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6网]

2011/5/20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白益民:日元汇率波动是国际资本抄底的结果——酷6网
2011年5月20日 酷6网 《酷访谈》

 

   

    主持人:各位酷6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新一期的“酷访谈”。最近经济市场上也是波动不断,尤其是外汇市场。今天我们也是为您请来了日本问题的专家白益民老师,白老师您好。
    白益民:你好主持人。

    主持人:给我们简单的分析一下汇率的变化,特别是日元汇率。我们看到经过了地震,先是跌下去,然后又拉起来,就是美元兑日元,先是跌下去再拉起来,接着又是冲高,又回落的一个过程。现在日元已经基本上重返年内的新高了,您觉得日元如此大的一个波动,是一个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白益民:我觉得这主要是背后的国际资本的一种博弈。首先我们看到大地震刚一开始的话,大家是一种恐慌性的。

    主持人:觉得日本不行了,就开始抛。
    白益民:抛,那么日元就往下降。这时候日本政府还扔出了很多的钱在市场上,就是各种救市的资金推出来。按道理说,如果说是我们看到美元在往宽松政策走的时候,基本上是下降。

    主持人:对。
    白益民:结果日元这块按道理说,大家的预期应该是抛出很多日元以后,日常的反应应该是下降的。

    主持人:结果特别是央行的注资之后,应该也是跌的。
    白益民:对,下降,但反而出现了上升,这个道理是什么?

    主持人:很奇怪。
    白益民:大家其实没有琢磨透。我们其实仔细来看一下,日本的这个市场,它说明抛出那么多日元,还上升的话,就说明有人需求这个日元才把它抬起来的。

    主持人:也有一种说法,说是国外的这些资金回救日本,觉得日本的经济可能出现一些问题之后回救行为导致的,您觉得呢?
    白益民:我觉得是两笔资金:一部分资金是日本财团的资金,这个叫回救,因为他救的是他本国的企业。因为他跌得很低了以后,从某种意义上讲影响了它国内经济的稳定,这是一个。但是日本财团救市跟政府救市的观点是不一样的,政府救市是为了稳定社会,日本财团救市,从某种意义上是为了要抄底,把它自己股票的底再抄回来,这是一个。

    再有一个阻击欧美资本对他进行抄底,实际上是这样的。所以他就有大量的日元需求。第一反应的我觉得可能还是日本自己的海外的资本回来以后,要抄自己的底。

    主持人:觉得我自己这个便宜了,我自己对自己是最了解的,便宜了,我先把自己的东西买回来,防止你们先捡便宜货?
    白益民:对。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欧美的资本,欧美资本实际上一直徘徊在日本股市上,但是他们没有下手,其实他们一直就有这个消息传出来,他们仍认为,其实在地震前那会儿就认为日本股票的市场是被低估的了。结果这次突然一下降以后,他觉得也是机会。

    主持人:好机会。
    白益民:好机会,所以他们也对日元有大量的需求,想借机抄底。所以我们会发现有两股资本又突然炒回来,实际上这部分资本远远超过了央行给它投入的这部分资本,它需求量更大,这会儿一下就把整个日元拉上来。

    而且你也看这日元拉上来以后,股票市场其实也是在往上涨的,那个一掉下来之后马上又恢复,就说明有人在收这个股票。实际上是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现在这个日元重返高位,您觉得未来一段时间日元的走势还是会向上升吗?
    白益民:它是这样的,其实在重返高位之前,我们还要看到日元有一段时间也下降了。

    主持人:对,波动性很强。
    白益民:波动性也很强。那么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这跟后续的,包括新闻媒体也在转移视角,什么利比亚呀,什么原油价格上涨啦。

    主持人:有的地儿比日本更乱。
    白益民:对,有的地儿更乱。这个国际资本其实又开始挪动了。

    主持人:觉得那边石油又开始好了。
    白益民:啊,又开始好了。包括日本的资本其实救完了市以后,他也要出来,实际上要回去。实际上这时候出来的时候,实际上是美国,欧美资本先带动的。也就是说欧美资本看这块我抄日本的底抄了一下,可能是受日本资本的阻击,也没占到太大的便宜,这时候他发现更大的机会在哪儿呢?是在利比亚这些石油方面。

 


