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钱庄经济名家访谈》

2010/10/20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老钱庄经济名家访谈:
从钓鱼岛到《瞄准日本财团》,中国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日本?!
                                         ——对话CCTV经济频道专家顾问白益民

2010年10月20日   出处:老钱庄论坛

 

        2010初秋,我国15名福建船员在钓鱼岛海域被日方非法抓扣,“钓鱼岛事件”让中国政府和国内民生闹得沸沸扬扬。那么,似乎抵制日货或者给与颜色甚至发起一场战争的呼声也很强烈,为此,老钱庄记者采访了CCTV经济频道的专家顾问白益民老师,倾听下这位对日本经济研究很深刻的专家,中国到底以什么样的心态对于日本?

        白益民,地道的北京人。曾就职于三井物产(中国)有限公司10多年;2006年,创建了“超级主义者”网站,率先提出东方经济学的理念,并推出了介绍日本经济模式的《三井帝国启示录》一书;2007年,当选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的理事,并组建了“财团经济研究室”;2008年,推出《三井帝国在行动》一书,引起经济界对日本商社和财团模式的广泛关注和探讨;2009年,在《第一财经日报》开辟专栏,担任《环球财经》编委,并成为CCTV经济频道的专家顾问;2010年,与媒体记者合著《中国反围堵》一书,并受邀赴多家国内大型企业集团授课,为企业高管层提供战略咨询。最近出版的《瞄准日本财团》一书更是成了研究日本经济、企业的畅销书。

        老钱庄记者(以下简称记者):非常荣幸直接跟白老师沟通和请教,在《瞄准日本财团》的书名下面,白老师起了个副标题——“发现中国的对手和榜样”,对手一般来说是竞争,榜样是我们学习的对象,那么,我们到底怎么样理解呢?

        白老师:我们在过去十几年,特别是日本在97年金融危机过后,我们实际上是瞧不起日本。出现在我们面前都是一些企业,如东芝.索尼.丰田。但是,我们不知道他背后是一个财团,一个庞大的体系。而这些财团又以无影的状态存在,看不到,摸不着。日本的技术,产业链都站在世界的高端位置,有很强持续的竞争能力,所以要把日本看做是对手来确立我们在世界经济中位置。当我们发现自己没有对手,不是我们没有对手,而是我们忽视了他们。

        说到日本是我们的榜样,过去我们一味的把美国当做我们的榜样,所有的大学教科书,所有的经济报道,都是围绕美国的经济或者美国的经济模式。但是,现在我们也发现美国也出现了问题,他搞金融,搞虚拟经济把自己也陷阱去了,而我们按照美国的模式和思维来解决国内的经济问题时,使得情况变得更加复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没有去关注日本,这是非常遗憾的。

        日本是排名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这只是从GDP的角度来看。如果从他的海外资产,他的人均GDP,从他的各种实体经济来看,他都是排世界第一的。玩金融,玩虚拟经济我们可以把美国成为老师,但是,如果我们这么玩下去,我们迟早要出大问题。

        我们应该趁早把我们的实体经济,产业经济搞好,打好基础。在这一方面最好的老师不是美国,而是日本。中国所面临的人口问题,环境问题,资源问题,技术问题,经济结构问题,产业升级问题在日本的发展和强大过程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些经验和教训。所以说日本产业经济,产业模式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而这又凸显在财团的作用,财团体制,其中包括他的核心:综合商社。在我的《三井帝国在行动》,《瞄准日本财团》都有明确的讲述。

        记者:翻开历史中国政府或者机构的研究课题,发现很少团体或个人研究这个“一衣带水”的友邦国家,白老师是出于什么目的研究日本的经济和企业的呢?在研究的过程中碰到过什么问题没?怎么样解决的呢?   

        白益民:这里说的友邦可能人们不太认同。但不管怎样,从长期的历史来看的话,除了那一段侵华历史以外,我们和日本是友好的。

我在我的超级帝国主义者网站上写过,日本是我们老师,我们是日本的祖师,意思是说,我们现在向日本学习,其实要知道日本很多核心的东西,如:文化价值观理念和一些模式都源自中国,而我们却把它弄丢了,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老祖宗的,日本从我们的老祖宗那学来的,我们学习日本实际上是把我们老祖宗的东西从日本拿回来,而我们研究日本经济,企业的背后其实就是文化,价值观。

        另一个问题是,我们过去只关注美国的模式,我们所有的媒体,舆论,大学教本,都是以美国为导向,这样造成了漏洞就是——中国经济实际上走向了极端化。中国应根据有自己文化属性有自己的模式,而这些就要参考不同的经济样板,他们的成功对我们有不同的启示,而我们却忽略了日本的价值。我们一方面忽略它,实际上造成我们不知道日本企业是如何行动,如何组织,如何布局。我前面说过日本的企业像一个军团,是有关联的。我们也不知道日本的企业是怎么行动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们很多的产业要向高端发展,或者想要升级的时候,日本已经对我们进行了限制和控制。这个实际上是我要研究日本目的。

 


        记者:西方玩的是资本,日本玩的生产制造和商贸,国内很多的生产型企业学习了日本的NS(5S到8S管理)、精细化管理,那么,您认为国内中小企业跟日本的企业在管理上还有多少差距?

