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琼《走进YAMAHA》:社会即是企业

2003/4/18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胡耀琼《走进YAMAHA》:社会即是企业

胡耀琼 中华读书网 www.booktide.com 2003-04-18

 

学者们在研究日本社会经济发展问题时,总结了很多富有日本特色的经验。社会学家认为是日本民族文化中“团结、为公、奉献“的积极因素促进日本经济走上了高速度发展道路;文化学家称,日本经济的发展得益于在学习吸收外国经济经验的同时,日本企业发挥 “匠人之质”的特性,使日本有了再生。谈起日本经济和企业形态时,许多人都说日本社会就是一个大企业,社会各行业之间好比是企业内的各个子公司,它们能够互相补充、互相配合,保证了社会经济发展,由日本大中小企业的独特关系形成的日本式经营促进了日本经济的发展。

我想要谈的是从日本企业的形态和对日本社会的感受来认识日本社会是个大企业。

从日本企业的形态来看,日本企业集团也称为“系列”,是很有特色的,与其它商业资本家企业集团不同的是,日本企业集团中商业资本家式的向往利润的观念较浅薄,他们只限于在自己的关联事业上扩大经营内容,多种经营程度低,制造业所占比例比较高。

日本的企业集团由两种水平构成,一种是我们通常认识的企业集团,在日本是财阀型或金融型集团,在日本有著名的三井、三菱、住友、芙蓉、第一劝业银行、三和六大企业集团,在这些集团内部,成员企业除了有股票上的相互持股及交易关系外,各成员之间是对等的平级关系,而没有所谓母公司的成员的存在。它们的核心企业或是银行、商社,或是大规模制造企业。另一种类型的企业集团是由母公司和子公司、关联公司或下包公司组成的具有等级区别的垂直关系的企业集团。这类企业集团是以母公司为顶点的股票持有关系和人员派遣以及交易关系。一般来说,这类集团的母公司是制造业时,集团成员则大部分是生产零件或有关产品的企业,这些企业群通过母公司的零件购买部及公司有关部门进行统一管理。雅马哈发动机公司与其众多的关联会社就是这样的集团关系。

从企业集团类型可分为这两类,但又不是泾渭分明,雅马哈发动机是股份公司,雅马哈乐器公司占有它31%股份,丰田公司占有5%股份,住友银行占有1-2%股份,其余股份在员工和中小型企业手里。

从企业形态上认识的日本企业集团,是为下面话题做基础,我要谈的是对日本社会即大企业的外在感受。

在日本,我参观的第一个企业是NHK日本发条株式会社,接待我们的人员自豪地向我们称:“凡是人们肉眼所能看到的地方,都有我们公司的产品。”听到这口气,我们很感吃惊,厂方的陪同人员领我们参观了公司的产品陈列室和生产线。

这个公司真不得了,从1994年到1998年,企业的资本金都是169亿元,但销售额从1994年的1404亿日元到1998年已达1535亿日元,是连年上升的。企业从最初生产汽车座椅弹簧和汽车悬架弹簧开始,到现在金属材料印刷配线板和信息防范装置各种尖端产品应有尽有。最细的是一个放大镜下陈列的头发丝一般的精密弹簧。NHK创立于1939年,现有关联企业54家,分布在世界13个国家。

在座谈讨论中,有人问道,这样专业门类齐全的公司为什么没有自己系统的产品呢。其实,弹簧系列就是ZHK的产品,而且从传统的汽车弹簧到一些新的在开发领域,成为各行业所有需要弹簧的生产厂家最优秀的供应商。NHK在弹簧领域里不断追求精尖产品,拥有弹簧领域的核心技术,这就是它最大的发展力量。而不是传统的要有外观成品概念才是商品的认识。

在雅马哈公司学习期间,我曾对组装工场——第五工场每天的运输汽车出入做过一个统计,仅一个工场每天汽车出入量达70从车次,那么本社的六个工场,加上其它关联厂、购买中心等等,一天需要多少辆,一个月下来,该是多大一笔费用啊,我向增井请教过这个问题。

增井裕司很耐心地向我做了解释。他说,过去雅马哈和其他的大公司也曾有过自己的运输车队,但是随着日本社会经济发展,各行业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社会化服务越来越周到,现在大企业的这些非主业单位都不存在了。用时下的国语讲是“随着企业改革改制而与主业分离了”。

现在日本的的运输业专业化管理程度很高,都是十几吨的封闭式货柜车,每个司机都佩有无线电耳机,在全国各地都可以直接与公司中心调度室联系。比如车从静冈出发为名古屋送货,返回途中就随时可以接到公司的指令,到附近企业再拉货运到另一个地方。而且汽车运输业与码头、车站、航空、保险公司、维修等各有关行业,都有长期稳定的契约关系。

