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 [今日观察]

2010/5/5 0:00:00

发布时间:

浏览次数:

0

日本抵御美国打压经验值得中国借鉴——透视美日贸易摩擦——《今日观察》

2010年05月05日 来源:CCTV2《今日观察》

 

        美国和日本,这两个中间隔着太平洋的国家,在过去的50年当中,它们之间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经济较量,从纺织品到钢铁、从家电到汽车,贸易争端首当其冲。

        今天当丰田汽车再一次在美国遭遇挫折的时候,人们似乎依然在其中能够找到四十多年来日美贸易摩擦的遗迹。而现在,中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顺差国、最大的债权国。逼迫人民币升值的声音甚嚣尘上,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意。《广场协议》的25年之后,中国该怎么应对?
 
        1965年,日本对美贸易第一次出现了5.9亿美元的顺差,这一年是日美贸易的分水岭。日本从一个被美国的小兄弟,成为美国经济的对手。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同年9月,美国邀请日本、联邦德国、英国、法国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在纽约的广场饭店举行会议,基于对日本经济实力过于乐观的估计和日美军事同盟的特殊关系,日本同意干预外汇市场,使日元大幅度升值,这就是著名的《广场协议》。
   
        《广场协议》签署后,日元对美元升值,这导致一方面日本出口产品的竞争力被削弱,另一方面日本的财富大幅增长。这导致了日本企业的海外投资热潮。1986年,丰田在美国的第一家工厂开工,之后包括马自达、日产、本田等众多的日本汽车企业在美国投资设厂。1989年,三菱地产买下了纽约市中心的洛克菲勒中心、索尼买下了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美国人惊呼:“珍珠港事件再一次上演”。
 
        《今日观察》系列节目——透视美日贸易摩擦采访白益民专家围绕发生在上个世纪的美日之间的贸易摩擦来展开评论。

        这两个中间隔着太平洋的国家,在过去的50年当中,它们之间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经济较量,在这场较量当中,贸易争端首当其冲。从纺织品到钢铁、从家电到汽车,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美日之间的角力?这场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博弈会给今天带来怎样的启示?


        首先,战后50多年的时间当中,日美之间发生的贸易争端。
   
        纺织行业是战后日本经济发展的龙头,1美元衬衫等出口纺织品成功席卷美国市场,开始对美国纺织产业构成威胁,也引发了日美之间的纺织摩擦,日本一部电视剧《官僚的夏天》某种程度上折射了当时的景象,最终日本让步,两国在1971年签订了日美纺织品协定,纺织品贸易摩擦得以平息。
   
        此后,美国人发现,身边的日本货还在增加,两国贸易摩擦从纺织品扩大到彩电、钢铁、机械、化工等领域。1976年,日本向美国出口彩电占美国市场的40%,美国部分电视机厂家要求限制从日本进口,对日本倾销行为提出诉讼,日本再一次采取了单方面的自动限制对策。在1977年,与美达成维持市场秩序协定,三年有效期内,每年对美国出口电视机限制到175万台,同比削减了40%,上世纪80年代后,经济实惠的日本小汽车开始抢滩美国市场,每四辆中就有一辆是日本车,美国号称“车轮上的国家”,开始迎接日本的挑战,从1979年到1992年,有关汽车贸易摩擦的谈判,几乎就没有间断过。
   
        90年代初期,美日的汽车贸易赤字占美国对日本贸易赤字的3/4,199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甚至亲自挂帅为美国汽车充当推销员,并警告汽车问题已经成为具有政治意义的问题,此后,日本决定从当年起,把对美国的轿车出口量由230万辆降为165万辆,并以行政命令形式将新定的出口限额分摊给日本各大汽车生产商,进入2000年,日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基本上都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解决,单个产品,单个行业的激烈贸易冲突趋于平息。
   
        1992年,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已达到500亿美元,面对日本人暴风骤雨式的出口,美国开始抛出一个个反击武器,第一招,实施公开的贸易政策,一方面是对日本实行报复和制裁,另外自己也开始实行战略性贸易。1987年3月,美国对日本四种电子产品,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日本政府此后向美国承诺,开放国内商品,资本和劳务市场,允许美国企业参加日本机场的建设;
       
        第二招,侵略性的单边主义战略,美国实施这一战略的有利武器是超级301条款和特别301条款。1974年,美国修订贸易法中的第301条,规定当别国有不公正或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时,美国可以采取制裁措施进行报复,此后,美国又拿出超级301条款,提出不经过世界贸易组织的许可,采用单方面措施对日本出口的豪华小汽车征收100%的关税,经过拉锯式的谈判,两国最终达成协议,日本放宽对国内汽车配件市场的管制;

 

        第三招,开展政府间谈判,政治外交手段并用,美国还不断通过政治外交手段来实现经济谈判所得不到的利益,迫使日本在金融,汽车,钢铁,航空运输,农产品等领域与美国达成协议,强制日本从美国进口商品,扩大其在日本市场的份额,针对贸易摩擦,日本也在积累经验,通过自主出口限制,扩大对外投资,规避和转移冲突,以及利用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等手段缓解摩擦。在2000年,日本还掉头向东,与亚洲多个国家建立稳固的经济贸易关系。
 
        经济全球化,应对贸易摩擦,成为世界性话题,机制与平衡,贸易摩擦能否妥善规避?
 
   
        主持人:在前面的节目时间当中我们截取了日美贸易当中的一段真实的历史,其实我们如今再来放大这样的历史的时候,你会听到很多专家和学者发出的自己的一些评论,我们马上来看一看他们的观点。
   
        商务部研究院科研部主任李光辉认为,在日美长期的贸易摩擦中,日本常常采取以柔制刚的手法,日本在对美贸易摩擦谈判过程中,表面看来,貌似柔弱,常常采取低姿态,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实际上在过去的日美贸易摩擦中,在市场上日本处于优势,在贸易谈判上美国处于优势,一方面日本的产品不断的冲击美国产品,占领美国市场,另一方面在摩擦谈判上,日本采取拖磨兼用的手段。
   
        中国社科院财政与贸易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彭敬认为,在日美经济摩擦中日美两国对摩擦问题采取了多种对策,在双边贸易关系中,常常采取的对策是美国要求日本自主限制其对美国的出口和开放国内市场,在双边投资关系中,常常采取的对策是提倡资本进出的自由化,在日元和美元的动向上,强调促使日元升值。
   
        中国社科院日本经济学会理事、《三井帝国在行动》作者白益民认为,美国号称自己是自由的资本主义市场,其实它在面临自身内部的矛盾,产业受到外来竞争和压迫的情况下,在面临国内经济,政治等各种问题的时候,会采取一些非市场经济的手段,对竞争对手实施打击,如何总结日本企业的经验和教训?躲避美国随时可能进行的打击?同样是值得思考的。

全部评论()