    主持人:北非。
    白益民:所以这时候他就哗一下撤出来,又去弄那个。这时候其实是抛掉了一些日元,我们看日元就开始往下走低。国际油价还有什么黄金、白银就开始往上涨,所以有这么一个过程。但是这个过程完了之后,可能开始又要会过来要做空的时候,又发现日元成了一个避风港,他又需要,因为他的资金不可能做空这个石油或者卖出去了,收回的钱不可能全放在美元上,因为美元还是个弱势。

    主持人:对。
    白益民:还要回过头来放在一些其他货币上,所以我们看到日元又出现了一个上涨。

    主持人:这跟我们平常理解的是完全相反的,好像是日本经济有所好转的时候反而出现了一个日元的下跌这么一个走势,等于国际资本大幅撤离造成的?
    白益民:对,所以这个过程,你看最近日元又开始上涨,一个是跟国际资本的流动有关系。

    主持人:又回来了?
    白益民:又回来了,从那块的投机,白银已经卖空了,大幅下跌,原油,所以咱们现在肯定是从大宗的市场来看的话,现在国际资本市场是要做空的情况下,回过头来其实又在琢磨日本这个被低估的股票。

    主持人:找一个相对稳定的东西。
    白益民:对,实际上它还是回来想再拿日本的股票,拿它的股权。因为我们知道东电这个事情实际上放大了,放大了以后,实际上它拖累了日本的股市。但是日本的其他公司都是很良好的资产,所以在被拖累的情况下,(作为)国际资本来看,趁着你(被)拖累的情况下,还是进入你的市场。而且我们也知道,美国的金融资本跟日本的产业资本之间的博弈已经有几十年了,玩儿产业战争美国玩儿不过(日本)。

    主持人:玩儿产业战争玩儿不过人家了。
    白益民:玩儿不过人家。但是玩儿金融的时候,日本又不行,又处于弱势。当然不行是在前一段时间,那时候是在东南亚危机。现在他也很厉害,这些财团在海外的资本也很厉害,在跟它博弈。所以它前一段时间也没捡到什么太大的便宜欧美资本。但是欧美资本一直想把日本的产业再拿过来。但它拿过来不是真正的技术什么的都拿过来,他要的是股权,所以这个时间我想欧美资本可能还是在关注日本的产业方面,(想)怎么把它的股权拿到。

    我们前一段时间也在谈中投在那边失利,我们谈这个问题其实媒体谈了不少。

    主持人:对。
    白益民:其实我们应该从中投这个角度来讲,也要跟进国际资本,既然欧美都在抄日本的底,如果中投到底是坚持在那儿继续拿日本的产业呢,还是受制于国内舆论的压力就不敢动了,甚至卖掉了,跑了。

    主持人:现在他是什么反应?
    白益民:现在具体的我不知道什么反应,但是我估计压力很大,最起码我知道不敢轻举妄动了,不敢轻易动了。

    主持人:我们在博鳌的时候也见到了楼继伟,他对全球经济投资的展望是看得比较淡的,而且他是觉得欧洲是最差的,他基本上不会去碰欧洲;亚洲可能是略有机会。中投对今年来说应该是比较看淡行情的。
    白益民:谨慎了。

    主持人:他可能更谨慎一些,不敢轻易出击。
    白益民:因为这个东西,我们知道中投这种毕竟还是官方,不是民间资本,不是自己说话算数的,那个可能还关系到我这个领导,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

    主持人:可能一些战略布局先往后放一放。
    白益民:对,宁愿不出事。

    主持人:对。
    白益民:但是就是说我错过机会也没关系,没抄到底也没关系,但是如果要是我再投一次,再出点什么事…

    主持人:可能就要换人了,这个可能资金的性质有一定的很大的主导的作用。
    白益民:对。

    主持人:您给大家解释一下,之前白老师也说了,大量的资金去抄日本股市,要换掉日元,就说明在资本项目下这个日元是开放的。您觉得这个资本项目开放是不是导致了一个这种日元大幅的波动,或者国际市场汇率波动的一个主要原因?
    白益民:对,这个肯定是。我们知道这些资本一开放以后,实际上就无国界了。

 