这样高度专业化管理的行业不仅雅马哈公司,就是所有大企业也不可能经营好的。现在的雅马哈公司只是按每月的生产计划跟运输公司联系即可,而且企业不再设自己的零部件库房和成品库房。

难怪,每天进出送货拉货的车辆只停在生产工区(车间)指定的位置,运来的货物直接送到各生产线上,从生产线就可以对各岗位所需的物品。

企业的需求与企业外的供应保障如同一个机器中的两个不同部分,通过一定的运行机制,就能互相配合好。同企业内部一样可以一样保证时间,保证质量。这是个相互衔接的产业链需要周密的计划和诚信来维系的。

“中国企业是怎样的?”讲完这个问题增井又问我。

是怎样的呢。在中国许多国有大企业经营门类齐全,除主营业务外,产品的包装、运输、机修,甚至社会服务业都有的,为不让利润流失,似乎与自己企业有关的行业都想囊括进来。许多大企业都想包打天下,即使与运输公司有契约关系的企业,也不能保证正点运输到现场。且开车的只管开车,即使不准时,不能保证质量,也会有许许多多你不得不接受的理由来接受。而且车一到站,司机就万事大吉了,什么卸货问题、车停时间等等都与己无关。这样的环境下,企业不敢奢望对运输业有这样紧密的依赖关系,运输业也不敢对企业有这样的承诺,因为这种关系的需要保障条件太多了,它是全社会的问题。

在日本,所有的运输行业都可以向契约方承诺,除非有地震等不可抗拒的灾害,运输企业都可以做到按时送货上门,绝不会超时误事。我经常可以看到雅马哈各工场门外的运输车辆,那是车提前来了,它们只能在门外等候。

“中国也正在向这方面努力,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我向增井这样解释。

大中小企业都在各自领域追求自己的专业化和精益化。

大企业以中小企业为基础,中小企业的发展也依靠大企业为市场,都可以在提高质量、降低成本上做得更好。

日本大企业只占企业总数的1%,其它99%都是中小企业,各企业之间的依赖程度非常高,大企业都是依靠中小企业支撑起来的。

雅马哈发动机公司关联企业达二百多家,各工场有外部委托加工场340家,仅第一工场的外委工场就达250家。雅马哈发动机公司67%以上的零部件都是靠中小企业加工,本社工场只生产发动机的核心部分和摩托车车体、油箱、变速箱等关键产品。这样,企业可以全身心投入到提高核心技术能力上去,可以通过外部委托方式降低生产成本。

铃木宪治,这位学经济出身的工区长对我说:“日本整个社会就是个大企业,各行业之间就是事业部,各企业都是工场,社会生产分工细致,互相配合,互相依靠,经济发展全靠企业之间的计划性体现,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铃木的话让我品味了很久,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资本主义社会也有计划吧。

有一件事,让我切实感受到社会化分工,各行业追求精细服务的特点了。

五月的一天,当我骑单车从雅马哈公司第五工场返回公寓的路上,发现轮胎瘪了。下车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毛病,其实就是发现了问题,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条件下,自己也奈何不了。回到房间,我给增井打电话,询问附近是否有自行车修理店。然后按照增井提供的电话号码,我拨通了自行车修理店的电话。对方问了我的住址和电话号码后,对我说修车的人暂时来不了。我一听就急了,自行车是我每天都不可离开的唯一的交通工具,再说我的住处距第五工场骑车要半小时,总不能让我明天跑步去呀。我想,也许日本人的修车方式不同,速度也快吧。既然对方说明天,我也不能强求。我就向对方讲,我明天早晨七点一刻出门,希望他们早晨七点来修车,对方慨然应诺,没有半点含糊。

不知对方用什么方法才能保证我的用车时间,这一夜我都在想这个问题。

次日一早,门铃声叫醒了我。一看表,正好七点,这时,门外又响起了说话声:“这里住的是胡先生吗?我是自行车修理店的。”我一下想起昨天的事,急忙穿衣服打开门。来者是位40岁左右的妇女,她说她自行车修理店的,来取自行车。我和她下了楼,把我的自行车交给她,正疑惑间,她领我到一个工具车旁,从车上取下一部新车,告诉我,今天先骑这部车,下午七点,她会把修好的自行车给我送来。

原来是这样,他们想得可真周道啊,既不耽误我的时间,又能修好我的车。真是送上门来的全程服务啊。

晚上七点,自行车店的人准时送来了我的自行车,不但补好了轮胎,而且把缺损的车铃、支撑架也修好了,把我那灰头垢脸的车擦得铮亮。来人送上了修车的每项费用名细并附有修车发票。

后来,我了解到这是一家专门卖自行车并兼修车的小店,在附近颇有名气。在日本,自行车的人均拥有量远没有中国多,但是在这样一个并不是市场主流产品也没有高利润的行业中,其销售和服务是非常好的。也许正是这种社会化分工,才使各个行业致力追求精细、追求完善。

