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需建新型关系模式以共同发展

2011/12/8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合作与竞争并存 中日需建新型关系模式以共同发展

2003-02-14 www.southcn.com (编辑:姜志)

  南方网讯  美国《华盛顿季刊》20022003年冬季号刊登题为《中国与日本:表面上的友好》(作者本杰明塞尔夫)。文章认为,中日正在合作与竞争的边缘保持着平衡,公开的反华情绪在日本政界人士中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在两国之间建立信任的努力继续遇到重大障碍;现在真正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新型关系模式,确保双方在努力建立一种更加平衡的关系的同时繁荣富强并享有各自的国际地位。

    中日正在合作与竞争的边缘保持着平衡。20029月,两国庆祝双边关系正常化30周年。两国于1978年签订了《和平友好条约》。如果以目前的趋势持续下去,和平会保持,但是友好也许就站不住了。

    随着双方经历政治、社会、经济和安全战略改革,日中关系会继续受到破坏。这四个方面都包含着一些积极的成分,但是这四个方面的主要趋势都足以引起担心。

    友好人士大多去世

    日本政界人士和民意中已经出现了比在中国更加明显的警报信号,这种转变表明朝着恶化方向变化的可能性更大。隐藏在东京态度变化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那些与中国建立了友好的人已经去世。

    关系正常化时期的首相田中角荣与中国领导人建立了一个非正式接触网络,他在离任后还利用这个网络继续在幕后处理两国关系。其继任者竹下登后来继承了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并且在离职后直到去世之前还保持一定的影响力。在执政党中促进日中友好关系的大多数高级人士已经去世,只剩下少数口头上鼓吹做出妥协的人。

    现在,出现了新一代的日本政界人士。这一代人中最强有力的代表是小泉纯一郎。他在台湾问题和安全问题上的立场表明必要时小泉纯一郎准备并且愿意冒犯中国。

    小泉纯一郎还参拜了靖国神社。中国认为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是一个公开的侮辱,它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作为回应,它取消了与日本的某些合作项目,如军方之间建立相互信任的措施。

    日本民意测验反映了支持小泉纯一郎挑战中国的人逐步增加。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日报最近进行的一次民意测验的结果表明,接受调查者中只有37.3%的人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可以信赖的——这一比例首次降到50%以下。

    公开的反华情绪在日本政界人士中间已经越来越成为主流。日本领导人支持台湾、参拜靖国神社和要求对中国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包括进一步减少援助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中国民众是强烈反日的。但是,有理由认为,中国的下一代可能会比较喜欢日本。与前几代人不同,比较年轻的中国人主要通过接触日本的汽车、电子产品和连环漫画来熟悉日本。尽管目前教育中仍然存在着反日倾向,但是这一代人没有经受过日本造成的历史伤害,而且也不太意识到这种历史伤害。

    台湾问题如影随形

    日本对中国提出的与东盟建立自由贸易区的建议表示愤恨,东京认为此举是对其核心作用的一个威胁。在东盟地区,日本的投资和贸易关系是形成具有活力的区域经济的关键。

    另一方面,日本的基本安全态势——厌弃军事力量,不仅仅是日本的战略,而且是基于日本在二战毁灭性失败的经历之上的。日本国家特性的这个核心部分是中日关系友好的关键组成部分。目前,日本已经使自己远离了军国主义时代,认为可以开始使用具有民主合法性军队。这种变化是由历史造成的中日紧张关系的核心:当中国就日本过去的行为对它进行斥责时,日本不再表示歉疚,而是认为,它如今已经处于一种不同的地位。

    民主的吸引力在日本对台湾的同情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从而使中日关系中的台湾因素变得更加复杂。台湾对于日本人来说具有特殊意义。共同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对美国在地区和全球发挥领导作用的共同支持以及共同的价值观和作为海上贸易国家(和地区)的共同利益等全都增进了这种关系。台湾社会与日本社会之间的这种越来越多的联系必然使日本被牵连到两岸关系之中,从而加剧了中国反对日本的态度。