    主持人:随时随地想换成什么货币就换成什么货币。
    白益民:对,而且他们随时在寻找机会,这种机会有的时候是真有机会,有的时候是做出的机会。比如大地震谁也没想到,但是机会来了,所以要抄;但有的时候是国际资本、对冲基金要做机会,在哪儿搞一些危机出来,然后想法进行抄底。所以这种资本放开以后,其实对产业型国家是很不利的,因为产业型国家需要一个稳定的产品的价格,原料的价格。因为真正赚取的是中间的这个加工的部分。在这个过程中大的波动会让工厂容易倒闭,因为原料价格突然暴涨,或者说什么的,会导致这种问题,然后这样子会给很多的国际的资本创造新的机会,你倒闭别人就要过来收你。

    所以我们看中国作为产业型国家,特别是我们处于产业链的低端的时候,我们要保护我们这个产业的情况下,对资本的放开,或者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还是要很谨慎的。

    主持人:所以我们现在资本项目还没有开放。
    白益民:对。

    主持人:在国际上您美元,美国人想买人民币是买不到的。
    白益民:对,他不能轻易的操作,因为你能轻易的操作,我们说他突然让你人民币升值了。但是他让你人民币升值越高,意味着就有可能要做空你,就像白银一样。

    主持人:对。
    白益民:白银我们知道如果都变成像人民币这么,人民币像白银这么浮动的话,那我们的产业会出很大的问题。

    主持人:对,很多人可能觉得先签了一个合同,过两天人民币波动了,赚取的这4%、5%甚至不够汇率波动的这个范围。
    白益民:对,有很多毁约,国际贸易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主持人:这个也是不利于产业,所以我们现在宁可放慢一点,稳健一点,也把人民币做得稳定,资本项目现在暂时不开放。
    白益民:对,因为你看美国可以这么玩儿,因为美国已经把它的产业全扔出去了。

    主持人:对。
    白益民:他就剩下钱了,他就天天玩儿钱。

    主持人:日本为什么没考虑到这个问题,而把资本项目过早的开放?我们知道资本项目开放也直接导致了美国用股指期货袭击日本,导致日本失去了20年。
    白益民:对。

    主持人:白老师给我们解释一下。
    白益民:这是他当初,实际上是他的产业资本在八十年代的时候把美国给打败了。

    主持人:极度的膨胀。
    白益民:嗯,极度的膨胀,而且他把很多产业都接管了。

    主持人:到洛克菲勒去收楼了。
    白益民:已经使全球的贸易失去了平衡。这时候日本迫于压力就两种选择:要么美国对他进行各种的制裁,贸易限制,说白了。要么你就是按照美国的游戏规则去做,至于说你结果是什么,日本人其实心里很明白,但是他也迫不得已,他必须在这种情况下,在美国安排的贸易体制的(框架)下来做他的事情,所以他不得不妥协。这个妥协的过程他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但是他也有所收获。就是他这个波动的过程中日元大幅升值,我们老认为是负面影响,但是日本借这个机会,因为日本跟中国现在的产业,我们老拿(现在的我们)跟日本的八十年代比。其实中国现在跟日本的八十年代比还差很远,八十年代日本的技术还有各种财团组织体系什么的都已经很健全起来了。

    主持人:包括平台。
    白益民: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以进行产业升级,换取更多的利润,来适应涨价,就是这个汇率上涨的来消化,这是一个,他有这个能力;第二他通过汇率上涨,实际上很多的海外收益获得了,他等于用日元去买矿就便宜了很多,买资源就便宜了很多,而日本就是一个缺资源,当时缺资源的国家,他需要这些资源,所以他需要扩张。他扩张的话,他的汇率上涨导致他的日元升值的话,实际上很多地方我们看到,他这块收益的部分我们没去提,我们老说他的产业怎么受冲击,其实受冲击也并不是很大,他通过把很多产业转移到东南亚,八十年代,韩国、什么台湾地区,实际上他也躲过了日元升值的一些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在说日元升值这个问题上,我们过多地去谈它的负面影响,没有看到它很多有利的地方。

    主持人:您觉得广场协议以后,日本受到的冲击还不是特别大?
    白益民:我觉得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看到受冲击是指他的本土,他的产业一外移当然GDP上不去了,但是实际上对他全球来讲的话,实际上进行了扩张,然后整体的财团…

    主持人:日元值钱了。
    白益民:日元值钱了,然后在海外这个拿的矿实际上也便宜对他来说,等于他实际上在全球的利益是扩大了,但在日本本土是受了很大影响,他产业一外移,内部的税收也降下来了,国民的收入也不在往上涨了,实际上是内部,但是从全球的角度来讲他是一个赢家。