社会是个大企业,各行业的分工愈细,缝隙产业就越多,而且这种产业的发展越是专业化,产品才能够更好地向高精尖方向发展。只要不断促进产品质量的不断提高,社会化生产和服务也才会日益完善。每个国家都有成百上千个拉链生产厂家,但唯有日本YKK潮头独立,每年产量可绕地球四周,产品供应世界几十个国家,成为生产拉链的著名企业。

在日本这样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能够短时间走上高度发达的道路,靠的是加工业的发达和围绕加工业不断完善的各个补充产业和缝隙产业的发展,“术业有专攻”是日本企业的突出特色。

由于地理环境的特点,日本人非常喜欢钓鱼。在各城镇,有许多钓具专卖商店。这些店里绝不只卖钓鱼杆和鱼线,而是围绕着“钓鱼”,经营着非常丰富的小商品,除各类钩、线、杆不说,鱼饵、夜间钓鱼用的浮标、各种形式的刀剪、箱子、眼镜、衣服等林林总总、成千上万种商品。你想有的,这里都有,你想不到的,这里也有。不知道多少厂家在围绕“钓鱼”生产经营着,它甚至带动了一个个产业的发展。

人们常说,在中国经济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许多投身于市场的生产者和经营者缺少发现市场的敏锐眼光,缺少创新的思维方式和行为能力,缺乏填补空白和寻找缝隙的商业意识。我们的经营者中,短期行为、投机意识太强烈,没有脚踏实地的办企业精神,大轰大嗡的时尚经营人物过众,从一窝蜂地生产彩电、VCD,赶时髦似地开发鳖精到生产防盗门……最终都是轰轰烈烈地来又悄无声息地去。

有一次,我和吉永良辅去浜松看展览,我想起修车的问题,这里的公路两旁没有国内道路边那密密匝匝的修车补胎小店和钣金修理铺,为此,我向吉永谈起了这个问题。

我说:“日本的汽车人均拥有量在世界是数一数二的,如果旅行途中车坏了怎么办呢?”

吉永说:“汽车在正常运行中一般不会出现问题,当然,如果出现意外情况,打电话给厂家,厂家的服务中心就会来人修理的。”

我问道:“如果公路两旁有修车的不是很方便吗?”

吉永说,在日本,每个汽车和摩托车的生产厂家都有售后服务中心,这些中心和分店是遍布全国的连锁服务,无论车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只要给厂家的服务中心打个电话,对方很快就可以赶到现场,如果当时修不了,厂家会向你提供临时用车,问题车修理好后再给你送上门来。吉永说,如果道路两边有修车店既影响交通也不美观,质量也保证不了。

原来,这修汽车与我修自行车也是同样的服务方式。

社会就是个大企业,按日本的企业法人数统计,在日本二百万家企业中,资本级别在10亿日元以上的企业只有4195家,未满500万日元的达一百一十万家。大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关系是日本经济的特色,中小企业的发展是与大企业相依相伴的。

为了促进小规模企业的法人化,日本于1938年立法施行公司制度。制度做出了对出资人数、出资移动的限制和出资证券发行的禁止等规定。伴随着日本大企业的国际化发展,子公司、关联公司也随之国际化,它们在生产体制上逐渐完备,不再是单纯的组装和供应,而是建立起包括零件生产的垂直的综合性体制。

日本产业组织纵横交错复杂的网络体系,使各企业之间产生了共同体性质,能够内中生产、购买的,优先考虑集团内部交易,或者委托给纵向系列的分公司和关联企业,因此,分工化的发展也是保持日本企业活力的因素。

这种不同企业之间的依赖关系和发展结果使专业化企业越来越多,精细化生产程度越来越高,当然,为了竞争和生存,社会化服务也会越来越好。

企业的特点之一就是建立生产经营中各环节的有机组织,各个环节在其发展计划内是有机结合、不可分割的紧密关系。

日本的交通是很发达的,远距离有飞机、新干线,市区交通是电车为主。东京都内纵横密布的地铁、电车线路如同城市的血管一样。

那天,我到东京站接一位国内来的朋友。朋友乘新干线“光”号列车从大阪到东京。我提前二十分钟到了站台,看了车次表,到站时间应该是二点三十三分。我买票进了站台等着。很快就到二点二十五分了,可“光”号要停靠的八号站台上仍有一辆高速列车。旅客们还在上车。也许是我看错了?我又问了车站工作人员。几个人都说,没有错“光”号是在八号站台停靠。眼看时间越来越近了。我想,以新干线那风驰电掣的速度,停启速度也是很快的,眼看已经不足三分钟了,可站台上还有车停着,万一……这样想着,站台上的车开动了,启动速度很快,它还没有完全出站,“光”号就进站了。啊,真不得了,前后还不到两分钟时间。如果车辆调度或者车辆行驶过程中出现一丝马虎,那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