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

2010/5/1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中国高铁的国际化迷局——《看世界》

出处:2010年5月《看世界》
 

 

        理查·布鲁贝克是个中国通,他有着将近15年的亚洲工作经验(其中5年在中国),他在上海为世界500强的企业做中国市场与策略咨询。他在他所创立的网站“条条大路通中国”中问到“中国何时对外输出品牌?”,很快,中国公司即将投标美国高铁建设的消息让他很兴奋,中国高铁要来美国了吗?

      但事情或许并不那样简单。随着中国高铁走向世界的报道曝光,日本方面的质疑之声频出,本刊记者专访了著名日本财团研究者、《三井帝国在行动》作者白益民与《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加藤嘉一,解读中国高铁走向世界的待解迷局。
  
 
      中国高铁能否打进美国市场?
  
      据美联社报道,早在去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就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相约共同发展高铁技术。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也表示正在组织相关公司去参与美国的高铁建设投标。美国计划在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伊利诺里斯州修建高铁。王志国表示中国国有公司已经在土耳其和委内瑞拉开始修建高铁,中国高铁走向世界的步伐刚刚迈开。中国已经与俄罗斯政府签订了高铁建设的合作备忘录,并打算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的高铁建设计划中投标,波兰和沙特也对中国高铁表示了浓厚的兴趣。中国高铁品牌可以打进美国市场了?

      一个叫里诺德的人在“条条大路通中国”上留言说:“政治可能是中国高铁进军美国市场最大的障碍。看看欧洲的空客是怎样在美国的政治压力下退出美国加油机项目的吧,那可是我们的盟友啊!更何况是中国的公司。”

      虽然铁路或许不像战略加油机那样属于军事机密,但是中国高铁进军世界的路途确实并不平坦。美国媒体评论普遍认为,高铁修建计划有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之一,而美国有这方面的公司,这是发展这些公司和增加美国人就业的绝好机会,不能拱手相送给中国公司。

      但美国人确实对中国刚刚开通的武广高铁望洋兴叹。克莱?迪娄在他为美国大众科学网所撰写的中国计划修建通往伦敦的高铁的新闻时最后写到,就在中国计划用高铁联通世界的同时,我们却无法让联邦政府、地方政府就投资问题达成协议,修建一条从芝加哥到圣路易斯、从圣弗朗西斯科到洛杉矶的比中国高铁慢好多的快速铁路,真愁人啊!

  
      日本公司为何质疑中国高铁? 

      中国高铁发展的突发猛进,最先引起了日本公司的异样情绪。日本历史最悠久、也最为繁忙的子弹列车线路运营商——东海旅客铁道株式会社社长抨击中国不断发展的高速铁路行业“窃取”外国技术,并且在安全上打折扣。

      这背后的角力就在于,JR东海正瞄准佛罗里达和得克萨斯州的一些项目,以及洛杉矶至拉斯维加斯的一条拟议中的铁路线,后者也还吸引了一份来自中国公司的投标。尽管中国高铁的研发是部分基于日本“新干线”,但如今,中国自主产权的高铁已经和“新干线”成为了高铁建设国际市场中的一对竞争者。

      《三井帝国在行动》一书的作者、日本财团研究者白益民在接受本刊专访时说,在日本,新干线是由几大财团所掌控的,对于日本新干线的国际推广也是这些财团牵头在做。台湾高铁就是由日本三井财团牵头,而与中国大陆合作研发“和谐号”的正是日本三菱财团。白益民认为,日本的高铁技术在亚洲有着很大竞争优势。韩国曾经想引进日本的高铁,但是由于政治、历史等方面的分歧,最终引进的是法国技术。但之后韩国方面曾透露悔意,因为韩国的铁路系统好多是日占期间所遗留的,与日本的铁路系统很相似,工程难度相对较小,而日本高铁的稳定性好。后来在台湾高铁的计划修建中,李登辉在政治上的亲日就直接导致了台湾引入日本高铁技术。

      白益民认为,日本“新干线”高铁的国际竞争力就在于,它是由若干个财团牵头的,共同合作开拓国际市场,每个财团所拥有的商业信息情报机构资源庞大,使得整个项目极具国际竞争力。在这一点上,中国高铁建设的相关公司显然处于弱势。而且白益民坚持认为,日本“新干线”高铁的高端技术依然是国际一流的,中国的相关技术是否能与日本抗衡,还是一个未知数。

     日本人加藤嘉一生于日本伊豆,他说那就在“新干线”边上,所以高铁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作为一个活跃在中国媒体上的日本人,他认为中国高铁属于“后发型”。虽然规模很大,但在很多细节上还有待完善,“比如售票的信息不明确就有点让人发昏。相对于普通铁路来说,高铁是高价的,高价的东西也应该是服务更好、更加人性化的,否则你凭什么卖那么贵的票呢?”

      关于日本国内对于中国高铁与新干线的市场竞争问题,加藤嘉一说,日本国内对于中国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敏感,不仅仅是高铁问题,甚至对于韩国也是一样,“日本媒体经常会说,我们在核电站建设上某一点又输给了韩国,日本国内对于近邻的长处总是很敏感的,包括中国的经济外交,甚至连孔子学院在海外的扩张,都让日本人感觉到了一种紧迫感。”

      日本《朝日新闻》的时评说:“尽管日本的高铁科技是世界最好的之一,但却无法打入国际市场。日本的高铁科技过于注重日本本身的标准,它的发展过程过于孤立,日本的整个铁路事业只懂得往内看。”

  
      中国人对高铁的需求之切
  
      加藤嘉一对于中国武广高铁在春运期间高达98%的上座率有着他自己非常独特的看法。“中国的国情与日本很不一样,在日本,火车总是空的,没有多少人坐,但在中国总是满的,因为中国人口的流动性太大了。”    

      加藤嘉一还把“蜗居”、“蚁族”等社会问题都与高铁联系了起来。“据我观察,春节期间乘坐高铁的主要还都是回家的人流,他们为什么要回家?在我看来,他们选择回家,实际上是在选择一种叛逆、逃离和释放,无论他们是‘蚁族’也好,是‘蜗居族’也好,还是‘房奴’也好,他们在大城市中一年以来所经历的郁闷、压抑等等的不良情绪,都可以在回家进门的瞬间得到充分的释放,这就是高铁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的原因。”

      那么,老外们会像中国人一样痴迷于高铁吗?这是中国高铁进军世界市场的又一个问题。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