    主持人:我们也要跟这次日元波动的一个事件相联系,现在日元也是处在一个回到年内高点的这么一个升值的过程,会不会日本地震,本身就对日本的本土产业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现在日元升值,会不会在这个产业的影响上雪上加霜?
    白益民:是这样的,我们看到的还是在谈日本的本土,实际上对本土肯定是有很大的影响。

 


    主持人:分成两块看,看日本得分成两块看:本土和海外?
    白益民:对,必须得分成两块。因为在日本海外经济体的收入增长规模要超过他本土。因为我们还是一个大陆型的,就是内需型的国家。

    主持人:我们老按照我们的想法。
    白益民:我们老按照我们的想法,因为我们看的是国内。

    主持人:对。
    白益民:我们基本上没有出海,我们出海一出去就被人打回来了,所以我们老是以自己的这种方式去看。但是在日本实际上应该是看他的全球活动,内部本岛只是他的一部分,或者说现在已经不是最主要的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内部肯定是受影响,日元升值。但是日元升值对他的涨个10、20对他影响不大,因为他保留的是高利润企业,就是说他的这种高利润企业,甚至一个芯片的利润你说它有多少?它甚至是几倍的(利润),你看它原材料才有多少。

    主持人:你觉得他不在乎现在日元升值的这个?
    白益民:对,日元升值对他本岛的这个企业,产业转移他已经完成了,他剩下的都是高利润的企业,对这块有吸收能力,不是影响很大。所以说我们看到就是说,总体来说,日元的升值现在它的承受能力要比以前要强很多。

    主持人:我记得去年是我们国家去买日本的国债,没买多少,日本就已经喊了,说你们因为买我们日本国债造成我们日元升值,他们已经不干了,这是什么原因呢?
    白益民:这个事情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我觉得是媒体故意放大。

    主持人:没有这么大的?
    白益民:没有这么高的怨声第一,第二他们可能有一种被外国经济侵略的感觉。就是说一般你看美国的国债都是外国持有的,但是日本的国债都是国民持有的,百分之九十几都是国民持有。

    主持人:他不习惯于像美国那样,把这个(本国国债)卖到全世界去?
    白益民:对,他不是这样子。所以说你一旦大规模的买他反而有点不习惯,他觉得你有点经济侵略他的那种感觉。

    主持人:美国人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呢?
    白益民:美国人实际上说白了那个印钞机都是他印的,他买了以后,说白了我是债多了不愁,而且他是把你绑架了,是这个感觉。但是你去拿日本的国债的时候,日本的那种国民性,包括他本身的那种国债,持有国债实际上他们还投到他的产业里头,也就是说你的国债有可能会影响他的产业,所以这块可能他的概念不一样。美国的国债是游资,最后都进入到高盛,给他们去玩儿钱去了,实际上这个概念不一样。

    主持人:美国人更习惯于借钱过日子,日本人可能觉得拿着自己的钱还是踏实一点。
    白益民:对,这个还是可能经营的模式各方面都不一样。

    主持人:所以说中国的钱,除了投美国,好像没别的地儿投,投哪个国家,哪个国家都不干。
    白益民:对。包括往欧洲(投)我估计也不大,因为德国在那边的势力。

    主持人:对,德国跟日本的这种思维模式差不太多。
    白益民:对。

    主持人:我们看到最近美元也是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走势的波动,从底部,美元指数从底部反弹起来。
    白益民:嗯。

    主持人:这是不是对日元的冲击也比较大?
    白益民:这块我们看,美元的这个反弹主要还是跟大宗的商品市场有关系,最近我看白银暴跌。

    主持人:白银暴跌,黄金也是出现了一个高位回落。
    白益民:回落。然后石油也是往下降,所以这一系列的影响,我的看法就是说,很多的基金,对冲基金实际上在里面进行操作,他们的目的我觉得主要还是,一个是帮助抬升美元的信心,因为美元实际上现在已经从某种意义上讲在全世界已经失去了信用了,就是大家已经认为它是一张纸了,谁都不想留它,宁愿我去拿矿产,拿金银去,我绝对不去要它,甚至我去拿日元去,也绝对不去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市场有时候我们知道大家有一种超出了一种理性的去投资了,我只要不想要美元,那我就得找,只要有什么我就去买。这样的话,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看大宗商品往上涨得很厉害。

