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凤凰资讯]

2011/11/26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中国怎样将外资挤出去

20111126 来源:凤凰卫视

 点击观看 

中国的制造业虽然我们不好意思说它出现了危机,但是至少可以说是面临很多困难。这些困难的出现既有国际经济风云的影响,也有我们国内政策失误的原因。

上个月我在日本问题专家白益民先生的博客上读到一篇文章,很有意思,今天借此机会向各位介绍一下。白先生文章的题目就很醒目,题目是《中国怎样将外资挤出去》副标题是谁逝去了十年。

这篇文章写到,获得全球经济影响力,无非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霸道方式,一种是王道方式。美国方式就是靠强权、强势、硬实力。而中国做不到,就只有靠软实力。

日本人就是搞王道,有时候其软实力并不觉得很厉害,所以不得不防。它能够把全球的东西都拿到自己的手里。美国的模式是创业型,日本的模式更适合可持续发展,两种是不同的模式。

美国创新企业很多,但长寿企业很少。而据权威机构的统计资料显示,日本的百年企业已经达到了2万多家。日本大财团的企业几乎都是百岁以上。

我们已经看到为了应对危机和震后重建,日本产业资本已经出现回流本国,这势必造成日本产业资本全球化,扩张有所放缓。

如此正在全球化布局的中国企业是否有些机会呢?然而实事求并不尽如人意想象中那么完美。中国的企业出海都是小舢板的方式,而日本企业出去都是航空母舰的战斗群方式。

很多中国企业甚至通过美国投资银行出去,其实还没有出去之前,就已经被别人算计完了。他举例说,中铝走出去是让人玩了,联想收购IBM也让人玩了。吉利收购沃尔沃能不能算成功呢?还是要看。

那么日本财团的核心是商社,表面上是国际贸易公司,实际上是产商金融的结合体,把很多关联企业全都带出去了。为什么中国不能形成自己的财团模式呢?

白益民说,现在主导中国经济的人都是从美国回来的博士,而美国人的思路是金融和产业分离,最后我们就美国化了,就把自己的金融和产业拆散了。

他说,最初邓小平访问日本,学习日本搞了中信、招商局、光大、华润等财团,但在东南亚金融危机后,大家都批判这种模式,最后不得不放弃了。而这都是美国回来的博士批判地。他说美国人的目的就是要拆散财团,中国财团若发展起来对美国有很大的威胁。

看看日本人,他们就通过财团不但把美国资本排挤出日本,又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财团打到了美国,打下了东南亚、拉美,这无疑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竞争力。

后来韩国也模仿日本,形成财团模式,也把美国的很多东西夺走了。白先生写到,都说日本过去十年是逝去的十年,其实中国才是真正逝去的十年。别看中国的GDP每年增长多少,其实外资贡献很多,我们在技术方面没有太多积累,全是引进成套的设备技术,而中国金融业也可谓停滞了10年,还把外资的金融放了部分进来,更有甚者把国有金融的股份贱卖出去。

所以这篇文章呼吁国企要重新整理思路,不能再跟华尔街跑,应该掌握产业体系,应该更多的学习日本。谈到民间资本,白先生说,与其让民间资本做地下钱庄、影子银行,还不如将他变成商业银行。

而真正的商业银行还是诞生于民间的产业积聚形成的资本,关键是怎样引导商业银行与产业资本结合。

他说在日本明治维新的时候,一下子出现了上千家的商业银行,然后这些银行慢慢的通过竞争有些倒闭,有些合并,组成大银行。

现在,中国的民间资本拿不到银行的牌照,都去搞私募基金,私募基金多了,乱到一定程度也会出现问题。比如现在的高利贷,这句话是我加的。

他说为什么不能让民间资本合法化呢?文章指出,由于中国特殊利益集团间的矛盾,国企自己搞不了财团也不让民企去搞,国有资本压迫民间资本,却与外国资本结合,中国是内战外合,而日本企业则是内合外战。

他说如果中国企业能够形成自己的财团模式,而避免走弯路,就能够把外资排挤出去,从而形成国进民进的双赢格局,实现国有资本与民间资本的对接。

当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的产权逐渐模糊后,变成集体所有,国民共有。但这需要共同的意识,还有共同的理念。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