    经贸摩擦此起彼伏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希望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可以解决中日关系中的问题。获取利润的动机给企业提供了一个对政府施加压力迫使其解决分歧的激励因素,但是迅速增加的贸易关系又产生了一连串问题。正如20世纪80年代中期,日本打入中国市场引起了公众强烈的反应,中国学生把贸易方面的不平衡称为“日本的第二次入侵”一样,中国在日本的越来越大的影响也引发了抱怨和摩擦。日本人担心,中国廉价劳动力造成的竞争将会挖空日本的工业核心。

    北京担心,东京可能会放慢对中国直接投资的速度并减少日本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中国正在指望保护现在已有的东西,而不是要求得到更多的东西,他们坚持要求能够不受限制地进入日本市场。此外,中国希望日本能够继续提供官方发展援助,对付现代化过程中遇到的巨大挑战。另一方面,日本则希望能够达成对它更有利的协议。

    安全领域缺乏信任

    据外务省、经济产业省和日本防卫厅的官员们说,尽管日本遇到了经济困难,但是中国安全战略上的挑战却是令东京担心的最紧迫问题。正像一个小池塘里有两条大鱼一样,日本与中国争夺地区领导地位的竞争正越来越使中国充满信心,而使日本感到恼怒。

    台湾局势仍然是地区安全中最危险的组成部分,是一个很可能会迅速导致大国冲突的因素。日本已经以更加明确的语言重复了布什政府坚决而又小心翼翼地保卫台湾的决心:日本将允许美国使用驻日美军基地来保卫台湾。

    日本防卫厅的官员们还往往会从更加广泛的地理角度来看待与中国的竞争。日本做出的参加在东南亚的维和行动、特别是目前在东帝汶的维和行动的努力,是一项填补东南亚战略真空并阻止中国发挥更大影响力的计划的一部分。东京常常抱怨中国在缅甸和越南取得了进展,并且担心这个地区的经济重心可能会转向中国。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日本和中国在维护稳定和促进北朝鲜的改革方面有着共同利益,然而,双方显示出了竞争的迹象。

    研制并使用弹道导弹和导弹防御系统也一直是中日关系中引起分歧的问题。中国对日本参加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研制的抱怨引起了日本的更大担心。日本对中国的导弹能力和对日本的意图感到担心。

    中国扩大空中和海上军事能力的做法是令日本担心的重大问题。日本认为中国的军事能力可以用来阻断日本至关重要的海运路线。

    在两国之间建立信任的努力继续遇到重大障碍。中国的防务政策和能力仍然不透明。在相互猜疑和敌视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双方没有足够地努力来建立更加密切的关系。

    美国可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华盛顿应该通过保持军事优势来维护地区稳定,但是单靠威慑力量将是不够的。美国需要一项战略来使日本和中国都成为地区以及全球稳定的支持者。促进日本和中国之间更好的安全关系应该成美国亚洲政策的重中之重。

    亟待建立新的框架

    中日关系中的紧张气氛正在加剧,过去30年中使得双方团结起来的框架的破裂已比以往更为明显。现在真正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新的框架,这个新的框架将确保双方在努力建立一种更加平衡的关系的同时繁荣富强并享有各自的国际地位。

    需要采取的最重要步骤不只是远离破裂的友好外交框架,而是要建立一种新型关系模式,一个以认识到自70年代以来一直在发生的变化为基础的新的范例。日本再也不能把中国作为一个经济上落后的国家来对待,而必须承认它在经济发展中取得了惊人成就。中国不应该试图阻止日本发挥政治影响和领导作用。更为深刻的是,中国和日本必须使它们自己和相互使对方都坚持同一个全球责任标准。

    这两个邻国必须相互真诚而坦率地对待对方,不再存在友好的幻景,而愿意建立一个新的合作框架,这个新的合作框架将以从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到防止扩散和打击恐怖主义等诸多共同的国家利益为基础。正像在全世界的普通双边关系中一样,竞争、分歧和摩擦将继续存在。然而,一旦友好的假象消除了,建立新的、更加注重实际的、健康的关系就将是可能的。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