    涨到这个时候,其实为对冲基金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如果你市场平稳,对冲基金不好操作,他没有什么可(获利的机会),正是因为你有这种涨跌之后,他前面,如果前面有提前埋仓了以后,那么后面他要做空。首先先要把利润提走,就是说我这块涨到一定的时候,反过来,因为这些对冲基金很多都是这种专门研究全球经济的,他不光研究全球经济,他还能跟全球的评级机构,舆论机构都捆绑在一起,这时候如果他需要的话,他可以做空这个市场。所以我们看到最近这个大的市场波动的时候,我认为可能是一个大的做空的过程,这个大家要关注它。

    主持人:对冲基金用句俗话说基本上是砸场子的,很少有做场子的。
    白益民:对。

    主持人:基本上都是你出现什么泡沫或者什么,他就过去做一笔空,套一笔钱走了。
    白益民:对。

    主持人:基本上正常的市场波动都是价格围绕价值波动的,有时候偏离价值过大的时候,这时候就是对冲基金出手的一个很好的时机。
    白益民:对。

 


    主持人:唯一他们失手的一次好像就是在俄罗斯上,俄罗斯欠债不还的这种情况,让对冲基金很头疼。
    白益民:因为对冲基金玩儿的还是市场,一旦突然你说我不跟你玩儿市场了,他没辙了,一点儿辙没有。就跟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他们也是玩儿了一把嘛,最后等于是包括在香港想跟中国这块博弈一下,但是我们不跟他玩儿这种市场经济,我们到时候中央政府说了,我们要支持香港,最后政府出来的时候,他没辙了,他也没辙了。

    主持人:包括当时的俄罗斯没想到国债还能不还,这个也是让他们损失惨重。
    白益民:对。

    主持人:最近金银的价格向下,您觉得这种贵金属是不是真的有泡沫了?
    白益民:总的趋势来看,我认为特别像黄金,它实际上是一个真实的货币的反映。

    主持人:还是货币。
    白益民:还是真金白银,就是说我们一旦说,就是说其他的货币,特别是像美元你没有信用的情况下。

    主持人:人家已经说了,六月份我就推出了,QV2(音)到日子了。
    白益民:他退出了以后,说是退出了。

    主持人:还是不相信他?
    白益民:看后面的表现,如果最后他退出了以后他国家经营不下去,那怎么办,他产业又没做起来,那他靠什么支撑他呢?他那些债务怎么还,后面的政府怎么运转,财政怎么办,他如果没有的话,他只能说我QV2退出,但是他并没有说我Q3、Q4不上,没有预备,这个东西到时候根据需要还可以再上。

    主持人:就是大家现在还都没明白到底美国应该怎么玩下去?
    白益民:对呀。这个东西他现在只是这么说,当初他有没有说过他弄Q2,弄Q1的时候,有没有说有个Q2在后头?有没有说过?

    主持人:之前也没有预期过,就直接就出来了这个QV2的这么一个量化宽松。
    白益民:对呀,所以说这个事情我们不能,因为我们还是看美元到底靠什么支撑。如果他没有支撑的话,那么世界必须得有一种货币来支撑,这个事情最后想来想去真正的世界货币是什么?就是真金白银和石油之类的资源性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你一定要不断地去攫取,但是又是有限的这种资源,而且像黄金就是传统的货币,只不过我们(后来用)美元跟它脱钩了。

    主持人:脱钩时间比较长了。
    白益民:对。

    主持人:您觉得还能回到原来那种以金银为代表的这么一个价格体系之中吗?
    白益民:可能很难,因为你的经济已经膨胀了,金银无法衡量你的经济,没法儿用那种东西衡量,所以你现在没有可替代性的货币或者一种货币出来,可能大家会以金银作为一种标准。实际上并不是金银涨了,而是因为美元贬值了,因为世界货币都在贬值,在这种情况下提升了这个金银的一个保值的价值,所以这样的话,我觉得在美元不确定性因素的这个情况下,黄金、白银还是一个长期的一个…

    主持人:长期看牛的。
    白益民:对,长期看好。因为最起码我觉得世界调整整个的货币体系,能够最后稳定下来,得有几年的时间。

    主持人:但是金银好像走势也不一样,特别是银从去年开始,有一点后发制人的这么一个追赶的态势。
    白益民:对。

    主持人:银和之前有一个叫金银比价的这么一个基本公式,算金银的这么一个价格的比值,应该在一个比较合理的60左右的范围,但是现在白银上升得比较快,已经完全压缩了这么一个比率了,您觉得这个白银最近是不是有点高涨了?
    白益民:你的1:60的比例我不知道是怎么算出来的,但是我当初也跟宋鸿兵做过节目,《货币战争》的(作者)。

