美国的经济模式。

  中国人或美国人看到贫瘠的地方,就会找好的地方去,人才是这样,资金也是这样,嫌贫爱富。如何能与稳定的日本产业链抗衡呢?日本的经济模式,实际上是以产业为基础,他们认为产业是不会倒闭的,所以把钱投入里面精耕细作。

  在中国,也有人说我们在做产业链整合,但都是美国式的思维,只是简单的进出资本。日本的资本进入并不是为分红,而是交叉持股。中国的企业缺少产商融结合体制,没有综合商社这样的关键性产业组织者。

  产商融结合体制

  日本的模式实际上是产业、商业和金融相结合的财团模式,这套体制促使了产业控制力的增强,而其核心就是综合商社。商业与产业的关系是什么?商业把各个企业连接起来。另一个组成财团的重要部分是金融控股集团,这个金融机构和综合商社形成一种联系,然后和产业进行结合。所以,并不是某个企业控制了一个产业,而是要结合商业和金融。

  回过头我们看日本的企业,像三井这样的大企业里的东芝、丰田、石川岛播磨等,都有金融集团持股。综合商社和财团内的企业,如东芝、丰田等在很多产业的节点上都有合资关系。商社又形成贸易、买卖,在这种情况下又形成了一个网状结构。你看到的每一个企业都是某一个网上的节点,它形成的与其叫产业链,不如叫产业网。

  而中国的企业不但没有形成产业网,产业链都没形成,大家是相互竞争的关系,而不是一种共生的关系。企业和商业之间是对立关系,所以我们经常能够看到家电企业和国美的纠纷。而日本已经通过财团将这些企业形成为命运共同体。

  三井财团是一个新型的家族企业,但它不再是依靠自然人的血缘关系界定家族成员,而是以企业法人之间的资本关系形成新型的命运共同体,依靠终身雇佣制、年功序列制、企业内工会在维系整个财团体制的稳定。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财团实际上是一个长期稳定、从事专业化分工和协作,相互紧密依赖,有共同文化理念的人群的集合体。它围绕全套完整的产业链而构造,使整个产业协调统一发展。经过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造,它已经成为真正的社会企业,被日本人称为国民企业

  在这个新型的、现代化的家族式企业集团中,主办银行(或金融集团)扮演父亲的角色,通常决定家属成员的血缘关系和姓氏归属,是家庭成员稳定的经济来源。而综合商社扮演了母亲的角色,它负责生儿育女(众多的制造业),对孩子的教育和成长施加影响,并为儿女长大后外出求学与发展谋划(获取情报),甚至为子女选择对象和操办婚嫁(创办合资企业)

  要是你深入到综合商社里面,你会看到首先它是一个贸易公司,但与买办代理型贸易公司不同,它更是一个连带投资型的综合贸易公司。就像三井物产的社长所说,从卫星到鸡蛋,它可能什么都做。但它不是百货商店,综合的意思其实是集成,通过集成来发挥综合效应。它以贸易为平台,介入到产业里面,同时又有金融的服务功能。综合商社在日本又被称为第二银行”,影子银行”,但它与单纯的银行又不同,有投资银行的功能,又有对关联中小企业的融资功能,它对关联的中小企业的帮助并不是融资那么简单,比如它还包销它们的产品。像三井物产作为三井财团的母体,已经培育出众多的世界级企业,三井财团体系内的五百强企业更是一大把,其中就有丰田、东芝、索尼、三井住友银行、商船三井、三井造船、石川岛播磨重工、三越百货等知名企业。

  这种模式在面临全球产业转移浪潮时是丢不掉的,不像美国,一转移,美国就丢掉了整个产业。所以你看到日本这么多年始终占据全球制造业的中心,而美欧的制造业日益空心化。

  与其说三井财团有很强的控制能力,不如说它们一直在坚持自己的文化,以产业为根基,精耕细作。它们并没有去控制谁,而是按照自己的信念和方式,以产业为根基,踏踏实实地工作,没有因为这块田地贫瘠,就转移地方,而是想办法给它施肥,灌溉,把这块地种起来。你认为它是控制,而实际上它们是扎根下来。