        白益民:因为问的是中小企业,而我们谈的财团都都是大型企业,超级型的企业,也就是中国现在的大型企业在日本财团面前也只能算中小企业。从规模上,从全球化,从利润率,从技术开发能力,从产值等各个方面其实也只能算一个中小企业。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我们往往只看到了日本企业内部管理的的问题,如:精细化管理等,其实都是一个现场管理,所谓现场管理就在制造车间,在工厂的一些管理,但真正日本企业管理的核心不是在这些内部管理方面,而是外系统的管理,所谓外系统就是企业财团的管理,所以我想在中国和日本的在很多产业竞争上,最大的差距是大系统没有,甚至体制都没有,我把这个大系统的管理不叫企业管理,而叫财团管理,而我这么多年来主要在这个方面来做。

        记者:中国从西方管理学中学到“职业经理人”这个词汇,那么,国内很多的企业家/企业主主要向日本企业家学习什么呢?能否推荐几个学习的榜样?他们在治理企业的时候,有什么值得中国企业家借鉴的“财富”?

        白益民:其实这一点是我们一直忽略的一个问题,我国的晋商和徽商在经营运作中也是职业经理人制度,从《乔家大院》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是怎么在运作。二战过后日本的财团管理出现了一些变化,那就是职业经理人来经营,但其实都是由先前的家族职业经理人来掌管。西方的职业经理人是在市场上泛滥流动,而日本其实是保留着像我们晋商和徽商终生雇佣的传统。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曾对日本进行过大量的研究,也学习过他们的的制造业经营管理,特别是效仿过日本的“四大经营之圣”的管理哲学,现在的稻盛和夫在我国很火,他代表着日本制造业崛起的经营哲学,还有经团联的会长御手洗富士夫,他是佳能的社长,我们可以看到,虽然他在美国待了20年,但有人认采访时问他日本企业的成功是什么,他说日本制造业的成功,源于东方经营思想,

        日本人骨子里其实是坚持东方的经营哲学,虽然他们采取西方的技术,但“魂”还是东方的。而我们是全盘西化,我们没有魂,只有技术,日本从明治维新就开始坚持“和魂西体”我们应该重新的找回我们的“魂”。

        记者: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在历史上还是法律上中国都对这些岛屿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最近的钓鱼岛事件,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白老师您认为中国政府和国民以什么样的心态对待这个事件呢?

        白益民:这个问题我在世纪大讲堂上《日本财团的中国谋略》说过这个问题,他的背后其实是日本财团的力量和意志的体现。同时,日本的这种国际态度符合日本国内政治大选的要求。因为中国崛起,对日本形成竞争的压力,日本国内希望遏制中国,而日本政坛希望对中国强硬的立场,来赢得选民的支持。

        日本与中国很多经济捆绑在一起,不论是钓鱼岛,还有其他方面的博弈和合作,以后还有很多这样的事发生,我们应把日本纳入中国体系,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日本在海外的扩张,积累了很多经验和人脉,渠道,我们应考虑怎样和日本合作,在资源和能源上形成利益共同体。

        记者:最后非常荣幸白老师做客老钱庄论坛,老钱庄是07年开创的年轻的财经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老钱庄的发展,也请白老师给出您的建议,非常感谢!

        白益民:老钱庄的这个财经的企业是一个很有活力的企业,很有成长价值,他的存在社会的需求,是中国股民的需要,特别是中小股民需要。在老钱庄的发展过程中我想结合日本综合商社来提出建议。

        老钱庄不仅是一个平台,肯定是要向更高级的,更多的服务方向发展。而他的优势主要在综合服务上,在我的《三井帝国在行动》和《瞄准日本财团》中详细的介绍过综合商社的作用。他首先是做些中介的业务,随着业务的发展,经营,人脉资金的积累,开始向金融行业延伸,强化了情报,投资服务。而通过投行又衍生出很多新的产业,最终由把产业整合在一个大的系统里。他们并不采用西方的投行方式,以入股来控制一个企业,而是给他更多的企业提过综合的服务,让中小企业专心的做他的制造,日本的制造正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系统才在二战以后迅速的崛起。希望老钱庄能走向综合商社的路走,来为中国的投资人做出更多的综合服务。

        记者:真的非常感谢白老师在百忙中抽出了宝贵的时间,为老钱庄解答有关日本经济的一些问题,我想我们的采访将是持续不断的,能够为国内大众和中国的股民作出自己的努力是老钱庄的心愿,也是众多财经界专家、学者的心愿,再次,感谢白老师以及白老师的团队!谢谢,谢谢!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