    主持人:他是很看好白银的。
    白益民:对,他是很看好白银,他说传统的比值应该是在历史上几百年的比值好像应该是在1:15,那么你的1:60他认为差了四倍呢。

 


    主持人:那现在来说白银应该还算是低估的。
    白益民:还是被低估,前一段时间涨到,白银涨到接近50美元的时候,人民币差不多到10的时候,可能那时候的比值是在1:30几的时候。

    主持人:对。
    白益民:所以就是说大家就看你对那个衡量的到底平均值应该是比例在哪儿,跟期望不一样的话,可能投资的就不一样。比如说期望真是1:15的话,肯定我觉得还是…

    主持人:他算的可能是几百年,我们这个算的是过去的几年的时间白银和黄金的走势。
    白益民:但是你要如果按照最近几十年的角度,30年我记得好像看到的一个比例是1:30几。

    主持人:1:30?那基本上现在还是在一个中值的水平。
    白益民:可能是在1:30的水平,所以说我们来说,到底这个怎么来衡量,可能我们现在心里没有一个稳定的杠杆,到底这个东西,这个线在哪儿,所以就造成了这个幅度,每个人有自己的判断。

    主持人:我们看到银的波动远远超过了银,包括这两天银是十一分钟就出现了一个大跌的一个走势。
    白益民:对,而且白银,中国原来用的货币是白银来衡量的。

    主持人:中国没金。
    白益民:对,所以中国传统上都是以白银。

    主持人:对。
    白益民:最近等于是我们重新又好像发现了白银作为货币的一种属性,所以中国的投资者可能在里头下的本钱还是很多的。就是这块到底最后我们能不能把这种白银也作为一种货币来用的话,我感觉可能很难。因为它必须是一个世界性承认的东西,黄金是一个世界性承认的,传统的世界各个国家都把黄金作为货币。

    主持人:金币。
    白益民:所以我们说白银要作为一种货币可能很难,但是白银有很高的工业用途,我们看到它实际的需求,包括我们看中国…

    主持人:那不如买铜了,铜可能更大,说工业用途。
    白益民:但是白银是有一些必须用的,比如我们现在的光伏产业,这种银浆,反正有很多工业的,还有现代电子的集成电路里头,还有很多这种工业用途。所以它这块工业的需求其实也是有一定对它价格抬升的需要。而且我们看中国原来是白银出口国,但是最近几年都是白银大量的进口,3000吨还是多少一年。这样大规模的进口的话,我们会发现,实际上我们很多,一个是可能开始大家开始搜集、储藏一些银的东西,更多的我觉得中国的产业的发展也需要大量的银。这样的话,我想中国花人民币去买银,我觉得是好事,不管是老百姓买了还是谁买了,先把它买到手,低的时候我就买,把它先拿过来。因为中国既然是个产业型国家,工业需要量那么大,然后传统大家又认为它是一个货币的属性也有,中国传统认为,你外国人不认它,我中国人认,反正我就拿过来作为一个货币的属性,我觉得还是有价值去投资的。

    主持人:您跟宋老师观点一样,基本上还是看好白银的一个长期走势。
    白益民:对,长期我不认为那种爆炒,但是我认为它是一个储蓄的方式。

    主持人:储蓄的方式?
    白益民:对,就是说同样储蓄你把它放在人民币的账户里,它就那点利息。

    主持人:比票子靠谱?
    白益民:对,现在你等于是负利,通货膨胀。你要把它放在白银的账户里,现在工商银行有那种纸白银的账户,你就当成是存款,不要去炒,低了你就买点,低了你就买一点,从长期的看,也许你这一年波动这么大,但是你存个三年定期看的话,我觉得还是有很好的收益的。

    主持人:嗯,当成一个储蓄的账户来投资。最近整个世界汇率波动好像都是很大,现在人民币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我们还是处于一个稳步升值的过程之中。白老师怎么看人民币升值的步伐?
    白益民:我觉得人民币升值是不可避免的。