  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产业组织者,为什么我写了《三井帝国在行动》在国内引起强烈地反响和重视,实际上是告诉大家中国的经济模式缺少产业组织者,而我们把它理解成控制者。其实它的控制来自于你的缺失,如果你也有自己的产业组织者,你也有商社,你也有财团,形成产商融三位一体结合的经济制度,就不可能被人控制,因为你已经形成自己的一套产业体系。

  交错布局渗透产业链核心

  中国企业无论是收购资源、技术还是品牌,其实和打仗一样,无非是想占领那块阵地。打仗的话,你必须把周围的情况弄清楚,一上来就火力猛攻一个阵地,而没有一个铺垫过程,或者急于把主力部队开过去,动静很大,对方很快就能把你的主力给阻击住。

  在这个方面,日本走过的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日本企业往往是分路包抄,比如说它的综合商社先布局,财团的关联企业分散开来,采用合资的形式,先在一个山头入股,再在另一个山头入股,通过此类的布局先建立人脉关系。其实最后能否完成收购,关键的还是这些被收购方的人是否认同你。如果他们把你当作伙伴而不是敌对的收购,那么趁他们危机或缺钱时再去收购,对方反而是欢迎的。

  在争夺印尼东部的天然气资源时,中海油当时买了印尼东固气田的部分股权,当时英国的天然气公司想出售它在东固的股权,三井物产也想买这个股权,但三井物产并没有直接入股,而是它的一个合资企业入股了。当时中海油获取了优先认股权,当英国天然气公司要卖的时候,中海油就启动了优先认股权阻击了三井物产。虽然三井物产没有进去,但实际上东固气田的股份里,除了英国的天然气公司及BP,大部分都是日本的资本,包括双日、丰田通商、三菱商事等,但它们都是以合资的面目出现的,从外面是看不到日资的。日资通过这种方式,实际上已经把东固气田50%以上的股权拿到手了。虽然中海油阻击了三井物产,但其他的日资公司也启动了优先认股权,最后中海油多拿了4.5%的股权,但日资企业多拿了6%的股权。

  日本综合商社靠什么向产业链上游延伸?实际上是一个产业投行,它不是美国式的金融投行。产业投行的思维类似商人思维,有点类似浙江的温州人。他们先去跟人打好交道,与当地政府打好交道,然后再带领一群企业杀过去,不仅各个企业之间的资源汇集、情报汇集,而且其背后还有主办银行的金融支持。而中资企业,往往就是一家,中铝、五矿等的海外收购都是这样,基本上都是依赖投行,没有协作单位,也没用关联企业的支持,更不能在整个产业链条中做长远布局。

  日本人在二战后是没钱的,没钱的情况下它们用什么方式扩张,用什么方式与其他国家竞争呢?他们首先是综合商社先出去,先完成情报工作,先了解当地的资源,产业情况,先建立办事处,先从做贸易开始,然后金融资本利用商社的情报力量获取投资信息,接下来再把产业资本引入,在当地企业入股,办合资或独资公司等。日本的这种财团体制实际上脱胎于二战前的日本财阀体制,在这个体制内部,有主办银行,有做贸易的综合商社,有做实体产业的公司。

  但二战后,日本的财阀体制被美国人解散了,当时美国人认为财阀体制是战争的根源之一,将包括三井、三菱、安田等在内的几大家族财阀解体。像三井物产这类的综合商社,也被分割成170家小公司。上世纪50年代初,日本的这些企业又重新聚合,逐渐形成了三井、富士、第一劝银、三菱、住友等财团。原来的家族关系变成了相互持股的关系,实际上还是变相的家族主义,集中力量做事。

  (作者系著名财经作家、日本财团研究专家)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