    主持人:不可避免,必须要做的?
    白益民:对,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不是人民币升值,实际上是我们的人民币在贬值,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一直挂着的是美元,美元一直在贬值,实际上我们是在贬值。
  
    主持人:我们主要是对美元升值了,其他的主要货币。
    白益民:对,其余的主要货币,对资产、资源性的东西我们全都是在贬值,所以从中国的角度来讲,我们实际上对美元升值,并不意味着我们真的升值,实际上我们还是在贬值,应该有个调整,特别是我们要消化资源价格对我们物价的影响,这些东西都需要人民币的升值。这个东西但是绝对不是那种一次性的升值,这种会给外国的资本带来很大的这种…

 


    主持人:您不同意一步到位的方法?
    白益民:绝对不能这样子。

    主持人:但是一步到位的升值理念提出的也就是说要规避到这种外资对于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好像就是突然升到位了,让你没有预期可炒了。
    白益民:不是,我觉得提出这种(观点)的人是别有用心,他绝对是外国资本的代理,来说这种话。你一旦升值的话,外国资本见到利以后马上开始抽空,你还是挺不住,到时候还得往下降,但是他们已经获利,开始了结走了。你慢慢的升值他不知道该怎么获利。

    主持人:但是缓慢的升值,就是说几年来单边的升值,会不会他只要把钱搁在人民币的资产下,就肯定能够获利?
    白益民:他获利,但是你要知道,人民币其实也是在不断地扩大规模的。表面上看是,但实际上中国的劳动力在上涨,很多东西也在上涨,也会消化他在这里的价值。我不认为(会这样)。而且你如果突然升值,第一对你的贸易和产业有很大的打击,这下有很大的打击。再有一个你给国际资本存在了一个套利的机会,他们会一下撤走,这样你的经济受损可能会很大。

    但慢慢的升值,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有升值的预期,大家知道你在慢慢升值,未来的五年都知道你人民币不会降而且会持续的升值,所以大家都会愿意持有人民币,愿意持有人民币的话,你就可以拿人民币代替美元进行国际交易。比如我去买石油,你就告诉他我人民币肯定将来五年是慢慢升值的过程,你拿我人民币肯定是放心的,以后咱们就用人民币结算了。很多国家就愿意跟你用人民币进行交易,那美元慢慢就靠边站了。

    主持人:扩大人民币的影响。
    白益民:对,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大的好处。

    主持人:人民币这个话题,可以说各个专家或者经济学家都有不同的观点,包括(30:56)教授之前就提出了“变相升值”,或者说突然升一点,然后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不动了,等你没反应的时候再升一点,是这种情况;还有一种一些像什么周其仁教授提出了说人民币就不应该有这种升值的这么一个情况,汇率的波动就完全市场上的买入卖出决定的,现在人民币这种资本项目下不开放,所以才导致了人民币升值的问题。您觉得人民币,包括升值升到什么位置,您心里有没有一个预期?
    白益民:我感觉升值,在近三年我觉得升到5的位置可能是比较理想的。

    主持人: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白益民:但是这个东西也不好说。因为跟国际市场其他的货币的变化,这三年你知道还会发生很多其他的事情,但是如果按照正常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它往5的方向升值,可能是比较合适的。

    主持人:那还有百分之十几的空间。
    白益民:不止百分之十几,可能百分之二十。

    主持人:百分之二十的空间,这个对中国的制造业或者出口产业是不是冲击太大了?
    白益民:我不认为太大了,因为现在的制造产业真正受到冲击可能是自身内部的劳动力涨价,原油各种这个涨价,这种空间都已经超过百分之二十了。

    主持人:那您还要再给它加上百分之二十的汇率波动?
    白益民:但是最终的我觉得是中国自己的产业转型,因为你的产业转型以后,你的利润率提高了。日本实际上八十年代产业转型以后,它的企业利润率提高,实际上说白了就是日本的国家利润提高了,也就是我们中国现在没有国家利润,我们老是在讲经济规模,但是我们规模越大,结果我们在赔钱做生意。我们这样的话赔钱做生意,我宁愿通过升值压缩一下经济规模,提高利润,这样的话,不光是一个利润的问题,实际上是让中国的产业要升级,你的技术要升级,要逼迫你。如果说我们再吃老本,你再吃个十年、二十年,劳动力都不行的时候怎么办?与其(这样)在那之前我们自己造一点危机,然后逼迫这些企业进行转型,要进行升级。你不行就该淘汰淘汰,该往内地转移往内地。因为中国可转移的空间还很大。

    所以你逼迫他们向劳动力低,或者劳动力充足的,还有地价低的地方进行转移。有利于中国的区域平衡。我们现在实际上变成了沿海城市是高收入,房价各方面炒得很高,如果你进行人民币升值你会发现现在已经开始有很多工厂往内地转移了。

    主持人:我看到了。
    白益民:逼迫他们往内地转移,实际上可以减少区域化的差距,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

    主持人:就是说整个在未来的这么一个可以看到的背景下,我们先调整了,主动的进行调整,可能损失还比到时候真正出现危机的时候,可能损失更小一些,而且获得的主动权也会更大一些?
    白益民:对。

 


    主持人:您觉得对整个世界未来一段时间的预期给我们展望一下,包括美元的预期、日元的预期,会是怎么样的在未来一段时间?
    白益民:我的感觉就是可能未来一段时间,美元肯定还是处在一个下降的通道。

    主持人:美元还是下降的。
    白益民:日元有可能会继续升值。

    主持人:继续升值。
    白益民:但是因为这有个心理因素,据说有这种说法,这个日元一到80的话日本政府会出来干预。但是从整个的市场情况来看的话,我觉得日元还是会处于一个长期向好,就是向上升值的,我们不能说向好,因为很多日本人,或者有些人认为日元升值不是好事。它会往上升值。

    这个还有一个基础的因素,就是人民币的升值可能也会促进日元的升值,带动。为什么呢?因为中日之间的产业这种关系紧密度已经很强了,中日韩,东亚地区的产业关联度非常强,我们知道日资在中国有1万多家企业。我写那本书《三井帝国在行动》就是专门剖析日本在中国的各个经济产业领域的布局和渗透。它实际上跟你中国的经济已经捆绑在一起了,也就是说你人民币的升值,也会对它日元的升值产生影响,在这种大的产业背景的情况下,我认为总体来看日元还是要升值。

    主持人:对于投资市场,或者外汇市场的话,您有一些什么样的投资建议,或者说现在该找点什么东西去进行一些避险,或者是货币的避险,或者货币的投资?
    白益民:现在从,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资本市场处于一个震荡期。

    主持人:对。
    白益民:你说哪个是避险的,如果从真正的市场的逻辑来看的话,我可能还是认为这个有色金属是一个…

    主持人:就是在股市上有色金属或者是稀缺资源。
    白益民:对,这些资源,我们可能还是作为一个避险,但是我们还要看到,国内现在经济处于一个收缩期,就是整体宏观经济其实并不好,股票市场我们看其实也能反应出来,在阴跌,估计得有半年的时间,我觉得股票市场可能并不见得是一个好的,总体来说不是一个好的方向;房产可能也不太好了。

    主持人:对,受到压缩。
    白益民:再有就是说贵金属这次的一次打压,很多人的信心有点受冲击了,本来是兴致高涨的往这边走,黄金白银的往里边投,现在可能大家处于一个迷惑期:到底我这个钱应该往哪儿放?

    主持人:对,钱没地儿去。
    白益民:其实还是钱没地儿去。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建议说是可能适当的增加一些稳定性的收益,不要这种大的波动里头。

    主持人:固定收益?
    白益民:包括我们如果再往上调息,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买一些国债。因为你知道,经济的这个膨胀以后,经过货币的收缩,在一定时期以后会造成这个经济各种指标下降,那么股市下跌,这时候你拿了高利息的国债以后,你可以做个长期投。如果你再回过头来发现新的机会做投资的时候,你可以把国债抵押到银行换取流通的货币,再投入到股市或者投入其他,这样子你会拥有一个长期的高利息的国债,因为国债到一定顶端的时候,经济下滑的时候,他肯定又往下调了,又进行新一轮的下降通道,就是国债的利息往下调的下降通道,而你持有的高利息的这个国债的时候,可以作为抵押的时候去融资,将来去融资都可以用,并不是说这东西钱就被拴死在那儿了。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白老师今天做客我们的“酷访谈”,也是跟我们分享了日元汇率的波动,包括说到了美元、说到了人民币,也说到了贵金属,最后白老师还给了我们一些投资上的建议。非常感谢白老师,感谢您收看本期的节目,再见。
    白益民:谢谢大家。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